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諸界第一因 >> 第341章 白山黑水青州地

第341章 白山黑水青州地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本站公告

不敗天罡?

循着魏正先的目光看去,就見得白鶴騰空,振翅高飛,裕鳳仙還是有些迷糊,旋即清醒: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道果煉化,神通入魂,更藉此推動真罡蛻變,氣血攀升演化熔爐,哪怕她的武學造詣極高,也足足耗費了數日之久。

可這也才數日而已!

即便太祖重生,也絕無可能在短短几日將青龍真罡推至大成並以此練成不敗天罡吧?

“原來是大小姐的手筆……”

從她錯愕而不是震怒的表情中,魏正先看出了什麼,之前一瞬,他是有把握留下楊獄的。

哪怕是被裕鳳仙打岔,他也有把握乘蒼鷹追擊而上,可惜……

他緩緩回頭,就見得山林之中有着金光閃爍,飄揚的灰塵之中,兩尊氣息霸道的身影緩緩凝實,並鎖定了自己。

“撒豆成兵……老大人,您到底信我不過。”

魏正先的眼底泛起一抹黯然,旋即落下斷崖。

他的存在,無人能夠忽視,哪怕是緩步退走的滄海大劍師,也始終留着八分注意力在這位身上。

不過,出乎意料,魏正先並未理會他,也不曾看擲出金珠的丘斬魚一眼,而是向着山林所在的兩尊金甲身影。

他的面上閃過回憶,繼而單膝下跪,抱拳躬身:

“末將魏正先,叩見趙王爺!”

呼!

吐氣如雷,字字鏗鏘。

然而但凡見得此幕,聽得此話者,心中無不一顫。

僅憑一道殘影就讓魏正先甘心下跪者,大明、乃至於天下僅有一人,那便是西府趙王張玄霸!

見此,丘斬魚方纔如蒙大赦般鬆了口氣,心知楊獄此危解了,同時又震驚於楊獄竟然能在這位手下全身而退……

沙沙沙~

金甲人緩步走出山林,面無表情的環顧四野,最後落於緩緩起身的魏正先身上。

後者左腳後退一步,右掌前迎:

“末將,得罪了。”

……

……

“這便是大宗師嗎?”

赤眸白鶴背上,楊獄臉色微白。

他熔鍊入體得虧空谷石太少,魏正先認真的那一掌,就超過了芥子空間所能容納的極限,是以,最後他生生喫下了大半衝擊。

饒是不敗天罡初成,體魄也受了不小的衝擊,皮膜刺痛,筋骨斷折,內臟移位出血,甚至經絡都紊亂成一團亂麻。

“不愧是青州第一人,即便我凝成熔爐,也無法與之抗衡……”

望着漸遠的平獨山,楊獄喃喃。

不算別有目的的魏正先,與流積山幻境中全然無法交手的張玄霸,魏正先算是他真正較量過的最強對手。

這位曾經天賦第一,甚至引得張玄霸親自邀請加入玄甲精騎的天才,在數十年後的如今,已然是真真正正的青州第一人。

甚至於整個龍淵道,也只有寥寥幾人有資格與他相提並論。

“以裕指揮使的地位足可庇護老丘了,可惜,浪費了兩枚‘金珠’……”

丘斬魚的到來,他自然知曉,可惜,這位大將軍或許無心殺他,但自己若流連不去,就說不定了。

是以,他也無法與丘斬魚、裕鳳仙等人告別。

呼!

一口濁氣吐出,驅使活死人上前遮擋氣流,楊獄盤膝鶴背,靜坐調息,呼吸聲自急促變得輕緩、悠長。

他的身上散發着巨大的熱量,炙烤之下,大黑狗早躲到了活死人的背後吐着舌頭。

“不敗天罡。”

楊獄自語,心中卻是浮現着得自幻境的‘金剛不壞身’。

那門達摩手書、慧定批註的書卷,其價值頗過,不至有着後者的修煉心得,更有前者對於真罡、熔爐乃至於之後境界的批語。

自大佛山到攔江城的半年裏,他沉浸修行,不至將金剛不壞身、佛陀擲象兩門神功修到一定境界,更梳理着自己的武道。

其中,真罡是重中之重。

作爲武聖四步的第一步,真罡的抉擇關乎到之後的熔爐、百經、百竅,更決定了其人是否有資格立於武聖門前。

楊獄深知其重要,故也極爲慎重。

半年裏,他接連煉化了七八件食材,感悟着前人修持真罡的經驗,已將青龍真罡推演到大成的地步。

當然,這其中與其熔鍊玄石、修持金剛不壞身也有着不小的關係。

吞吐真罡入體,其本身是個危險的水磨功夫,想要加快這個速度,強大的體魄與足夠的丹藥必不可少。

爲此,他的換血大丹消耗到只剩了一枚。

可即便如此,他對於這門不敗天罡仍是不得門徑,哪怕他服下人元大丹,將自己氣血一舉推動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也並無改變。

直到魏正先的出現,他方纔明悟,他之前所思所想,出了岔子。

這門不敗天罡,功如其名,可追尋的並非是武道碰撞的輸贏勝敗,而是心靈。

這一點,卻正契合了達摩所言‘金剛心’。

不同的是,一者求的是‘不壞’,一者求的是‘不敗’。

正因隱隱間明悟到了這點,他纔不曾立即抽身,而是選擇迎戰魏正先,自其中尋覓‘不敗’的契機。

“以不敗天罡熔鍊氣血熔爐,方纔可鑄就武聖之基。不過,真罡是否可以進一步的夯實……”

感受着體內稀薄卻如金石般凝練的真罡,楊獄心神平靜,任由雜念翻飛。

修成不敗天罡自然不是一夕之間的事情,可此門天罡最難之處就在於悟出,此門檻踏出,大成說不上水到渠成,卻也不再有難以逾越的關卡。

因爲他所學的這門真罡,究其根本乃是通過暴食之鼎煉化的食材所得,其與自身體質的契合,或許還要超過這門武功的創始人,張元燭。

相比之下,金剛不壞身與佛陀擲象就差了不少,進境在他的諸般武學之中,算是倒數一二。

滴答!

這時,楊獄聽到異響,睜開眼,才發現是活死人身上正在淌血,龍血。

爲了應對魏正先,在之前的幾天裏,他就轉移了芥子空間中的龍血。

“是龍淵劍……”

楊獄心念一動,喚來活死人,將其攜帶的龍血收入芥子空間。

一頭身懷道果的老蛟之血,放眼天下也是頂尖的煉藥之材,他此時別無進項,這東西自然要珍而重之。

可活死人靠近,他又聞到一股濃烈的惡臭,這才發現,活死人的傷勢。

龍淵劍意傷人傷己,他誅殺那老龍執念之時,未免重創以鎮邪印轉移了過半傷害,活死人傷勢極重。

加之原本就沒養好的傷勢,此時已不可抑了。

取出傷藥爲活死人敷上,又喂其服下丹藥,楊獄方纔催使通幽,重新爲其命數加持,重燃血氣。

孤身一人行走江湖多少是有危險,畢竟哪怕是此時的他,也無法不眠不休,若是棲身荒野,自然就需要有人護法。

是以,哪怕活死人要消耗大量丹藥與命數,楊獄還是留下了他。

畢竟,除了護法、探祕之用外,這活死人還能爲他承受神通的反噬,或者他人針對魂靈的神通傷害。

“汪汪!”

瞧見丹藥,大黑狗垂涎三尺,接連又餵了幾枚,楊獄又去摸,這一摸,卻摸了空。

這才驚覺,自己身上除了兩枚換血大丹,就只有一些傷藥了。

除此之外,便是益氣補血丹,也都在‘達摩伏龍幻境’中吃了一干淨……

“得去尋些藥材丹藥了……”

楊獄心中自語着,一指卻按在了眉心,念動之間,依自己蒐集的氣息爲憑,催動了千里鎖魂:

“餘靈仙!”

……

……

轟隆!

伴隨着一聲巨大的轟鳴,滾滾灰塵如潮水般淹沒了整座山林,大片的樹木枯乾伴隨着積雪拋飛。

觀戰的衆人紛紛看去,想要看一看戰況如何,可惜等到煙塵盡散,已無魏正先的身影了。

只有裕鳳仙隱隱瞧見他的背影,但她心中正自煩悶,也沒心思去理會其他人的去留了。

“怎麼會,怎麼會呢?”

餘涼看的欲言又止,卻還是默默退下,喚來蒼鷹,就要去追自家大將軍。

蒼鷹展翅,其速快絕。

未多久,餘涼就瞧見了雪原上的魏正先,以及,另一個着道袍的老者。

“嗯?那道人是……”

餘涼瞧着那人,心頭一震,忙催蒼鷹高起,避開了雪原,轉了一轉,飛向他處去了。

“這是當年那頭蒼鷹留下的子嗣?”

望着振翅遠走的蒼鷹,林道人略帶回憶道。

“四十年,僅留下兩隻,一隻送去了龍淵王府。”

魏正先負手而立。

硬接了金甲人的兩拳,哪怕是他,也有些狼狽,氣息、血氣都有些不穩。

“兩式霸拳,都讓你接下了,你這進步,真真驚人。”

林道人看向他。

“王爺固然蓋世無雙,可神通拓印受限於神通主人的武道修持,若相差這許多也接不下,魏某人這些年,也就白修了……”

“再者說了,林道兄天賦勝我十倍,早二十年就有人說你叩開了武聖之門……”

魏正先輕吐濁氣,望向道人,眼神中帶着探究:

“你這些年,去了哪裏?”

“療傷。”

林道人很坦然。

聞言,魏正先不禁挑眉:“療傷療了近二十年?誰有如此手段,能傷你至此?”

面前這道人,是青州少有的令他重視之人,其年歲比自己稍小,功行卻不差,非但不差,更有着奇詭的道術、神通。

哪怕是此時的自己,都不敢輕視分毫。

這樣的人,天下能傷他的,只怕只有那些位了……

“天下能傷我的,只那麼幾人罷了……”

林道人似有忌諱,避而不談,轉而道:

“貧道的來意,你已盡知,不知意下如何?”

“魏某何許人,他人不知,你莫非也不知,何必廢言?”

魏正先眸光幽沉,語氣冷淡:

“反倒是你,明知無用功,還來勸我……”

林道人淡淡道:

“多年前,我冒絕險深入一處險地,於那裏,受了這畢生難愈之傷,算上療傷的十多年,當去了甲子壽元……”

“甲子壽元?”

魏正先眸光一震。

如他們這般境界之人,早已知內而見外,靜坐之時,即可感知冥冥之中的氣機,亦可清晰把握到自己的壽數,精準到具體時刻。

以林道人如今的壽數,只怕是……

“不過,也因此,貧道窺見了大明的國運將崩……”

林道人揹負單手,道袍隨風而起:

“亂世風起處,正應白山黑水青州地!”8

諸界第一因最新章节 - 諸界第一因全文阅读 - 諸界第一因txt下载 - 裴屠狗的全部小说 - 諸界第一因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武逆焚天   麻衣道祖   開局獲得不死天功   我爲人間斬太歲   原來我是絕世武神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神話復甦:開局九個絕色師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