八戒小说 >> 我媽帶我去修仙 >> 第六十八章 三天不洗手

第六十八章 三天不洗手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讓顏懷瑜有些疑惑的是,她的月寒之體遇見了秦咚的炎日之體,有很大的反應,最初的觸碰總是會激盪不已,讓人身心顫動。

就像在烈日之下大汗淋漓,剛剛走入低溫的空調房間,那一刻身體受到的刺激要遠遠大過於降溫帶來的舒適感。

適應了之後纔會漸漸變得舒適而愜意,兩種體質纔會陰陽調和,融洽自如。

可是秦咚根本沒有什麼反應,他似乎既不知道他自己的體質特殊,對她也沒有什麼特殊感應。

這是怎麼回事?顏懷瑜昨天回去之後便百思不得其解,只是炎日之體本就只存在於傳說之中,再古老的典籍中也沒有明確和詳細的講解。

顏懷瑜甚至懷疑,自己是第一個真正發現炎日之體的人,也只有她的月寒之體纔會對這種體質如此敏感。

修煉界要是有個諾貝爾獎,憑藉着發現炎日之體的存在,估計也能獲獎了。

顏懷瑜思索着,手指按住手套的邊沿,透過鏤空的花紋可以看到自己的肌膚白皙如玉,被他觸碰以後也許會變成粉粉的顏色?

她把手套往下拉了拉,然後縮了縮胳膊,把手套脫了下來,心中略微有些羞澀,手並非什麼敏感或者隱私的部位,在男女間的曖昧意味遠遠不如腳,卻讓顏懷瑜產生了類似在他面前褪去絲襪的感覺。

今天有了心理準備,應該不會像昨天那樣失態,顏懷瑜美眸流轉,輕聲說道,“我怕癢,你看手相,最好不要碰到我的手掌心。”

顏懷瑜並不相信秦咚會看相,多半就是報復下她,她已經發現了,秦咚並沒有大男孩想要別人重視自己而裝模作樣穩重的心態,孩子氣的舉止根本不加掩飾。

就像昨天到他家樓下,他看到她,開口就是“顏白鷺的媽媽”,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對她有很大的不滿似的。

要是日月山那裏的年輕人,哪怕心裏藏着私仇怨氣,臉上依然會笑語盈盈,不露絲毫情緒。

可在顏懷瑜看來,這都是落了下乘的表現,一副深藏不露的樣子,也不想想自己有什麼資格在顏懷瑜面前深藏不露,未免太看得起自己的演技了。

終究還是外界的孩子比較真實,比較可愛。

“不會。”秦咚掏出一隻圓珠筆,“我看手相的方法比較特殊,要先勾勒出你的掌紋,再仔細觀察。”

日月山的奇門遁甲之術種類繁多,其中也包括相術,顏懷瑜少有涉獵這方面的東西,倒也聽說過,好像確實有這麼一種方法。

“你轉過頭去,等我勾勒完了,你纔可以回頭。”秦咚再次慎重而嚴肅地要求。

顏懷瑜沒有意見,卻被他勾起了一點好奇心,配合地轉過頭去。

秦咚低下頭來,看着她綿軟細嫩的手掌,第一次留意到原來女孩子……不對,女人的手掌竟然可以這麼好看,保養的珠圓玉潤,不像熱愛學*的西坡中學高三女生那樣,不可避免地有些粗糙。

她說自己怕癢,好像是事實,秦咚的手偶有碰到她的手掌,圓珠筆畫來畫去,她一直側身背對着秦咚,可以看到女人玲瓏妙曼的身段輕顫,扭動,時而低下頭去掩嘴,似乎是強忍着笑意。

“好了。”秦咚很快就畫完了。

顏懷瑜抬手按在胸口,慢慢轉頭,卻看見自己手掌裏還有什麼勾勒出的掌紋,秦咚竟然在她掌心裏畫了一隻烏龜。

“讓你逗我,我們扯平了。”秦咚當然不會看手相,只是作爲公主殿下的首席孵蛋人,秦咚只有被公主殿下欺負的時候才放棄反抗,別人逗他,他當然要回擊。

其實他也想偶爾反抗一下鳳啾啾,例如燒她的腋毛之類的……不知道她有沒有腋毛,秦咚沒見過,在鳳啾啾眼裏,如果胳肢窩都會露出來,那就屬於破破爛爛乞丐穿的衣服。

估計沒有,白茗茗就沒有,秦咚覺得白茗茗的腋下細嫩好看,會讓秦咚青春期的荷爾蒙微微蠢動。

顏懷瑜看到自己手心裏的這隻烏**伸的特別長,和身體差不多,不由得“噗哧”笑出聲,這就是年輕男孩有趣的地方,不那麼穩重,會做一些無聊的事情,卻容易讓女人覺得可愛而心神放鬆。

這就是女人們總喜歡小男孩的原因之一,和成年男人相處真的太累了,他們的眼神,他們的香水味,他們的服飾搭配,往往都藏着掖着各種心思和暗示。

“那我這隻手三天不洗了。”顏懷瑜嘴角微翹,決定再逗一下他,然後把手套戴上了。

秦咚愣了一下,這些中年婦女都是這麼放得開的嗎?怎麼可以隨意調戲他……秦咚記得這種什麼三天不洗手的話,常見於男人摸了女人,佔了很大便宜以後才這麼說。

這時候在顏懷瑜身上的感覺,倒是讓秦咚發現她除了身材和相貌,又略微有點像榮姨的地方了。

榮姨有時候也會用那種略帶逗弄的語氣說話,讓秦咚面紅耳赤。

一時間他甚至有些恍惚,許許多多和榮姨在一起的畫面浮現出來,如果說媽媽是秦咚生命裏最重要的人,那麼榮姨就是最重要的知己和朋友,知他冷暖,懂他所需所求。

大概是沒有料到自己隨口說的一句話,讓秦咚沉默下來,顏懷瑜望了一眼窗外,江邊園林已經顯露出了茂密幽遠的邊界。

“你要是能三天不洗手,我就三天不喫飯。”秦咚回過神來說道,他壓根就不信,顏懷瑜這種女人,精緻到皮膚上彷彿連毛孔都不存在,身體上每一個部位都精心保養,不洗手是不可能的。

“好。”顏懷瑜馬上就答應了。

秦咚不禁抓了抓頭,他只是隨口一說,她倒好像抓着機會和他打賭一樣,這個女人和自己認識的其他中年婦女是完全不一樣的套路。

“加個微信吧,等我三天不洗手之後,我要監督你三天不喫飯。”顏懷瑜拿出了手機。

讓秦咚驚訝的是,顏懷瑜用的居然是定製版的黃金蘋果手機,金燦燦的閃閃發亮,讓秦咚不禁產生了一種感覺,這個世界的流行風向已經從鑽石之類的石頭轉向真正的貴金屬了嗎?

“顏夫人,你家是不是有金店?”看着顏懷瑜的手機,秦咚忍不住問道。

顏懷瑜也看了看自己的手機,微微笑,“是不是覺得金飾俗不可耐?我不這麼認爲,你不覺得這種橙黃璀璨的顏色,搭配我的肌膚,非常優雅而大方嗎?”

秦咚點了點頭,他並沒有覺得金飾俗不可耐,只是受到了鳳啾啾的一點影響而已,鳳啾啾總想讓顏懷瑜送個金店給她,問題是得先知道人家有沒有啊。

“金店應該是有的,可能還有很多,但我們的主業是黃金開採和冶煉。”顏懷瑜接着說道,“我昨天看到你脖子上戴着大金鍊子,品味不錯。”

秦咚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不禁臉熱,自己社會人的身份終於還是曝光了嗎?

顏懷瑜加了秦咚的微信,然後就把自己手掌上的小烏龜拍了照片發到朋友圈:看在小龜這麼可愛的份上,我三天不洗手。

“喏,發朋友圈爲證。”顏懷瑜指了指照片,要求道:“你給我點個贊……就相當於以前的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秦咚便去點了個贊,又有些好奇地問道:“拉鉤爲什麼要上吊啊?這好像是一句童謠,好奇怪,是不是有什麼細思極恐的原因?”

“因爲這具童謠的歷史非常悠久,久到那時候還使用銅錢,一串銅錢也就是一吊錢,上吊就是把銅錢串成一吊,也寓意着安排好了固定下來的意思。”顏懷瑜想起了日月山,那裏的民間還用着銅錢。

秦咚連忙從包裏翻出了白茗茗的筆記,仔細找了找,果然有提到這句童謠的解釋,和顏懷瑜說的差不多,他原本看過,但是印象不深,顏懷瑜說了他纔回想起隱約看過。

“這個筆記本……好像是女孩子的吧?”顏懷瑜不動聲色地問道。

這麼厚厚的一個筆記本,看得出來是很用心準備的複*資料,筆跡是蠅頭小楷,圖文並茂,看上去十分詳盡的感覺。

臨近高考,最重要的是查漏補缺,卻肯把這樣重要的筆記借給秦咚……顏懷瑜可以肯定這不是秦咚自己的,字體和配圖太可愛了一點。

“是的,我們班長借給我的,她的成績和顏白鷺差不多,都比我強多了。”秦咚把筆記本收了起來。

“真是個細心的女孩子。”顏懷瑜笑着誇讚,細心是其次,重點只怕還是有心。

秦咚同意,不細心肯定沒有辦法整理出這樣詳盡的筆記。

很快車子到了江邊園林,看着秦咚下車以後,顏懷瑜給顏白鷺打了個電話,然後去接顏白鷺。

顏白鷺的公寓就在西坡中學附近,很多家長爲了孩子學*方便都租住在這裏,學*氛圍和治安環境都很不錯。

她平常也不用像別的高三學生那樣摸黑起牀,大可以晚起一個小時再慢慢溜達到學校,然後就能看到秦咚和朱峯平張星星等人蹲在學校門口的情景。

媽媽來接自己去學校這種事情,稀罕的就像九星連珠一樣,整個高三有且僅有這麼一次。

“你有什麼複*筆記嗎?”顏白鷺上車以後,顏懷瑜便開門見山地說道。

顏白鷺點了點頭。

“給我看看。”

顏白鷺狐疑地看着顏懷瑜,怎麼還關心起她的學*來了?作爲西坡中學的終極學霸,顏白鷺的學*不需要任何人操心。

“快點。”

顏懷瑜催促着,顏白鷺只好把上次連夜整理好的筆記拿了出來,她擔心放在課桌裏容易被翻到,平常便都放在書包裏揹着。

“就這麼點?”顏懷瑜翻了翻,不禁大失所望,和白茗茗那本比起來,顯得太單薄了一點。

“我這是隨便整理一下,再好的筆記,也沒有一個好的腦子有用。”顏白鷺不以爲然地說道,媽媽不會修煉,看來對普通的學*也不怎麼懂。

“你給我整理一本筆記,要這麼厚……高三各科的都要有……”顏懷瑜比劃了一下,同時說明自己的其他要求:“你儘快整理好,媽媽什麼條件都答應你。”

顏白鷺不禁喜笑顏開,用力點了點頭答應下來,這對於她來說不是什麼難事,就是浪費點時間而已,而且她可以請人一起整理提高效率。

至於媽媽要這樣的筆記幹什麼……顏白鷺無從得知,多半是東方滿月這個傻子不好意思向顏白鷺開口,所以找媽媽來讓顏白鷺準備一份複*筆記。

那也不對啊,東方滿月又不參加國內的高考……算了,最近兩天媽媽奇奇怪怪的,不管她了。

-

-

今天更新的肯定比昨天多,各種求,尤其求月票,謝謝大家。

我媽帶我去修仙最新章节 - 我媽帶我去修仙全文阅读 - 我媽帶我去修仙txt下载 - 初戀璀璨如夏花的全部小说 - 我媽帶我去修仙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神級寵物進化系統   百倍修煉系統瞬間升級999   末世庇護所   絕世道君   神級回收系統瞬間升級999   太古真龍訣   霸婿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