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忍者就該出肉裝 >> 第253章 樓蘭的沉淪生活(三合一)

第253章 樓蘭的沉淪生活(三合一)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高天原

樓蘭最繁華的娛樂中心,你們在這裏找到一切樂子,足以讓一個意志最堅定的忍者,腐化爲最墮落的爛人。

這裏燈紅酒綠,紙醉金迷,大大小小的賭場,歌舞伎町,酒館,溫泉館,甚至許多都是免費的。

沒辦法,樓蘭的生產力過度發達了。

龍脈的無盡能源之下,蠍設計的傀儡生產體系代替了絕大部分的人力,只需要寥寥幾個人來控制一下而已。

由於尾獸查克拉反哺大地,極度豐沃的土地讓所有農作物幾乎一個月就能成熟,喫不完的糧食只能釀酒,讓這裏的美酒廉價的像水一樣,任何地方都能免費暢飲。

樓蘭國奉行精英教育,對於有天賦,聰慧的人可以免費送去國立學院進修,學習操控傀儡的方式,維修,設計。

對戰鬥有興趣的人,也可以學習點忍術,漁夫和稅務官偶爾也會來帶人教學。

樓蘭的短板可以說就只有醫學,電子科學,和生物化學了,這是安祿山和蠍都不太精通的。

精英教育下,便會催生出了大量的頹廢低保戶,沒有鬥志,沒有希望,只想靜靜的當鹹魚,不用工作,就能享受外界大名般的生活。

他們每天只需要去酒吧享受美酒來麻痹精神,天天坐在桌上打着樓蘭傳說,看看擁有完美身材和絕世容顏的仿生傀儡表演的熱舞,累了就去免費的溫泉館睡一覺,沉淪在頹廢的生活裏無法自拔。

據說應樓蘭皇帝的強烈要求,蠍正在研發擁有簡單智能的仿生傀儡,也就是人工女友,只不過蠍對靈魂方面造詣不高,暫時還沒有頭緒。

……

波風水門真的跟着幾個雲隱忍者來到了這條几乎比外界一個城鎮還要大的娛樂城。

“這是……飲料機嗎?”帶土指了指路邊的一個機器,裏面擺滿了五顏六色的易拉罐飲料。

“白癡……這麼顯而易見,木葉又不是沒有。”卡卡西翻了翻白眼,他現在學會飛雷神之後,已經不是那麼虛帶土,可以重新撿起白癡這個口頭禪。

“混蛋,你沒發現哪裏不一樣嗎?!”帶土怒道。

“……哪裏不一樣?”卡卡西幾乎不喝這些充斥着惰性氣體的黑色糖水,容易發胖,不像帶土幾乎每天都要喝兩罐。

“沒有投幣的地方,也沒有標價格啊!”帶土吼道。

“唔,這麼一說……的確是,如果說只是展覽櫃的話,下方也有取物處……”卡卡西摸着下巴分析道。

“切,土包子……按一下不就知道了嗎?”雲隱忍者冷笑一聲,完全忘記了他們前天進城的時候,也是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帶土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按了一下。

嘀……哐……

一瓶可樂從機器裏掉了下來。

“真……真的不用錢!免費的嗎?”帶土激動的拉開拉環狂喝兩口。

“還……還是冰鎮的!”

所有人驚呼,這個樓蘭,居然還有免費的飲料?

“這裏也有!”

“這裏是酒……啤酒,葡萄酒,清酒……”

“這裏是餅乾和糖果!”

“水果!居然有水果!不可思議……”

幾千個木葉忍者大驚小怪的高呼着,一下子把自助機器裏的食物飲料都取了個遍,喫的大呼過癮。

幾個帶路的雲隱忍者抱着胳膊看笑話一樣的看着。

人多了,難免出現一兩個素質低下的,或者因爲垃圾桶滿了,把易拉罐和水果皮扔在了地上。

唰,一道身影出現。

居然是那個穿着高大風衣的稅務官,十幾條觸手一起動筆,寫下十幾張罰單,戳在了他們臉上。

“隨地亂扔垃圾,罰款十萬兩。”

“十……十萬兩!就算亂扔垃圾,也不用這麼高的罰單吧!”立刻有人不滿道。

“不滿意的話你可以出去,如果依舊選擇貸款,那就是七出十三歸。”角都邪眸一紅。

“琳,我總覺得他像一個人……跟老白一起的那個傢伙。”卡卡西努力回憶着。

“套近乎沒用,熟人更要宰一刀。”角都依舊冷酷。

“抱歉……我會管好下屬的,欠的錢,就記在我賬上吧。”波風水門抱歉的笑着。

角都沒有留下一句話,立刻消失,城市裏還有很多不合規的地方等着他罰款,這些錢都會進他的腰包。

“大家暫時先以小隊爲中心自由活動吧,以收集情報爲主,傍晚時候,還是這裏集合,注意素質,不要惹事,我們沒錢了……”波風水門也不想帶着一羣人這麼招搖過市,分散開來收集關於樓蘭的情報也很重要。

……

波風水門僅僅帶着他的豬鹿蝶隊友跟着幾個雲隱忍者去找他們的雷影,學生卡卡西小隊也自己行動去了。

這是一個富有重金屬質感的建築,佔地極廣,門面是兩臺十米高的巨型全金屬傀儡,正擺着格鬥的姿勢,造型冷酷帥氣,棱角分明的線條充滿了暴力的美感,任何男人看上一眼都會愛上它。

「全金屬狂潮搏擊俱樂部」

是這裏的名字。

巨型建築內正爆發着排山倒海般的歡呼聲,彷彿裏面正進行着什麼激烈的戰鬥。

“你們進去吧,我們要去打牌了,今天一定能抽到傳說!”幾個雲隱忍者居然揮手離開,讓波風水門有些恍惚,自己是不是來追殺他們的。

俱樂部內。

兩架三米高的全金屬人形傀儡,由兩個樓蘭青年用查克拉絲線操控着,正在進行着激烈的近身搏鬥,沒有忍術,沒有刀劍,只有拳拳到肉的搏擊和漫天的金屬零件飛散,而戰鬥技術甚至可以說是拙劣,更像是普通人街頭打架的王八拳。

畢竟樓蘭崛起也不過兩年時間,從零到無的學習,要學會傀儡的操控手法,還要學會格鬥技巧,實在有些勉強了。

就像是羅馬鬥獸場一般的環形觀衆臺,坐滿了高高舉着彩券的觀衆,歡呼聲一波接着一波。

艾和一衆雲隱忍者也激動的滿臉通紅的吼着,恨不得自己對着空氣揮舞的拳頭能夠砸到臺上的金屬傀儡。

“混蛋,白癡,你到底會不會打!我可是押了十萬兩在你身上的!”艾都快把嗓子吼啞了。

臺上他押着的藍色齒輪傀儡機器人正在被另一個紅色的蒸汽傀儡機器人勒住了脖子,被卡住的齒輪不斷的發出嘎達嘎達的碎裂聲。

“結束吧,蒸汽……鐵拳!”

一聲汽笛聲,紅色傀儡人肘部噴出蒸汽,轟的一拳直接把藍方的腦袋砸飛到了觀衆席,齒輪飛濺的遍地都是。

“吼!!!蒸汽小子贏了!!!”

“啊啊啊啊……什麼垃圾傀儡!喫屎去吧!”

勝利的歡呼聲和踩踏敗者傀儡腦袋的聲音充斥了整個建築。

“混蛋!你到底會不會格鬥!左勾拳之後抬你媽的左腿!當然是右手接過去組合拳啊!!!”艾拎着那個樓蘭青年的衣領怒吼着。

面對這麼一個粗暴的黑臉壯漢,差點把他給嚇哭了:“我……我是傀儡設計畢業的……我真對格鬥不熟練……”

“老大,快冷靜冷靜……我們真的沒錢賠了……”麻布伊立刻勸道。

“哼!沒學過格鬥就隨便找我們幾個弟兄去學兩招,看的真讓人頭疼。”艾這才冷哼一聲,鬆開了樓蘭小夥。

樓蘭小夥連自己傀儡都不要就跑了,反正材料都是皇帝陛下免費提供的,他已經發現了齒輪類傀儡的缺陷,力量雖然大,但是容易因爲戰鬥碎片卡住,外殼必須加固纔行,但是加固的話,又容易超重……

畢竟他設計的兩噸級傀儡,再重的話就不能參加這個噸位的比賽了,必須整體重新設計纔行。

“砂隱的傀儡主體都是木質的,越是沉重的傀儡越是浪費傀儡師的查克拉,就像是用棉線吊水桶一樣,但是因爲樓蘭能源的無限,所以這些傀儡根本不用擔心傀儡師是否有足夠的查克拉催動,只需要考慮操控技巧嗎?”奈良鹿久已經分析出來這些金屬傀儡的出現原因。

“不過……爲什麼不佩戴刀劍呢?一定要用拳頭?”波風水門有些不明白。

“哼,波風水門,你也來了?”艾也注意到了他們,冷哼着走了上來。

“艾,想不到會是這種方式碰面。”波風水門勉強一笑,他們從第一次碰面就一直在戰鬥,之後每次見面就是不死不休的戰鬥,今天終於能心平氣和的談話了。

“先回答你的問題,因爲這場是格鬥賽,只允許使用人體擁有的器官,主要考驗的是操控和格鬥技巧,無規則賽據說每週三和週日纔有,可以使用任何武器裝備,拼的就是設計了。”艾這麼解釋着。

“你……你居然這麼瞭解?該不會一直想呆在這裏吧?”波風水門愣了愣,這樣的話,他的任務還怎麼完成。

“哼,說什麼傻話!等休整結束,我當然會回雷之國,到時候我可不會手軟。”艾摸了摸已經好的差不多的側肋,只要在這裏湊滿了錢,贖回六道神器,他們立刻就出發回國。

天知道回去晚了,巖隱村會不會再次發起進攻,這次可沒有三代老爹給他們擋敵了。

“那就好……”波風水門鬆了口氣,如果雲隱部隊要賴在這裏,他們就只能陪着盯着。

“剛剛只是一羣小崽子們的打鬧,下午還有一場高級格鬥賽,技術都要熟練一點,要不要留下來一起看?”艾居然對波風水門發起了邀請。

“啊呃……好吧。”波風水門對這個還是挺有興趣的。

“對了,城市政廳那裏可以領錢,你們去領了嗎?”艾提醒道。

“領錢?”波風水門搖了搖頭。

“任何新進入樓蘭的人無論加不加入樓蘭國,都會贈送一百萬兩鈔票,一年之內每個月都有十萬兩安定基金,如果一直找不到工作,每個月還可以領十萬低保。”艾大大方方的說了出去,反正這個消息隨便問個人都知道。

“十……十萬兩?”

“嗯,這個國家真他媽有錢!什麼都免費,居然還有錢拿。”

“呃……我們這就去領。”波風水門跟幾個隊友互看一眼,退出了全金屬狂潮俱樂部。

“麻布伊,挑幾個聰明傢伙,跟我一起報名參加傀儡培訓,老子要親自下場,把欠的錢全都贏回來!”艾狠狠的捏了捏拳頭。

“……”麻布伊擦了擦汗,感覺自己老大有點自信過頭了。

操控傀儡格鬥跟自己親手格鬥區別很大好嘛……

讓泰森去打街霸遊戲,也不一定贏得過六年級學生。

有這個精力還不如去牌樓打樓蘭傳說,那個考驗技巧和策略,只不過抽卡有點麻煩。

……

城市政廳能夠領錢的事情很快所有人都打聽到了,大批大批的木葉忍者正在往那裏趕。

領錢的步驟非常簡單,踏入一個查克拉波動檢查儀器,確定沒有使用任何變身術和分身術,然後記錄姓名照片,就可以把錢領走,漏洞百出的程序讓人一瞬間能想到無數種作弊手段。

但是知道這裏的工薪之後,所有的作弊手段都煙消雲散。

就像他們遇到的那個外勤伐木工,控制傀儡伐木,一個月只需要上七天班,而一天的薪水就有十萬兩,就這還招不到人,大量的人都寧願領低保過活,也不出去打工。

根本沒必要去賭這種降低信用的風險。

在這個食物酒水享受全免費的國度,唯一需要花錢的地方就是賭博,無論是艾的傀儡搏鬥賭博,還是親自上臺打牌,沒人能夠拒絕那種心驚肉跳的刺激。

……

每人一百萬兩,聽起來很多,但是真正進了這個銷金窟,半天足以讓人輸的精光,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人賭。

任何人都知道旁觀都是最無聊的,指指點點半天,絕對不如自己親自上臺押一把。

幾天之後。

一心只想賺錢的艾,已經把芭蕉扇和老爹的手骨短矛都抵押了出去,換了一個億的籌碼,由麻布伊親自上臺與奈良鹿久對賭樓蘭傳說。

而波風水門拿不出足夠的籌碼,甚至讓角都用幌金繩抽走了自己的風遁螺旋手裏劍,換來了五千萬兩的籌碼。

“麻布伊,有把握嗎?這已經是我們最後的抵押了!”艾緊張道,他可是豁出去了,才把老爹的手骨都押上。

“奈良鹿久邏輯能力比我強……但是我花了一千萬兩來抽卡,抽到了三代大人的卡牌,組建了以三代大人爲核心的無敵流,他輸定了。”麻布伊非常堅定的點頭。

「三代雷影?艾」

「消耗:10點查克拉」

「屬性:十攻十血」

「最強之盾:免疫低於3點攻擊及以下的傷害,並且受到的所有傷害均爲1點」

“小姑娘,雖然我也只是初學者,但是我知道牌不是越強越好,即便是一套白藍卡,我也能夠勝利。”奈良鹿久也對自己的智慧充滿了信心。

半小時之後……

“你還是輸了,鹿久先生……別思考了,快出牌吧。”麻布伊微微一笑。

火之國大名已經只剩下十點血了。

而雷之國大名還有十五點,場面上正是三代雷影的卡牌,依舊堅定無比的佇立着,

“小姑娘,我說過,別得意太早……”奈良鹿久自信一笑,一張卡拍在了桌上。

一道奪目的金光刺目,一道聲音響起。

“我是背鍋王!!!木葉的一切黑暗都將我由我來揹負!”

「友方受到的一切傷害,都將轉移到志村團藏身上。」

“納尼!爲什麼會是團藏!還是金色傳說!!你怎麼可能有!”麻布伊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滿臉都是不可思議。

“問一個樓蘭小哥借的,既然要賭,就要賭上了我們的一切!”奈良鹿久悽慘一笑,看來賭對了。

“居然……”

除了私下的切磋,任何上了賭桌的正式牌局,都是有一條規矩,那就是勝者可以取走敗者的任意一張卡,這也杜絕了朋友間互相借卡的bug。

萬一借給了朋友輸了,卡被對方奪走,那真是多少年的友情都泡湯了。

“即便這樣……你也不過多苟延殘喘一回合而已!”麻布伊沉住氣。

“那麼這樣呢?「柱間細胞」生命翻倍!”奈良鹿久再打一張卡。

志村團藏:「我還能揹負更多!!!」

“……”麻布伊擦了擦汗,看來前面的優勢都是奈良鹿久故意讓給自己的,他的牌一直都是以志村團藏爲核心的防守反擊流。

下一回合

麻布伊已經無牌可出,只能錘了志村團藏兩下。

「來吧,請繼續鞭撻我吧!」

金色傳說的志村團藏卡牌語音效果極多,屬於最貴重的卡片,據說每一張都能賣到了數千萬兩,還有價無市。

「黃色閃光?波風水門」

「消耗:7點查克拉」

「五攻五血」

「衝鋒:本回合就能發起攻擊」

「風襲:每回合能夠攻擊兩次」

“結束了……”奈良鹿久鬆了一口氣。

牌局結束,奈良鹿久毫不客氣的取走了三代雷影的卡牌。

“艾老大……”麻布伊哭喪着臉,他們真是輸的底褲都不剩了。

“混……蛋……”艾氣的渾身顫抖,雖然不是生麻布伊的氣,但是距離贖回六道神器回國的日子,更加遙遙無期了。

更關鍵是,他們沒有本錢賭下去了。

與此同時,木葉一方也有噩耗傳來……

日向日足和幾個日向族人,因爲抽卡無數次都抽不到自己想要的,一時心念一歪,去卡包商店利用白眼偷窺卡牌包,被人抓了起來……

現在被樓蘭的傀儡衛隊包圍住,要摳掉眼珠子作爲懲戒。

波風水門不得不交出了天價罰款,才把日向日足幾個人保釋了出來,贏得錢一下子全部罰光了,還倒貼了不少。

雙方都再次陷入了貧困。

稅務官奉命提出了一個新的兌換要求。

尾獸查克拉。

直接壓上尾獸,艾絕對不會同意,如果只是查克拉的話……

爲了籌集賭資,當然可以賣一點點。

反正尾獸的查克拉都是可以慢慢恢復的。

一個月之後,經過無數次兌換。

八尾的已經被砍掉了七條腿。

二尾貓咪已經被薅成了斯芬克斯無毛貓。

這也讓白木收集到了最後的三尾獸之二,只剩下了七尾重明。

有了足夠的資金注入,艾組建的鋼拳小隊也已經成形,並且在俱樂部闖出了不小的名堂。

而木葉一方,波風水門和卡卡西靠着飛雷神瘋狂的送外賣,終於也攢了一筆錢,購買了一架純能量動力傀儡。

一場機甲格鬥大賽即將開始,獲勝者將獲得獎勵一億兩!

「切爾諾伊」

一如既往的貫徹了雲隱村肌肉猛男的形態,高力量高護甲是它的特點,兩條粗壯的大腿給了它穩固的下盤,以齒輪傳動爲力量的傳導方式,比直接的能量傳導更加有力,魁梧的身軀滿滿都是暴力感。

重量也是擦着邊達到了三噸,多擠一點潤滑油都能讓它超重。

「極光」

繼承了波風水門的輕盈和靈動,重量甚至只有兩噸出頭,按理說減減負重完全可以參加兩噸級的戰鬥,但是爲了跟老對手一爭高下,他還是來參賽了。

衆所周知,看別人玩遊戲都是最無聊的,艾和波風水門當然是親自上場,幾乎兩個部隊的人都到場了,並沒有分成對立的兩派,破天荒的和諧坐在一起。

有木葉的人喜歡暴力美學,買了雷影勝利。

也雲隱忍者覺得波風水門帥氣,買了他贏。

或許半個月前還有些敵意,但是後半個月基本也熟悉了起來,甚至已經有人交起了朋友。

“或許,這就是自來也老師追求的完美世界吧……”波風水門看着喧鬧的觀衆席,臉上露出了微笑。

“看什麼看!接下來我要把你的小身板捏成碎片!接下來準備一個月都給我送外賣吧!哈哈哈哈!”艾自信的大笑着,這段時間他可沒少點波風水門的外賣,真是下單瞬間就能到家。

比賽開始。

一片混凝土澆築的圓形鬥獸場,艾渾身都貼滿了黑色的查克拉傳導貼片,他學了很久的傀儡操控術,怎麼也適應不了那種大娘們繡花的把戲。

這才花錢定製了一套同步傳感裝置,本體作出什麼動作,傀儡也會做出同樣的動作。

波風水門靈活的活動了一下十指,「極光」立刻做出了在原地翻騰了幾下,輕盈的像是真人批了一件鎧甲一樣。

一聲鐘響,切爾諾伊如同一頭蠻牛踏着地動山搖的步伐衝了過去,揮起的拳頭更像是一顆隕石充滿了毀滅性的打擊。

波風水門進入戰鬥狀態之後,一如既往的沉重冷靜,控制着靈巧異常「極光」輕身翻越,躲過毀滅性的一拳,落在了「切爾諾伊」的腦袋上,精鋼打造的十指成爪刺進它的脖子裏。

腦袋對傀儡來說雖然不是要害,但是根據比賽規則,摧毀腦袋也是能夠獲勝的。

只可惜切爾諾伊脖子處的護甲鋼板是這麼的厚,極光還沒來得及掰開縫隙,就被逼着跳了下來。

“還是一樣的喜歡躥來躥去……只可惜你可以贏我無數次,我只需要贏你一次就行了!”艾穩紮穩打的發起進攻,慢慢的把極光逼近角落。

波風水門冷靜的閃躲着每一次攻擊,也尋找着每一個能夠反擊的機會。

切爾諾伊護甲雖然厚,但是有一個致命弱點,那就是齒輪動力的破綻太大,只需要體內關鍵部位卡進異物,就會造成部位癱瘓,他要贏,只有這一個地方可以利用。

艾又怎麼不知道自己的弱點,關鍵部位都是加厚的裝甲,極光只有多次攻擊同一個部位纔有辦法突破護甲。

艾是一個脾氣暴躁的傢伙,捕風捉影的戰鬥進行了半個小時,已經氣的暴跳如雷,渾身大汗淋漓,破綻已經漸漸顯露出來。

波風水門找準機會,趁着切爾諾伊出拳,再次一個翻身跳躍,雙手成爪刺向了切爾諾伊的脖子上的護甲,那裏被攻擊多次,已經掀開了一個角。

“哈!你真當我氣昏頭了嗎?我可是很冷靜呢!”艾忽然殘忍一笑,什麼破綻都是他故意假裝生氣暴露的。

切爾諾伊本來腳下忽然一個彈射,沉穩如山全金屬機身都壓了上去,把小了一號的極光完全的壓在了身下,利用機身的重量,要把它直接壓扁。

嘎吱嘎吱……像是易拉罐被壓扁的聲音。

無論波風水門怎麼勾動查克拉絲線,極光號都沒辦法掙脫。

“艾……你知道你的操控方式,跟我的有什麼區別嗎?”波風水門忽然冷靜道。

“什麼?別做掙扎了,我不會上當的。”艾冷笑一聲。

“不……因爲查克拉絲線的控制方法,能做出人類做不到的動作!”波風水門忽然一勾絲線,極光的一隻手臂反折了過來,以人類完全做不到的反關節動作,伸向了切爾諾伊的脖子,順着掀角的護甲板伸了進去,摸到了齒輪的位置,直接把手指卡了進去。

咔咔咔咔……

果不其然,切爾諾伊的整個右邊都癱瘓了一樣無法動彈,極光一點一點的從身下爬了出來。

“啊啊啊啊!!!給我動啊!!!”艾怒吼着加大齒輪動力,試圖讓齒輪直接把阻礙物夾斷。

“我極光的手掌,可是特種金屬做的,花了我五百萬兩……”波風水門微微一笑。

忽然嘭的一聲巨響,切爾諾伊半個身子都爆炸了,破損的齒輪飛的到處都是,巨大的身體轟然倒了下去。

“獲勝者是……極光號!!!”

“是否還有挑戰者!”

“如果沒有,一億兩的獎金將歸於波風水門先生!!”

波風水門已經勝券在握,他知道樓蘭國的居民都是突然有一天被解放的,學習查克拉和傀儡控制還不足一年,無論經驗還是技巧都不足。

這一億兩他拿定了。

忽然賽場的巨大牆體打開,一架黑色的蒸汽鎧甲走了進來,樓蘭居民瘋狂歡呼:

“黑龍!!!”

是五尾人柱力漢的比賽傀儡。

又是一面牆體打開,另一架赤紅色的傀儡也走了進來。

“赤色風暴!!!”

是蠍閒暇之餘的消遣。

兩架傀儡師都是冠軍之作,已經很少來參加比賽了,因爲平民之中根本沒人是他們的對手,今天卻又因爲某個原因出山了。

“納尼……”波風水門傻眼了。

賺點錢,就這麼難嗎?

半個小時之後,極光號已經成了一堆破爛不堪的零件。

波風水門哭喪着臉,只能重新送外賣賺錢了。

忍者就該出肉裝最新章节 - 忍者就該出肉裝全文阅读 - 忍者就該出肉裝txt下载 - 夏士奇的全部小说 - 忍者就該出肉裝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可能是本假銀魂   在柯學世界開情報屋   東京猛男要什麼戀愛日常   魔王不必被打倒   開局人間體   遊戲從稻草人開始   網遊:這個劍士有億點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