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劍骨 >> 第八十一章 同燃

第八十一章 同燃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黑暗的縫隙中,多出了一縷光。

一具肉身,飄蕩在黑暗幽冥之中,不知來路,亦不知去處。

“嘩啦啦~~~”

虛無的罡風吹過。

萬丈幽冥中,再度多出兩道繚繞成影的人形光芒,隨着罡風吹拂,在這縫隙界中摺疊,逐漸從虛幻凝化成爲實質。

寧奕攤開手掌。

掌心,躺着一枚南花花屑。

勐山經歷的一切,在腦海中回映,猶如昨日,恍若一場大夢。

而掌心的南花,則是提醒寧奕——

“勐山的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

他從五百年前,帶回了一片南花花瓣!

再度望向那橫渡虛空的肉身,寧奕忽然有了不同的想法。

“南花,未必就是引人永墮的妖花。而觀摩南花者,並非只有墜入深淵一條路……”

寧奕望向那具橫渡虛空的寂滅肉身。

“若是永墮,這縫隙界,如何攔得住他?”

徐清焰來到自己哥哥面前,她伸出一隻手,輕輕撫摸額首的熒光。

這本是一個無比危險的動作。

但……徐清焰手指落下之後,縫隙界依舊一片平靜。

肉身主人似乎睡着了,面目安詳,任由女子手指撫摸額首。

徐清焰輕聲道:“比起永墮,我更願意相信……哥哥他失去了本我,變成了一個瘋子。”

這五百年來。

若沒有外界刺激,餘青水的這具肉身,便在這縫隙界黑暗虛空中漫無目的的漂浮,宛若沉眠酣睡。

人生在世,睡是小死,死是大眠。

這具肉身,已經接近於不朽不滅。

他並沒有毀滅什麼的慾望,既不像是陵月,也不像是黑蓮花袁淳……他更像是一個迷失本我的瘋子,一個自我放逐的失道者。

只是輕輕撫摸了一下,徐清焰便收回掌心。

她也不想驚動這具情況未知的肉身。

對她而言,能見到哥哥一面,知曉還有這麼一具分身活着,便已是天大的幸事。

這具肉身,就像是袁淳先生的一氣化三清。

某種意義上,可以視爲徐清客第一世的“副身”。

“他還活着,即便如今睡去了,但……以後一定會醒過來的。”

寧奕寬聲安慰,道:“這具分身,或許與在勐山,餘青水最後那句未說出口的話有關。”

“如何殺死不朽之神靈……”

徐清焰回想着大榕樹下的畫面,對於執劍者而言,那些影魚乃是揮手可滅的低階生靈,可在凡俗看來,永墮之物便相當於不死不滅的“神”。

凡人之身,如何弒神?

“同燃。”

寧奕輕輕吐出這兩個字。

這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兩個字,但經歷過烈潮的人都會明白。

在皇陵冰川。

寧奕殺死太宗皇帝,便是真真正正,以凡俗之身,弒殺神靈。

徐清焰心神一震。

原來如此……

在天都烈潮開始的五百年前,餘青水便已經想到了通往最終弒神之路的辦法。

“南花盛放,未必是壞事。”

寧奕蹲下身子,指尖綻放出璀璨的神性,縫隙界的時空未曾發生過扭曲,可如今這種感覺……實在是讓人感到久違。

在勐山,一年來,未動用過修爲。

他已經適應了凡俗的生活。

白光在黑暗中生長,生字卷化爲一抹繚繞的餘暉,將那枚南花碎屑包裹。

在黑暗之中,有一抹微光,陪伴着沉眠的餘青水。

一人一花,在這縫隙界中漂流,看起來便不再孤獨。

當初餘青水離開南疆,來到天都,選擇送給年輕袁淳一片南花。

或許,他是想給這世間留下些什麼。

如今,寧奕從五百年前取回了一片南花花瓣。

他選擇在今日種下。

“你要養它?”

徐清焰微微吃了一驚,但很快平靜下來。

她忽然明白了寧奕的想法。

“這座縫隙界,不在大隋天下,超脫物質之外。”

寧奕輕聲道:“或許這纔是南花應該生長的地方。在這裏,它可以遠離塵世慾望,不驚起俗界紛爭。若有朝一日,南花盛開……我也想,親眼看一看。”

徐清焰看着那包裹在白光中的花屑。

在生字卷的溫養下,花屑破碎,化散成根基,紮根於神性之中,緩緩汲取着養分。

當初在勐山。

南花盤踞在石臺上,汲取日夜雨露,亦可成活。

後來被花婆婆採下,開始吞吸鮮血,將宿主榨成了人幹。

再後來,被餘青水撕碎,即便留了一片花屑,亦可以頑強生長。

可見……它並非是需要多麼苛刻的栽培條件,也不一定要如惡魔般汲取眉間血。

塵世的雨露,凡俗的慾望,都是南花的養分。

這朵花,喫下了什麼,花開之時,便會綻放出什麼。

就像是一面鏡子。

映照出對面那人的好壞善惡,其實與鏡子本身無關。

“這朵花,可以照現本我……”

徐清焰緩緩挪首,笑着問道:“你想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

“是”

寧奕也笑了,只不過他頓了頓,在心中輕輕道。

“也不全是。”

……

……

“頌光明者,可見長生,可得庇護,可照輝光……”

南疆一座石山之前。

數千人靜默而立,手捧古卷。

瀑布落地,水聲轟鳴。

楚沛馭劍而行,來到這水潭之前,收起飛劍,眼神帶着驚歎,他沒有打擾這頌道的數千人,而是默默來到石山背面。

“寧先生。”

作爲整座南來城屈指可數的知情者之一,楚沛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面容不浮現出狂熱的仰慕。

聽得出來,因爲過度激動的原因,他的聲音都在顫抖。

“丁隱大人託我向您問好!”

他躬身揖禮,面容幾乎貼地。

而他的行禮對象,此刻坐在一株古木之上,身軀隱於樹葉之中,似乎捧着一卷古書,正在饒有興趣讀着。

南來城大司首丁隱,在對弈陵月的那一戰中,幾乎殞命……如果趕來的不是身負生字卷的寧奕,那麼整座大隋天下,應該只有掌握“至道真理”,可以言出法隨的周遊,能夠救下他。

不得不說,南來城很是幸運。

先前越獄引發的暴動,如今已被鎮壓。

由於“黑暗古木”的出現,南來城執法司幾位涉案最深的少司首,包括丁隱在內,都被紅拂河強迫着簽下了最高層次的保密契約。

楚沛,便是其中之一。

簽訂契約之後,某位神祕的“柳大先生”身份也就自然水落石出。

楚沛知曉幕後真相後驚得目瞪口呆,按照協議來說,有關這次“惡靈”事件的風聲如果有一絲一毫的走漏,南來城全體高層都要受到嚴查,搞不好更是要腦袋落地,可楚沛覺得自己賺大了,丁隱大人知道寧劍仙來到南來城後,激動地拍打大腿,可惜受傷太重實在站不起來……於是拜訪寧劍仙的任務,就輪到了自己。

還有,這等,好事?!

“不必多禮。”寧奕在樹葉中翻着書卷,輕聲道:“丁隱大人傷勢如何?”

楚沛笑得很開心,“寧先生不必擔心,大人只不過斷了八根肋骨而已。”

“……”

寧奕擲出一枚先前灌注過生機的普通竹簡,忍不住笑道:“這枚木簡,你帶給丁大人。每日運轉星輝之時,置放於額首位置,約莫半月,便可傷勢痊癒。”

楚沛雙手接過竹簡,微微感應了一下,神情震撼。

這小小一枚竹簡,竟然蘊藏着如此磅礴的生機?

他再度望向樹梢頭,眼中欽佩更深。

寧山主啊寧山主!

不愧是你啊……這等手段,聞所未聞。

感應到這目光,寧奕心底嘆氣一聲,有些哭笑不得。

倒也不是非要在樹上擺譜裝高人。

實在是這樹下面站着的楚沛,眼神熾熱,過分嚇人。

合上書卷,回想着南來城初見的景象,寧奕想起了一道身影。

他悠悠問道:“葉姑娘呢?”

“您是在問葉小楠?”說到正事,楚沛收斂狂熱神色,他收起竹簡恭恭敬敬道:“經歷巨靈宗一戰,再加上南來城一戰,葉小楠受傷不輕,如今正在臥榻休息。”

樹頭前輩哦了一聲,似乎準備再甩一枚竹簡下來。

楚沛輕聲道:“是心傷。”

寧奕怔了怔。

“十年前,陵月救了葉小楠一命。將她帶入執法司,兩人一組,互相扶持成長,彼此親密無間,沒有祕密。”

楚沛眼神黯淡了一些,道:“陵月背叛執法司,受到傷害最大的人,其實不是別人……而是葉小楠。”

平生最仰慕的人,卻是這世上最虛僞的人。

一朝之間,所有的信任都崩塌了。

這該是何等的心碎?

寧奕默默收回第二枚竹簡……生字卷,能治萬般肉身之傷,可卻醫不了這等心病。

“丁大人說了,若是葉小楠還願意留在執法司,那麼陵月的‘少司首’之位,便交付給她。只是……”楚沛苦笑着搖了搖頭,道:“經歷此事之後,她應該是不會繼續留在執法司了。因爲身份的不確定性,紅拂河的保密契約,她沒資格參與。”

“所以,大人您的身份,她也並不知曉。”

楚沛身後,傳來了一道溫柔的女子聲音。

“陵月……傷害了很多人。”

回頭望去。

楚沛僅僅看了一眼,便強迫自己低下頭去……那道身影實在太過於驚豔,也只能用驚豔二字來形容,彷彿有一種魔力,讓自己目光不受控制地偏移。

但,並不是引誘。

而是聖潔。

如光明一般純潔無比的璀璨。

“他們都在這裏療傷。”

徐清焰輕聲道:“勞煩你回去傳話,那位葉姑娘如果願意,可以來這裏靜養一段時日。”

劍骨最新章节 - 劍骨全文阅读 - 劍骨txt下载 - 會摔跤的熊貓的全部小说 - 劍骨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道長去哪了   詭異世界的進化大神   我修煉武學能暴擊   星河煉   冷宮簽到八十年,我舉世無敵   大俠等一等   蓋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