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婚色撩人:容少的心尖寵妻 >> 第302章 你到底喜歡誰?

第302章 你到底喜歡誰?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嶽小云問:“可不可以不去?”

“嗯?”藍子爵挑起眉頭看着她。

只一個眼神,瞬間秒殺掉嶽小云,她嚥了一下口水說:“好的,我出去準備一下。”

天知道她怎麼離開辦公室的,直到回到位置裏,她兩腿還在發飄。

看到桌面擺放的手機,嶽小云的心沉悶不已,想到即將發生的事情,她重重嘆了一口氣。

既然已經走到這樣一條路,那她又如何抽身?

事務所聚餐的地方,選在了一家船上餐廳,看着這個船上餐廳,嶽小云的大腦閃過一道恍惚。

“小云,我還以爲你不來了,既然來了,怎麼不進去?”看嶽小云站在那裏發呆,唐軍走過來拍了下她的肩膀問。

嶽小云回神,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低着頭,不知道該怎麼說。

唐軍目光幽幽的看着嶽小云說:“好了,進去吧,就差你一個了。”

看他沒有提下午的事,嶽小云心裏似乎鬆了一口氣,哪裏知道,正尷尬的事還在後面。

嶽小云剛走進去,正好他們在玩遊戲,巧不巧的,遊戲就落在了嶽小云的頭上。

“小云,該你了。”事務所的李姑娘說道。

嶽小云茫然的問:“該我什麼了?”

“當然是喝酒啊。”李姑娘笑嘻嘻的說:“你要是回答出這個問題,這酒可以不喝。先說好,不許耍賴。”

嶽小云眉頭只是皺了一下,很快舒展開來,她點頭:“好,我玩。”

此時的嶽小云哪裏知道這只是陷阱的第一步。

“好了,開始哈。”李姑娘嘴角漾開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說:“我今天穿什麼顏色內衣。”

噗!

嶽小云差點吐血。

她深吸一口氣說:“你故意的。”

李姑娘笑的好不恣意:“又沒說不允許,是吧,老闆?”

看藍子爵沒有吭聲,李姑娘對嶽小云說:“你看老闆都沒說不行,快點,願賭服輸。”

“小李,你這是欺負小云啊。”一邊的唐軍幫嶽小云說話。

“切。”李姑娘不屑的說:“一開始玩的時候就說規則了,誰讓她來的晚?我們還沒讓她自罰三杯就算不錯了。”

她轉眸看着嶽小云說:“你可以找人代你喝酒哦,不過要是代喝的話,就是兩杯了。”

別看嶽小云表面上是小白兔,內心裏可是倔強着呢,也就是這些年因爲嶽林林,故意收斂起自己的性子。

只看了一眼面前擺放的酒杯,她好爽的端了起來,衝李姑娘說:“我喝。”

說完仰起頭一口悶了。

李姑娘啞然的看着嶽小云說:“你,你,你喝完了?”

她的舉動不僅李姑娘,唐軍奇怪,就連周圍的同事都楞在那裏。

唯一不楞着的要數藍子爵了。

“小云,你沒事吧?”一邊的唐軍擔憂的看着嶽小云。

嶽小云擦了一下嘴角說:“沒事。”嘴上沒事,但是胃裏卻燒的難受。

對於律師來說,長期處於精神高壓下生活,有老闆跟着一起放鬆,大家自然玩的很嗨。

最後當酒杯轉到藍子爵面前的時候,李姑娘特別興奮的說:“老闆,我能不能問你一個私人問題?”

藍子爵點頭示意。

李姑娘帶着一絲嬌羞的問:“你有女朋友嗎?”

這個問題一出,幾乎所有的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看向藍子爵。

這些人中也包括嶽小云,她微醺的目光看着藍子爵,心中竟然滋生出一抹她都沒發覺的渴望。

藍子爵笑了笑,伸出白皙的手指,將酒杯端在手中說:“我喝酒。”

李姑娘有些遺憾的說:“老闆,你還沒回答問題呢,到底有還是沒有啊。”

“小李子,你就別爲難老闆了,老闆酒都喝了,你還是下一個吧。”

李姑娘扁扁嘴說:“這樣沒意思,乾脆我們玩真心話大冒險吧,答不出來的那一方,要kiss。”

一邊的男同事對着李姑娘的腦袋揉了揉說:“我看你是想跟老闆接吻吧。”

李姑娘毫不掩飾內心的想法:“老闆這麼帥,又這樣優秀,想跟他接吻的人多了去了。”

嶽小云的嘴角抽了抽,她悄悄抬頭看了一眼藍子爵,誰知竟然迎上他投射過來的光線,她心尖一動,忙不得低下頭不敢再看他。

只不過對視了一眼,她的內心就忍不住砰砰砰跳起來。

脣上傳來一記酥酥麻麻的感覺,藍子爵的吻就這麼迴盪在她的腦海中。

一圈過去,嶽小云正慶幸自己躲過一劫,誰知下一圈開始,目標第一個就落在她的身上。

“小云,這裏有沒有你喜歡的人?是誰?”

額?

當嶽小云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第一時間不是去看發問的那個人,而是去看藍子爵。

她不知道怎麼回事,不管做什麼,總是第一時間會想起這個人,什麼時候藍子爵對她的影響竟然這麼深了?

“不回答,那就是說這裏有你喜歡的人,對不對?”李姑娘高聲叫起來。

嶽小云的臉唰的一下紅了起來。

她低下頭說:“我喝酒。”

“不行,你要回答問題,並且告訴我們那個人是誰?”李姑娘不依不撓的說。

唐軍說:“小云,那個人真在這裏面嗎?”

他盯着嶽小云,臉上還有一絲激動。

嶽小云淡淡一笑,沒有情緒的聲音說:“沒有,我沒有喜歡的人。”說完兀自端起酒杯喝了起來。

喝完,她放下酒杯,站起來說:“我去洗手間,你們繼續。”

目送她背影離開,唐軍的眸底掠過一抹不可覺察的傷痛。

洗手間裏,嶽小云擰開面前的水龍頭,掬了水洗了一下臉,她抬手擰上水龍頭,眼睛盯着鏡子看去。

鏡子中的人不過23歲,卻擁有一顆滄桑的心。

是的,她的心早就隨着林林的病情,變得滄桑起來。

她似乎都忘記,自己是一個女人,也有着談戀愛的權利。

她盯着鏡子看去,鏡子裏,莫名的出現江景琛的臉,只是曇花一現,那張臉又逐漸被藍子爵的那張臉所取代。

她搖搖頭,試圖將藍子爵的那張臉給驅逐,卻發現沒有被驅逐不說,那張臉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放大,大有印在她的腦海中。

她慌忙的再次掬了一捧水洗了一下臉,然後轉身出了洗手間。

剛走到門口就撞見一個人,看到藍子爵斜靠在牆壁,那樣子就像是剛從民國出來的貴公子,身上帶着濃郁的書卷氣息。

“老闆?”嶽小云遲疑的開口。

藍子爵扭頭看了一眼嶽小云,收起身體,懶懶的聲音說:“你喜歡誰?”

嶽小云楞了一下,只聽藍子爵繼續說:“這裏沒有你喜歡的,那你喜歡誰?”

還在糾結剛纔的問題啊。

嶽小云崩潰的不行,她撓撓頭說:“這個,其實我沒有喜歡的人啦。”

倘若真的說出一個,那她大概是喜歡江景琛的吧。

從那個人說出要幫助自己的時候,她的一顆心就忍不住落在了他的身上。

只是後來,他讓自己做的事情,漸漸讓她的那種喜歡變淡了一些。

看嶽小云怔忪的樣子,藍子爵分明不滿意,他長臂一圈,將嶽小云勾在臂彎裏,居高臨下的看着她問:“你喜歡誰?”

我說,我們能不能不要討論這個沒有意義的問題?

嶽小云的反對還沒有說出口,脣上就傳來一抹觸感。

那一抹溫軟霸道的撬開她的粉脣,直直的往裏面探索進去。

一股熟悉的感覺油然滋生,在嶽小云的心頭來回盤繞,經久不散。

“你放開我,唔——”嶽小云抗拒的話還沒有說出口,就被藍子爵堵了回去。

她惱怒的想要推開這個人,無奈被他抱的更狠。

她很丟人的沉淪在這個吻中,無力反抗。

久看嶽小云沒有回去的唐軍找了出來,當看到拐角出那抱在一起的身體,他的眸底滑過一道黯然。

定定的看了一眼他們那個方向,唐軍轉身離開。

“唐軍,你看到老闆沒有?”李姑娘迎着唐軍問。

唐軍一把抓住李姑娘的胳膊,往回走:“走了,回去喝酒。”

嶽小云被藍子爵吻的七葷八素,心上某個位置癢的難受,她用力的推開藍子爵,對着沾有他口水的脣使勁擦了一下說:“夠了!”

藍子爵挑高眉頭看着嶽小云,雙手斜插在口袋裏,酷酷的表情看着她問:“你到底喜歡誰?”

看他還在執着與這個問題,嶽小云覺得心中好似有人拿着一個大錘子,使勁敲了過去。

她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掩去眸底傷痛,睜開恢復之前一派冰冷:“我喜歡誰很重要?”

藍子爵點頭。

他活了即將三十年,從未對一個女人動心。

也根本沒有戀愛的經驗,即便之前談一樁很大的併購案子談了七天七夜,他都沒覺得挫敗,卻唯獨在這個女人身上嘗受到什麼叫做挫敗。

那種感覺很複雜,好像要得到什麼,又好像不是,他不知道怎麼處理這個莫名其妙的東西。

見不到這個女人的時候,他會想。

看到這個女人哭的時候,他會難過。

更多的是,他想要保護這個女人。

他默默的爲嶽小云找腎源,並且出高價獲得那顆救命的腎,只是遵從自己的內心所想。

因爲一開始做的時候,他並未想要獲得嶽小云的什麼。完全是唯心而已。

跟藍子爵相處在一起也有半年多了,嶽小云若說不喜歡,恐怕是騙自己,若說喜歡吧,她還真不討厭。

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藍子爵,但是她清楚,她做的事情有多麼傷害藍子爵。

婚色撩人:容少的心尖寵妻最新章节 - 婚色撩人:容少的心尖寵妻全文阅读 - 婚色撩人:容少的心尖寵妻txt下载 - 硯舞天下的全部小说 - 婚色撩人:容少的心尖寵妻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逍遙戰神贅婿   神級醫聖   龍王贅婿   我的尋寶系統   婚色撩人:容少的心尖寵妻   傅君,別來無恙   女總裁的貼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