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我的搜查一課 >> 第130章:「暴雨傾盆,血污血罪皆洗去①」

第130章:「暴雨傾盆,血污血罪皆洗去①」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別的都先不說了,地上躺着的這位你打算怎麼處理?”啓仁問。

“還能怎麼處理。‘左臣羽’,早在很多年前不就已經因公殉職了不是麼,我想我們似乎沒有必要他再死上一次了。”

玄月的意思很明顯,她不想爲亡兄再建造一座墳墓,也不想搞什麼特殊化。既然是作爲自己的敵人死去的,那麼就與今晚其他死在自己手上的敵人一樣,一把火燒了完事吧。隨後,曾經作爲一代傳奇的左臣羽,便被死士們給抬走了。

而就在這時,忽然天空“轟隆隆”響起了幾聲驚雷,一滴,兩滴,雨下了起來。“傻站着幹嘛,還不快跑,等着淋雨啊?”就在第一滴雨滴落在她頭髮上的一瞬間,玄月立馬便拉住啓仁的手,拽着他往幾十米外的‘伏見櫓’跑了過去。那兒不光是個避雨好地方,更是一處夫妻談心的好去處,因爲那裏除了他們不會有別人。

“好大的雨啊。”前一秒剛跑進櫓臺,下一秒她便轉過身望向殿外的大雨說出了那麼一句意味不明的話。

她挽着丈夫的手臂,用手指了指外面越下越大的傾盆大雨,接着又道:“這雨下的真是時候。話說,你知道爲什麼有這麼多殺人犯都喜歡在雨天,尤其是雨夜作案嗎?”

啓仁道:“因爲下雨天案發現場所留下的很多證據都會被雨水給銷燬,而夜晚則比白天更便於歹徒隱藏。”

玄月則是微微一笑,又問:“那你看我現在像不像個殺人犯?”

“你不能說‘像’,根本就是。”啓仁答道。“但我們都知道,無論你犯下了多麼滔天的罪行,我都會用我的一切來保護你,讓你不受任何傷害。”

“很感人。”說着,她忽然在他的左邊臉頰上親了一下。

“是很感人。但如果你不是我妻子,就算你的動機是好的……但你今晚所做的事,其中任何一條,都足夠讓你死上成千上萬次。”

“包括剛纔那個吻嗎?”

“你說呢。”

“要我說,那可比殺人和謀反罪更重。”

“那你想要用什麼來贖罪。”

“我的罪,是建立在你假設我不是你妻子的基礎上的,而我既是你的妻子,罪,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還記得昭和五十九年,你那張塗了水果味潤脣膏的嘴,對我做了什麼嗎?”啓仁道,“那個時候,你好像還不是我的妻子吧。”

“嗯~”玄月抿着嘴回憶着,“你是說那天在列車上嗎。”

“我想你應該不會忘。”

“怎麼可能會忘,那可是我跟你的初吻,也是我對蒲池那個傢伙反擊正式開始的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一天啊。”

“反擊,從那個時候就開始了嗎?”

忽然啓仁想起了第一次跟幸子約會時的場景。

那天在水族館,他本來想朝着她的嘴脣吻上去的,但是最後卻僅僅只是好像久別重逢的友人似的緊緊擁抱在了一起。

那種氣氛下都沒有能夠上一壘,看來這世上有些事情當真是命運使然,天註定了他跟幸子最終走不到一起。

“你在想什麼。十年前,水族館?”

“我在想天上的神,偉大的造物主。”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嗎。”

“十二單?”

“知我者,小啓也。”玄月拉着他的手道:“也許電影裏輝夜姬朝着月亮奔跑,衣服一層一層往下掉的鏡頭真的很美。但是隻有真正穿過那東西的人才知道,一套二十公斤重的禮服穿在身上到底有多累。”

“下次穿十二單禮服的時候,你可就是母儀天下的大和皇后了。另外你說的沒錯,這雨真挺大的,而且好像還越下越大了,你說……它大概什麼時候纔會停?”

“天氣的問題你應該去問氣象局,我又不是這方面的專家。”

“天氣預報說近期無雨。”

“天氣嘛,總是這樣變化無常的,人只管做好自己份內的事,天要怎樣隨它去。”

“三分鐘前,你說‘這雨下的真是時候’,那是什麼意思?該不會和我想的一樣吧……”

“是的就是你想的那樣。”玄月笑着說道,“有這嘩啦啦的一場大雨,我們剛好就可以省去用水洗地的水費了不是麼。雖說水費不用我們出,但畢竟能省就省,只要能少花錢我就很開心。”

“小財迷。”

“財迷就財迷,加什麼‘小’啊?我哪小了!”

啓仁當即用手一指她的胸口:

“胸襟狹小。”

“我要是真的胸襟狹小,你的小女朋友,那個叫幸子的二十七歲的老女孩,早在十年前就已經死了。”

“那我還應該謝謝你咯。”

“當然!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你,你會有我這麼大的度量嗎?”

“嗯~沒有。”啓仁說。

度量這種東西他當然沒有。如果換做是他,別說是和玄月確認過戀愛關係的前任了,就算是情敵,他也早都給別人弄死了。

“呼~”玄月雙手叉腰,輕呼了一口氣。接着又滿眼寵溺的望向他說:“你這讓我怎麼說好呢……明明自己都這麼心胸狹小了,你到底是哪裏來的勇氣去批評別人啊?”

“批評,不,我那是在讚美你。”啓仁說,“正所謂以德報怨,何以報德,做人,還是胸襟狹小一點的好。”

玄月看着他,嘴角微微一揚,道:“我想她弟弟八成已經死了。”

“誰弟弟?”

“除了你的德川表姐還有誰。”玄月說,“如果你無法讓她相信她父親和弟弟的死與你無關,那麼你最好殺了她,就算不殺,也應該把她終身軟禁。”

“我答應過她不追究德川家。”啓仁語氣淡然,彷彿那個對德川良子許下承諾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但是現在德川家英和德川家忠都死了,在她眼裏,你已經成爲了一個失信的人。”

“可如果我能夠讓她相信呢。”

“不,你不能。”

“也許我可以。”

“別犟嘴,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你有信心能夠憑几句話就能從李先生的口中問出答案,我也同樣有讓她相信我的信心。除非你認爲我是個蠢貨,否則就讓我照自己想的去做。”

“你現在是覺得你已經長大了,可以自己拿主意了嗎?”

“當然,我已經二十八歲了。”

“二十八歲很了不起嗎,就算把你前兩世活過的歲數全加起來,我都還是你姐姐。”

“是嗎,誰知道你有沒有謊報年齡。也許你根本就不像你說的那樣已經活過四世,而只不過是爲了佔我便宜才故意編造出這樣一個謊言。”

“我到底是有多麼無聊,纔會編一個那樣的謊話來騙你。”

“把我的金牌還我。”啓仁忽然朝她伸出手道。

一說不過就開始轉移話題,玄月簡直是太懂他了,不過誰叫他是自己的夫君呢。

“金牌?”玄月故意逗他道,“你是說你那塊第一百二十六屆大和皇室宮斗大賽的冠軍金牌嗎。”

“嚴格來說是第一百……呸,什麼宮鬥比賽,快把金牌還我。”

“給你,接着。”

“下次幹什麼前,先知會我後才準去做。不然別怪我用刀鞘抽你的屁股。”

“我告訴過你我要宮變,只不過你以爲我在開玩笑。或許……”說到這,玄月忽然話鋒一轉,半眯着眼看了站在自己身旁的啓仁一眼,緩緩說道:“或許在這件事情我真的做的不對,我向你保證,下次不管我做什麼,都一定會先告訴你,並在取得你的同意後再去做的。”

“真能這樣就最好了,希望你真的能說到做到。”

“只是有一點我真的搞不懂,這大晚上的,三郎你進宮來是要做什麼呢?”

“什麼……”

“吶~我進宮是爲了宮變控制皇宮,你進宮是要做什麼呢?”

“你不問我都忘告訴你了。”

“嗯?”

……

divclass=

我的搜查一課最新章节 - 我的搜查一課全文阅读 - 我的搜查一課txt下载 - 源泉啓月的全部小说 - 我的搜查一課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無聲的證言   我可以回到過去拯救你   紐約超級警貓   追殺作家   脫線演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