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長生十萬年 >> 第四千四百二十一章 時機

第四千四百二十一章 時機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黑衣殿謠言四起,李大匠迫於無奈,只能躲入朱雀營。

然而李大匠沒想到的,他這樣做,卻讓他和葉秋是“伴侶”的謠言,徹底被實錘。

整個島嶼,一片譁然。

一時間,羣情激憤!這時候,左晉暗中指揮,坐鎮中環,不斷的出招。

各種李大匠是騙子,沽名釣譽,廢物一個的證據,不斷出現。

伴隨着時間推移,整個朱雀營的名聲也臭了。

就連老李頭這曾經讓人熱血沸騰,被譽爲榜樣的信任朱雀,一旦出現在公衆場合,立刻就有臭雞蛋飛過來。

到最後,老李頭學乖了,成日躲在朱雀營喝酒,不出去了!對於外界的喧囂,葉秋一概不理會,反而開啓朱雀營大陣,徹底切斷了朱雀營和外界的關係。

對於左晉的各種作妖行爲,葉秋一概不論,壓根不迴應。

如此一晃,四個月過去了。

此刻,距離葉秋執掌朱雀營,已經有足足半年時間。

這半年一晃而過,朱雀營已經靜悄悄一片,被陣法徹底隔絕。

根本無人知道,朱雀營內部,如今究竟是什麼情況。

這四個月來,最開始的一個月,每天都有不少人在朱雀營門口,大吵大鬧。

然而因爲葉秋的不迴應,這些人鬧來鬧去,自然也覺得無趣,漸漸散去。

到了第二個月,朱雀營的大門口,只有幾個人在那盯梢。

除此之外,再無旁人!而關於葉秋和李大匠的聲討,也隨着時間推移,熱度漸漸消散。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到一個耀眼的將星身上。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項信!項信一心想投奔葉秋,卻屢次被葉秋打臉,最終還差點死去。

現如今,因爲左晉左盟主的賞識,項信一飛沖天,瞬間成爲了玄鳥營的營主。

其實左晉真正信任,並看好的是,乃是凡人中威望很高的王也。

王也其實也是大匠,但爲了和李大匠區分開來,所以王也不喜歡別人叫他大匠。

王也更喜歡別人叫他——王先生!王也年富力強,爲人處事八面玲瓏,工匠造詣也僅次於李大匠。

現如今,在左晉的全力造勢之下,王也聲望如日中天,已經將李大匠踩牢牢踩在了腳下。

因爲炎朝荒人的威脅,任誰都知道,如今在南海的爭霸,個人勇武已經沒有太大的意義。

唯有不斷改進工匠技術,製造出更強的海船和兵器,纔是未來戰勝敵人的關鍵。

凡人的作用,在這亂世之中,前所未有的被提升!身爲昔日李大匠的負手,王也對黑火礦有着很高深的研究。

以黑火礦來當能源,從而啓動防護罩,爲海船提供防禦。

這個想法,其實不是李大匠提出的,而是王也提出的。

當然,王也最初的設想很幼稚,若非李大匠的鼓勵和支持,他是不會研究出一些成果的。

李大匠在王也的研究基礎上,進一步研究,二人聯手,最終纔將防禦罩給弄了出來。

然而防禦罩並不穩定,風險很大,李大匠排斥用人族來做實驗。

王也卻不以爲然,覺得亂世人命不值錢,凡人就是用來當炮灰的。

當然,王也雖然也是凡人,但他覺得自己這個凡人很高貴,很一般凡人不是一個族羣。

不過這話王也從沒說出口,李大匠也不知道。

但左晉卻看出來了!因爲左晉也是這樣的人!二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可,彼此引爲知己。

最終,二人聯手,將李大匠的名聲搞臭,王也成功取代李大匠,成爲黑衣殿工匠的第一人。

按照左晉的意思,王也更進一步,只要執掌玄鳥營,建立一些功勳,那就更加的完美。

到了那時候,左晉繼續運作,讓王也成爲一顆將星,冉冉升起。

反正對左晉而言,無論王也多厲害,說到底,王也終究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很容易掌控。

王也知道自己只是個凡人,他需要一個強大的修士支持。

二人可謂是互相利用,互相扶持,互相成就!二人的計劃很完美,王也得名,左晉得利。

二人雙劍合璧,假以時日,就能徹底掌控黑衣殿的所有凡人。

到了那時候,所有凡人和一部分修士聯合,只要申黑衣不出現,左晉當不當四大護法之一,這重要嗎?

無冕之王,莫過於此!然而任誰都沒想到的是,左晉和王也聯手做局,最終卻便宜了一個外人。

此人,便是——項信!說實話,對於項信此人,左晉從未放在眼中。

在左晉眼中,項信不過是有些小聰明,僅此而已。

左晉對項信的定位,只是一個無能營主,傀儡而已。

然而左晉做夢都沒想到的是,項信只用了一個月時間,就讓玄鳥營八千兵卒,全部都對項信敬佩不已。

第二個月,這些兵卒的眼中,只有項信這個營主,壓根不理睬左晉這個‘金’主爸爸。

“在玄鳥營,只能有一個聲音,也必須只有一個聲音,那就是我項信的聲音!”

“你們不需要思考,你們只需要嚴格執行我項信的命令!”

“誰若不聽,殺無赦!”

這就是項信立下的規矩,就一個字——不聽話,殺!很簡單的規矩,卻非常有效,通過雷霆手段,項信將兵權徹底掌握在手中。

而歷經兩個月的特訓,左晉震驚的發現,項信麾下的玄鳥衛,居然被訓練成了精銳兵卒。

要知道,玄鳥營的兵卒都很厲害,要麼底子不錯,要麼本身修爲很強。

在嚴格的挑選後,這些兵卒每天喫的都是天材地寶,左晉可謂是砸了血本。

然而這些兵卒喫左晉的珍貴資源,穿的是左晉砸錢讓王也定製的上好戰甲和兵器。

但這些兵卒的眼中,卻唯有項信!左晉抑鬱了!他忽然有種引狼入室,陪人夫人又折兵的感覺。

好在項信很會做人,對左晉非常尊敬,唯命是從。

這讓左晉的心中,略微好受了一些。

雖然這和左晉的預料不一樣,但左晉仔細想想,其實這樣也不錯。

讓王也上位,雖然王也容易掌控,但說到底,王也只是個凡人,而且只懂工匠技術,並不懂得如何打仗。

在見識過炎朝荒人的厲害後,打死左晉也不會親自上戰場。

項信既然是個人才,而且是個將才,天賦絕佳。

既然相信如此聽話,那不如給項信一個機會!左晉很清楚,項信背棄了葉秋,他除了跟隨自己,再無第二種選擇。

左晉想通一切之後,也看開了,開始加大砸錢的力度。

各種龐大的資源,源源不斷的進入玄鳥營。

爲了讓玄鳥營成爲黑衣殿第一強軍,左晉甚至將四神盟積累萬年的珍藏,都一次性拿了很多出來。

四個月後,玄鳥營的威名,和項信的鼎鼎大名,傳遍島嶼。

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雖說荒人加固了四神關,暫時沒有攻打黑衣殿的計劃。

但黑衣殿一直在備戰,從不敢鬆懈。

爲了提升兵卒的戰鬥力,黑衣殿每個月,都會進行一場大比。

第一個月大比,玄鳥衛排名第十,震驚四方。

第二個月大比,玄鳥衛排名第三,轟動島嶼!到了第三個月,玄鳥衛以碾壓的優勢,成爲了第一!第四個月,也是第一!如此輝煌戰績,誰人不震驚?

任誰都知道,一顆史無前例,前所未有強大的將星,已經冉冉升起。

雖說大比並非實戰,但事實上,大比是模擬實戰而進行,非常殘酷。

任誰都知道,一旦大戰爆發,項信的名將之路,就會正式開啓。

一代傳奇名將項信,這就是所有人對項信的期待!而左晉對項信的提攜之恩,以及無條件的信任,更是爲人所津津樂道。

一時之間,項信風頭無二,左晉左盟主求才若渴的賢名,更是名動四方。

這樣的結果,青龍和玄武看在眼中,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二強每個月都會碰頭一次,喝酒閒聊,交流看法。

二強都一致認爲,左晉應該在醞釀大動作。

這大動作一旦爆發,恐怕對整個島嶼的局勢,都會產生重大影響。

只是左晉究竟想做啥,說實話,二強猜不出來。

其實以如今左晉在島嶼的影響力和權勢,已經將老李頭給徹底碾壓。

老李頭這新朱雀,徹底淪爲笑話!至於葉秋?

一想到這個傢伙,青龍和玄武,就感覺到了抑鬱。

說實話,青龍和玄武都很看好葉秋,覺得葉秋是個智者,能和老李頭雙劍合璧,能讓朱雀營名動島嶼。

得!如今朱雀營的確出名了,但卻是惡名!這樣的名聲,那還不如不要!“玄老四,你說這左晉,究竟想幹啥?”

這一日,青龍和玄武碰頭後,青龍喝着悶酒,有些猜不透。

“還能幹啥?

無非是想奪權罷了,左晉此人雖已經是這島嶼的無冕之王,但終究名不正言不順。”

玄武沒好氣說道。

“如果你是左晉,你會怎麼做?”

青龍問道。

“我不知道。”

玄武搖搖頭,“反正無論他左晉如何亂來,只要他不背叛人族,老夫就沒對他出手的理由。”

“只要這島嶼的陣法,還在老夫的手中,無論左晉如何興風作浪,他都是浮雲,不足爲慮!”

玄武冷聲說道。

話雖如此,青龍卻知道,玄武這是裝比,強撐而已。

是,沒錯,你玄武執掌陣法,在島嶼是無敵的存在。

可問題是,黑衣殿建立千年,一切行事都必須遵循規則。

如果左晉在規則內,將玄武給弄下去,這事兒看似不可能。

但以左晉的謀略,那也不是不可能。

玄武不知道左晉究竟想幹啥,心中自然有些憂心忡忡。

只不過玄武愛面子,這些話不會明說出來罷了。

其實青龍也很淡疼,不知道左晉的想法。

如果是名刀明槍的幹架,青龍不怕左晉。

幹就完了!可問題是,左晉這人不但修爲高,而且善於權謀。

哪怕是對付凡人,左晉都要提前算計,能不動武就不動武。

這樣一個做事滴水不漏,不留下任何把柄的對手,青龍自然淡疼。

“其實在這島嶼上,倒也不是沒有人,能猜測到左晉的想法。”

玄武忽然開口。

“你是說那小子?”

青龍一愣,忍不住開口。

“不錯。”

玄武點點頭,“葉小子看似窩囊,實則不難。”

“這小子關閉朱雀營,來了個與世隔絕,無論左晉如何興風作浪,這沒有了對手,左晉還能如何?”

這……青龍微微皺眉,眼睛漸漸明亮起來。

對啊!葉秋直接將大門一關,窩着四個月不出現。

無論你左晉在外如何造謠,我不理你,你能奈我何?

這不,四個月一晃而過,現如今,誰還在意那謠言?

“可葉秋這小子一直關閉朱雀營,我們也進不去。”

“除非催動整個黑衣殿的大陣,強行破關,但那樣沒必要。”

青龍咬着牙說道,有些生氣。

葉秋也是個智者,這一點,從葉秋讓老李頭成爲艦長,就足以看出端倪。

然而葉秋太低調了!你說你剛開始沒權沒勢,低調也就算了。

如今你手握朱雀營,又有我和玄武撐腰,外加老李頭也對你信任有加,你葉秋怕個毛!“老夫覺得,葉小子應該知道外界的情況,他之所以不出來,應該是在等一個機會。”

玄武沉吟片刻後,沉聲說道。

一個機會?

這……什麼情況?

青龍頓時愕然。

“報,外海八萬裏急報!”

轟!這時候,一騎自遠方而來,一個兵卒翻身下馬,跪在二強面前。

“啓稟二位護法,距離島嶼八萬海里處,發現炎朝‘大’軍!”

“荒人匯聚上萬戰艦,正朝着島嶼總攻,前方防線已經全面崩潰。”

“最多一天時間,荒人就會攻入島嶼!”

噗!急匆匆說完之後,這兵卒一口鮮血‘噴’出,倒地而亡。

原來這兵卒爲了趕時間,早就是油盡燈枯。

如今任務完成,兵卒精神放鬆,肉身無法承受傷痛,自然死透。

靜!全場死一般的沉寂!玄武和青龍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駭。

“莫非……這就是葉小子,一直在等的時機?”

這個荒謬的念頭,忽然在玄武的腦海中浮現。

長生十萬年最新章节 - 長生十萬年全文阅读 - 長生十萬年txt下载 - 江如龍的全部小说 - 長生十萬年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莫求仙緣   我道侶修習了替生術   長生從斬妖除魔開始   我的靠山好幾座   玄清衛   長生十萬年   第一薅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