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霸道甜寵小嬌妻 >> 第269章 請你來做客

第269章 請你來做客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賀男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怎麼會這樣呢?

湛翊殺人了?

看那個手法,確實是湛翊慣用的手法,而當時湛翊臉上的表情也是那麼的煩躁。

只是如果真的是湛翊,怎麼可能殺了人之後還棄屍在沙發下面呢?

以湛翊的經驗,一定會找個沒人的地方處理好,讓誰都發現不了的。

即便是喝醉了酒,也不應該犯這種錯誤,可是這種錯誤卻出現了。

這是湛翊故意爲之嗎?

賀男的頭有些疼。

怎麼辦?

這麼大的案子,想要瞞住安然好像不太可能。

沒辦法,賀男只好把電話打給了季菲。

季菲接到賀男電話的時候,情緒很不好。

“你丫的最好有什麼要緊的事兒,否則姑奶奶廢了你。”

“安然出事了。”

賀男淡淡的一句話,頓時吧季菲所有的心神給吸引了過去。

“怎麼回事?”

賀男簡單的和季菲說了一遍。

季菲的情緒有些沉重。

“這件事情怎麼可能瞞得住?只要是人被帶走了,不用明天早上,各大報紙和新聞媒體一定會成爲頭條。你知道的,湛翊是A市的風雲人物。”

季菲說的這些,賀男如何不清楚?

“你現在說這些有用嗎?關鍵是安然,湛翊說安然現在懷孕了,受不得刺激,讓我們幫忙暫時瞞着安然。”

“瞞着瞞着?怎麼瞞着?安然又不是瞎子,更何況手機電腦這麼普及,除非她活在原始森林裏。可是這可能嗎?”

季菲也相當的煩躁。

“先見到安然再說吧,你現在能出來嗎?我過去接你。”

賀男也是從來沒有的憂心。

兩個人商量好了,賀男就朝着季菲老宅開了過去。

同一時間,凌風的車開到了安然的家門口。

他第一時間給安然打了電話。

“喂,你好。”

因爲是陌生電話,安然接起來的時候聲音有些禮貌而疏離。

“我是凌風。”

凌風直接表明了身份。

安然楞了一下。

凌風給她打電話幹嘛?

“有事兒?”

“嗯,湛翊有點事情,讓我過來接你過去一下。”

凌風的話讓安然有些疑惑。

“湛翊有什麼事情需要你來接我?”

“你就不要管了,反正他拜託我的事情,你愛出來不出來,不出來我走了。回頭你可別說我沒來過。”

凌風的口氣不是很好。

安然想到了那三幅畫。

如果她猜得不錯,凌風應該是軍方的人,那麼他和湛翊之間應該還是兄弟。

湛翊那麼信任他,應該不會有事吧?

“我能給湛翊打個電話嗎?”

“不能!如果電話可以聯繫,他還用我來接你嗎?”

凌風的語氣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安然有些猶豫不決。

“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湛翊找我到底要幹什麼?”

“你到底出不出來?不出來的話我可走了。安然我告訴你,湛翊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你可別怪我。”

凌風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三長兩短?

安然的心瞬間揪了起來。

她幾乎下意識的將電話打給了湛翊,可是對方確實關機狀態。

關機?

怎麼回事?

難道真的是湛翊出事了?

安然的心不*靜了。

她連忙站起來,穿了一件外套,拿着手機和錢包就下了樓。

“孫小姐,這麼晚你要去哪裏呀?”

張媽看到安然慌慌張張的樣子,不禁多問了一嘴。

“我去找湛翊!”

安然說完,直接出了家門。

凌風就在門口等着,開着湛翊的那輛路虎車。

安然的心砰砰直跳。

她打開車門上了副駕駛座,直接問道:“湛翊人呢?”

“坐好了。”

“我問你湛翊人呢?”

安然的聲音不自覺的拔高了。

零分更看了她一眼,然後冷笑着說:“你是自己系安全帶,還是等我幫忙?”

見零分更這麼一副隨心的樣子,安然不得不繫上了安全帶。

幾乎在安然繫上安全帶之後,凌風就踩下了油門,車子像離線的劍一般的飛了出去。

“啊!”

安然驚呼一聲,雙手死死地吧主了扶手。

他們剛剛離開後不久,賀男和季菲也到了。

賀男找人送來的杏子也到了,可惜安然不在家。

張媽說安然剛剛出去不久,去找湛翊去了。

“壞了!”

賀男和季菲暗道一聲不好,再次開着車朝着豪爵俱樂部而去。

與此同時,凌風卻帶着安然來到一片空曠的地界。

那裏一架直升機正在準備起飛。

安然猛然間察覺到不太對勁。

“你要帶我去哪兒?”

安然覺得自己可能猜錯了。

凌風或許不是自己猜的那樣。

可是凌風卻拽住了安然的胳膊,低聲說:“你最好配合一點,否則湛翊真的會沒命的。”

“你們到底把湛翊怎麼了?”

安然掙扎着,但是抵不過凌風的力氣。

“跟我走!”

凌風拽着安然往飛機上走。

安然連忙拿出手機打算報警,卻被凌風直接給踢飛了。

手機通了,那邊的聲音傳來,可是安然卻沒有機會了。

因爲凌風直接一腳踩了上去,手機瞬間分崩離析了。

“凌風!你這樣做對得起湛翊嗎?你知不知道,他一直把你當兄弟!”

安然簡直不敢相信凌風會這麼做。

凌風一直沉默不語,拽着安然上了飛機之後,飛機就直接起飛了。

安然看着自己離開了地面,想要跳機,還得顧忌肚子裏的孩子。

“凌風,你到底要帶我去哪兒?”

安然的質問,凌風直接漠視了。

他拿來一本雜質,聚精會神的看着,絲毫不再看安然。

對他而言,安然在天上是安全的。

最起碼這丫頭無法跳機。

心急如焚的安然無計可施,只好氣呼呼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離開A市,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湛翊到底出什麼事兒呢?

安然的心裏一直迴盪着這個問題。

可是沒有人告訴她。

飛機飛了兩個多小時,然後再次轉機,全程都有很多黑衣人跟着。

安然察覺到這次事情不太對勁,可是卻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一直飛了十多個小時,飛機終於在M國的南部降落了。

懷孕的體制,使安然十分疲憊。

可是她堅決不用凌風攙扶,自己一個人走下了飛機。

這是一片很大的農場。

農場的裏面一棟別墅聳立着。

“走吧!季先生等着你呢。”

凌風聳了聳肩,一切做的十分自然。

安然恨恨的瞪了她一眼,低聲說:“你會遭到報應的。”

凌風笑了笑,卻拽住了安然的胳膊說:“在報應來之前,我會讓你先在地域走一遭的。”

安然被凌風拽着來到了別墅裏面。

再次看到季先生,安然不知道怎麼說自己的心情。

季先生優雅的拿着酒杯搖曳着,一雙鷹隼般的眸子盯着安然,嘴角掛着若有似無的笑容。

“安小姐,歡迎歡迎。哦,不,現在該叫你湛太太是吧?”

安然卡鳥唱季雲鵬那雙眸子,冷不丁的哆嗦了一下。

這個人太危險。

不是她可以應付的了的。

“季先生,你這樣請我來是不是不太合適?”

“有些時候,要講究一些方法,湛太太不要介意。坐吧,過不了多久,湛翊就會過來了。”

季雲鵬示意傭人上茶。

在季雲鵬的狡辯,一直白色的波斯貓趴在那裏,好像十分得季雲鵬的寵愛。

他的手一手拿着酒杯,另一隻手就沒有離開過那隻波斯貓。

安然觀察着這一切,在季雲鵬的對面坐下。

“季先生請我來是有什麼事兒嗎?”

“請您來做客,僅此而已。”

季雲鵬依然笑着。

就在這時,波斯貓突然喵了一聲,也不知道怎麼了,撓了季雲鵬一下。

他的手背上快速的流下了血。

安然隱隱的有些爲那隻波斯貓擔憂。

或許它會被季雲鵬給摔死吧。

可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季雲鵬眉頭都沒眨一下,而是笑的十分溫柔的說:“小白,你又調皮了。”

那笑容居然是無比的溫柔和深情。

這反倒讓安然愣住了。

那麼一個嗜血的男人,怎麼可能對一隻貓這麼寬容?

凌風看着季雲鵬說:“季先生,如果沒什麼事情,我先回去了。”

“陪陪湛太太吧,她一個人可能會害怕。我得取處理一下傷口了,湛太太,失陪了。”

季雲鵬說着起身,還不忘抱着他的波斯貓。

看着季雲鵬邁着優雅的步子離開,安然的心多了一絲疑惑。

“那隻波斯貓是季先生的?”

凌風卻搖了搖頭說:“不是,聽說季先生曾經有個前妻,很喜歡養貓兒,或許是他前妻留下來的。”

“前妻?他居然還有前妻?”

安然十分納悶。

凌風卻不再說什麼了。

“走吧,我帶你取房間休息一下。既來之則安之,現在你這樣的情況又能跑到哪裏去?即便跑出去了,你就能在這裏生存下去了?還不如等着湛翊來呢。”

凌風的話讓安然恨恨的瞪了他一眼。

“叛徒!”

她站起身子,跟着凌風去了客房。

客房所有的東西準備的都十分周到,甚至孕婦可能需要的東西也是一應俱全。

安然看了看,什麼也沒說,就這樣住下了。

凌風說的其實是對的,既然已經到了這裏,那就隨遇而安吧。不管怎麼說,先保住肚子裏的孩子最重要。

安然輕輕地摸上了自己的肚子,真心希望可以早點見到湛翊。

迷迷糊糊地,她有些困了。

靠在牀背上休息一會,不知不覺得睡着了。

窗外傳來了悉悉索索的聲音,隨即一條人影從窗外翻了進來。

月光下,那條黑影慢慢的朝着安然靠*着……

霸道甜寵小嬌妻最新章节 - 霸道甜寵小嬌妻全文阅读 - 霸道甜寵小嬌妻txt下载 - 納蘭藍沁的全部小说 - 霸道甜寵小嬌妻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超品漁夫   逍遙戰神贅婿   神級醫聖   龍王贅婿   我的尋寶系統   婚色撩人:容少的心尖寵妻   傅君,別來無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