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邪事兒 >> 第六百九十章;大朗,起來喝藥

第六百九十章;大朗,起來喝藥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司振國看到這裏哈哈大笑了起來,說我應該去做生意,肯定能賺大錢。

我微微一笑說過獎了。

回到了算命店後,見劉鐵柱跟劉宗賢一人拿了個躺椅躺在門口,並且旁邊還有半個西瓜,兩個人一邊聊天一邊嘻嘻哈哈的,看上去不亦樂乎。

我走過去白了他們一眼,說聊的挺得勁啊。

劉宗賢看到我後,趕緊坐起身來衝我傻笑了一聲,說下午店裏有不少生意,都讓劉鐵柱擺*了。

劉鐵柱點了點頭,從兜裏掏出來三百塊錢遞給了我,說下午掙了一千塊,遵守諾言,三百塊是我的。

我收了錢,心想劉鐵柱這貨難道還會算命?不過我也沒多問,就問他東西準備的怎麼樣了。

他跟我說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等到晚上就可以行動了。

我問他有沒有把握,他把青花瓷裏面鬼說的這麼兇,好不好整。

劉鐵柱聽到這裏收起來了笑容,變成了一臉凝重:“不好說,我只能盡力而爲,我不太確定能把她消滅了,只能試着把她繼續封引到青花瓷裏,至於能封印多久,完全看命了。”

我聳了聳肩是好吧。

到了晚上,劉鐵柱這個乾飯王果然名不虛傳,非要喫什麼肯德基,那玩意又貴又喫不飽。

算上劉宗賢我們三個人一*吃了五百塊錢,我特麼全程就吃了兩個漢堡加一杯可樂,這爺孫兩個是真能喫。

喫飽喝足後,我們三個慢悠悠的遛彎,路上還碰到一個小姑娘說什麼錢包讓人偷了,想要五十塊錢喫飯。

劉鐵柱這貨就給了人家一百,我問他看不出來這是個騙子嗎,他說自己權當積德行善了,積的是自己的德,損的是騙子陰,所以他也沒什麼怕的。

想不到這貨還有這一面。

回到店裏後,時間已經來到了八點,劉鐵柱表示不着急,自己先去睡一會,養精蓄銳纔可以幹掉女鬼。

我也沒什麼意見,他願意咋整就咋整吧,誰讓咱不會抓鬼。

時間很快,期間跟劉宗賢在店裏扯了會犢子,我閒來無聊就問他那晚喝多,口中的朋友怎麼樣了。

咱也不知道他聽完爲啥把我罵了一頓,還說我跟個老孃們一樣沒事瞎打聽事。

對此我就哈哈一笑。

十點半的時候,劉鐵柱從房間裏走了出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告訴我可以幹活了。

於是我跟劉宗賢按照他的意思,在屋子裏擺了個陣法,跟上次在王一偉家裏的陣法差不多。

爲此我還特意問了問劉鐵柱。

他告訴我道家的陣法其實都是換湯不換藥,每個陣法的佈置都差不多,區別就在於用的道具以及靈符。

我看他把準備好的白雞,黑狗,月陰血分別擺放在了東西南方向,北邊有一枚銅錢,我也不太懂這個,也看不出來什麼道道。

“嗒嗒嗒……。”

時間來到了十一點,門外掉下來了幾滴雨水。

我問劉鐵柱可不可以幹活了。

他點了點頭說可以了。

但是還有一樣東西沒有準備好。

我好奇地問他還有啥。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這個女鬼道行很深,想把她引出來很難,需要一個人做一些犧牲,一會你就去睡覺,我會想辦法讓你進入青花瓷跟他會面。”劉鐵柱對我說道。

聽到這裏我連忙搖頭,說還有沒有別的啥辦法。

劉鐵柱說我不識抬舉,裏面雖然是個女鬼,但模樣肯定特別俊俏,要不然也不可能把盧俊楠迷成那個樣子。

劉宗賢聽到這裏站起身來:“咳咳,這種犧牲的事情,要不然我來,俗話說得好,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劉鐵柱聽完二話不說就踹了劉宗賢一腳:“你真是個孫子,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小子想的是什麼,你省省吧,你的命格就是普通人,根本對女鬼起不到吸引的作用。”

劉鐵柱說完就看向了我:“但是你不一樣,你除了命格跟常人不一樣以外,你的背後還有結鬼印,所以你對女鬼有着很強大的吸引力,她也很喜歡你這樣的人。”

我撓了撓頭問他命格是不是相術學裏面的命格。

他說是但又不完全是。

我是萬萬沒想到還要去青花瓷裏會見一隻女鬼,一想到他把安俊賢還有盧俊楠迷成那個樣子,我就渾身起雞皮疙瘩,萬一這貨給我迷了,我自己切手指頭可咋整,我可是靠手指頭喫飯的人。

雖然劉鐵柱跟我說女鬼有着俊俏的面龐,但我又怎麼能不知道,那都是幻術,那女鬼真實模樣肯定長的賊特麼難看,估計就跟車禍現場差不多。

但沒辦法,事到如今我別無選擇。

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劉鐵柱告訴我,如果在夢裏遇到什麼危險,就把舌尖血咬破直接吐過去,他這裏會有反應,然後就會做出進一步的決定。

我跟他說可悠着來啊,我可不想年紀輕輕就去見閻王爺。

他讓我放心,他的命就是我的命,他還指着我的算命店帶他發財致富,迎娶白富美。

他越是讓我放心,我就越放不下心來,於是我躺在沙發上打算睡覺。

可能也是心裏想着這件事,我輾轉反則,無法進入睡眠。

劉鐵柱看到了我這裏的情況,便上前兩步,在我的額頭上貼了一張靈符。

“太上臺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保命護身。智慧明淨,心神安寧。三魂永久,魄無喪傾。急急如律令。”他默默唸道。

隨後我就感覺到我的額頭傳來一陣沁人心脾的舒爽,片刻後,我就感覺越來越困,漸漸地進入了夢鄉……。

我閉着雙眼,感覺自己彷彿在一輛高速飛行的飛機上一般,周圍的一切事物擦肩而過,我試着張開眼睛,可我的眼彷彿被黏上了哥倆好強力膠一般,無論如何都睜不開。

隨後我就聞到一股熟悉的香水味。

這香水味道就是跟我去安俊賢家聞到的一模一樣。

我猛的睜開雙眼,發現我現在置身於一個古代宅子的建築內,我躺在牀上,一旁還有兩個屏風,在我的頭上還有粉紅色的頭簾。

牆上掛着用金銀各色絲線繡着狩獵圖的帳幔,那繡工看上去十分精緻,牀上鋪着一塊同樣富麗的綢罩單,四圍掛着紫色的短幔。

正在我發呆的時候,忽然門口傳進來一陣腳步聲,我下意識的就屏住了呼吸,同時心裏提起來了戒備,心想要是進來一個像貞子的一樣的女人我就跟她拼了。

先是一雙纖纖玉手推開了木門,接着一雙修長的美,腿映入了我的眼簾。

一個身材窈窕的女人緩緩地走向了我。

只見這個女人,上身穿着白色拖地煙籠梅花百水裙,外罩品月緞繡玉蘭飛蝶氅衣,內襯淡粉色錦緞裹胸,袖口繡着精緻的金紋蝴蝶,胸前衣襟上鉤出幾道蕾絲花邊,她的耳邊掛着一對銀蝴蝶耳墜,一支漂亮的銀簪挽住了一頭烏黑的秀髮。

她長着一張俊美的臉龐,氣質也由內散發了出來。

我活了二十多年,頭一次見到如此俊俏且有氣質的女人。

怪不得盧俊楠被迷成了那個樣子,就這模樣,擱誰誰不迷糊啊。

她衝我一笑,露出來兩個淺淺的酒窩:“大郎,你醒了,快來喝藥。”

她端着手上的湯藥靠*了我。

我特麼頓時一臉懵逼,莫非我碰到了傳說中的潘女士?

我趕緊往後靠了靠,同時嚥了口吐沫:“你離我遠點啊,我可看過歷史,這個藥有毒。”

她聽到歷史兩個字後愣了一下:“什麼是歷史?夫君你又犯病了。”

“你特麼才犯病了,你是不是姓潘?”我對她問道。

女人聽到這裏愣了一下,隨後捂着嘴笑了起來:“夫君還真的暈了,連奴家的名字都記不住了,奴家姓姒啊,難道你忘記了嗎?”

聽到這裏我蒙了一下,無奈我上學上歷史課的時候滿腦袋都是下一頓喫啥,所以也沒好好聽歷史。

書到用時方恨少,這時我深刻體會到了這句話的含義。

但現在也沒辦法啊,我去哪裏搞歷史書看。

我嚥了口吐沫看了看她:“我沒事啊,喝錘子的藥。”

女人笑了笑:“夫君既然不願意喝,奴家也不會強迫,看來夫君的身體沒事了,我們可以就寢了吧。”

說完她就把手上的湯藥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接着就要去解開衣釦。

聽到這裏我更特麼害怕了。

雖然面前是一個風華絕倫的女人,沒有任何一個男的能拒絕了這樣的誘惑,但我最清楚不過啊,這是個百年修行的鬼啊,我要是圖一時痛快,保不齊我在睜眼就跟黑白無常去地府喫飯了。

不過我還是強行鎮定了一下:“我現在身體還是有些不太舒服,我想歇歇。”

女人依舊一副笑容滿面的模樣點了點頭:“夫君說什麼就是什麼,奴家一切都聽夫君的。”

這一刻我突然感受到了古代的男人就是好,女人百依百順的,而且那時候女人都講究三從四德。

當然了,現在也講究三從四德,唯獨就是跟當時有些不一樣。

如今女人的三從就是從不溫柔,從不體貼,從不講理,四德,說不得,打不得,罵不得,惹不得。

開個小玩笑,言歸正傳。

同時我下了牀,心想肯定不能在呆下去了,萬一她給我來強的怎麼辦,男孩子出門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她見我下牀也趕緊右手攙扶住了我的胳膊,衝我露出來一個甜甜的笑容:“夫君如果想去轉轉,就讓奴家陪夫君吧。”

我也沒說啥,點了點頭。我餘光看到旁邊的鏡子上,我已經不是我了,我的面孔完全是另一幅的樣子,但我肯定不是大郎,因爲大郎只有一米五多,我現在至少一米八以上,古代都講究七尺男兒,那時候跟現在的衡量尺的標準還不一樣,大概就是一米七左右,一米八的可以說是很少了。

我跟着她一起出了房間

一個碩大的院子映入了我的眼簾,有一個魚塘我挺喜歡,裏面還有幾條游來游去的魚。

我抬起頭看到院子門緊緊閉着,我豎着耳朵試圖去聽聽街道上的聲音,可什麼也聽不到。

我下意識就要往門口走,忽然她拽住了我,她的力氣很大,她衝我笑了笑:“夫君,奴家在書房給您泡了茶,我們稍作歇息吧。”

邪事兒最新章节 - 邪事兒全文阅读 - 邪事兒txt下载 - 巫門老九的全部小说 - 邪事兒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消逝的魔環   漫威神豪血神   黎明之劍   靈異直播:求求你別講了   脊蠱:從靈籠開始吞噬   武俠江湖大冒險   震驚!開局一片地,暴擊出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