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琴殤上邪 >> 第二十一章 易水迷幻見血蓮

第二十一章 易水迷幻見血蓮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本站公告

就在小小剛鬆了口氣的時候,婉婉臉上的難看神色忽又消失了,眼角眉梢閃過一絲狡黠。

小小暗道不好,正疑惑她又想耍什麼花招時,卻見她轉身走向了嫣嫣那邊,站在她附近。

小小心頭疑惑更甚,隱隱覺得接下來定會有什麼不妙的事要發生,果不其然,隨後便見那水池裏,那些剛被明月琴聲吸引過去的游魚忽再次折返,向嫣嫣這邊蜂擁而至。

更讓小小驚駭咋舌的還在後頭,只見那些魚如着魔了一般,游過去不止,最後竟還高高地躍出水面。一束束騰起的水花不偏不倚正砸在婉婉的身上,霎時間便將她淋成個“落湯雞”。

婉婉似沒想到這些“喜音魚”竟然這麼暴力,愣了片刻後才尷尬一笑,替這一古怪現象解釋道:“這魚也太喜歡嫣嫣彈奏的曲子了吧,竟然都想躍出水面聽得更清楚些!”

不料剛說完,嫣嫣便投來一道古怪而又哭笑不得的目光,看得婉婉又是尷尬一笑:“嫣嫣你別看我,別爲我分心,繼續努力彈奏,一定要戰勝對面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妮子!”

嫣嫣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心道:從前和我比試,你作弊時用的那些鬼伎倆我還不清楚麼?將‘留聲海螺’用靈力烤熟,相較聲樂,喜音魚更喜歡這類熟食。所以,它們分明是衝着你手中那個香噴噴的海螺去的,它們躍出水面和我的琴聲有半分錢關係嗎?”

嫣嫣好幾次想戳穿婉婉的把戲,但一想到那個賭約,就果斷閉上了嘴,繼續專心彈奏,同時別過眼,低下頭,眼不見心不煩。

被婉婉這麼一干擾,不過片刻,明月周圍圍繞着的魚就只剩區區數尾了。

小小不知婉婉做了什麼手腳,心中氣苦,忍不住怒罵婉婉作弊,真不要臉。無奈婉婉就是死活不認,而且還反問小小,問自己怎麼就作弊了,又是如何作弊的。

小小找不到證據,只能幹跺腳。婉婉便就此事大做文章,反戈一擊,嘲諷小小這是潑婦行徑,贏不了就耍賴,隨後又故意高聲說着各種風涼話,意圖影響此刻正專注彈奏的明月。

隱藏在暗處的上官傲雪不住搖頭,最後實在看不下去了,正想要出手制止兩丫鬟作弊,卻被身旁那道身影攔住:“此曲還沒到高潮呢,這一局明月師妹未必會輸!”

上官傲雪驚訝地轉頭看向身邊那人,隨後又重新從頭到腳地審視明月,不明白這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甚至聽說還有些笨的小姑娘,旁邊那人怎會如此高看她!

眼看明月這邊的魚越來越少,而此時離這曲《高山流水》的高潮越來越近了,那人手心不覺已滿是熱汗——他剛纔的那番話語看似說得十分自信,實則連他自己也沒有十足的把握。

隨着“羽”調的響起,此曲高潮終於來到,而恰巧嫣嫣那邊,也彈奏到了高潮。

那人的心終於也提到了嗓子眼,不由在心裏默默祈禱:“明月啊明月,你可千萬不能讓我失望啊,否則我那個打算可就要落空了!”

明月此時正一心一意地沉浸在自己所彈奏的曲子裏,只覺這“易水”真是好琴,用得頗爲順手,好似它本來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一樣,越彈到後來就越是輕鬆愜意,並逐漸沉醉在這高山流水的世界裏。至於剛纔婉婉與小小之間勾心鬥角的小動作,她竟充耳未聞。

彈到高潮時,明月不知不覺便想起了咕咕,想起了從前與它之間那些極爲默契的合奏;而後曲調一變,轉爲低沉,於是她又想起她倆即將分別,不由感嘆知音稀少,今後何時才能再見到它,又或者再遇見其他的知音!

如此心念,便正合了這曲《高山流水》的曲意,境界之高已不能簡單用動聽、動人來形容了。

於是,在這曲《高山流水》的作用下,香螺此時已不能再起作用了。饒是婉婉隨後竭盡全力,再次動用靈力糾纏拖拽,可依舊沒能留住一條魚,嫣嫣這邊竟空空如也,只剩半池碧水。

反觀明月那邊,魚滿爲患,喜得小小如只小猴子般上竄下跳,喜不自勝。

那人見狀終於鬆了口氣,但旋即驚咦出聲,心中警兆忽生!

原來他忽然發現明月指下那張易水,此刻竟泛起幽幽紅光,且變得越來越亮。而在洗琴池裏,那些游魚似在這琴音的牽引下,攪動着水浪,緩緩聚成一個透明的花苞。

片刻後,池水突然變紅,就連明月全身似也受到了影響,變得愈發紅亮。與此同時,池中那個“花苞”竟開始徐徐綻放,最終綻放成一朵血蓮。空氣中隱有幽香傳來,與那動人的曲聲一樣,令人上癮沉醉。

最先受到影響的是明月身旁的小小,在那琴聲裏,只見這丫頭時而傻笑,時而手舞足蹈,大叫大跳;其次受影響的是婉婉與嫣嫣,她倆一個大哭,一個大笑,不知在經歷什麼人間悲喜事。

就連修爲遠高於三女的上官傲雪,此時竟也受到了影響,忽雙頰酡紅地緩緩走近身邊那人,伸手似是想摸摸他的臉。

那人連忙閃開,隨後也覺頭腦一陣迷糊,於是忙催動修爲,強行打破眼前這個由迷醉曲聲織就、正逐漸將他包圍的幻境,避免自身受到影響。做好這些防範措施後,他這才閃身飛向這一切的始作俑者——被紅色光暈包裹、正瘋狂彈琴的明月。

在此途中,那人忽地渾身劇顫,只因他看到一朵紅色血蓮正從那易水琴上緩緩浮現。

然而,更令他驚恐的事還在後面.....

明月醒來時,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臉焦急的小小。

小小一發現明月甦醒,便立刻興奮地大喊大叫起來,將其他人迅速吸引了過來。

第一個破門而入的是上官傲雪,率先向她投來關切的目光,看得明月心中一暖,愈發堅定了給這位大師姐做丫鬟的決心。

不過隨後,這位大師姐便柳眉一豎,冰冷視線掃了眼身後。

幾是同時,睡榻旁便傳來兩聲“啪啪”的下跪聲,明月不用猜也知,必然是嫣嫣與婉婉那兩個做錯事的丫鬟。

果聽上官傲雪冷喝一聲,教訓道:“你倆可知錯了?擅作主張,私下逐客令,此爲錯一;比試輸了倒無所謂,偏偏你倆竟敢作弊,簡直丟死人了,此爲錯二;出言不遜,缺乏教養,倒顯得是我們上官家不懂禮數,馭下無方,此爲錯三!數錯並罰,本小姐便罰你們立刻嚮明月與小小二位師妹道歉認輸,然後履行之前的承諾。另外,此後明月師妹在病中的一切事務,也都交與你二人負責,你倆要好生照顧她,以贖前愆。你二人可服這懲罰?“

兩丫鬟本以爲這回定會被小姐驅逐出洞府,不料小姐網開一面,頓時鬆了口氣,連連稱“服!”,又立刻嚮明月與小小俯首認錯。

不過隨後,她倆的眉頭不覺又擰了起來——認輸倒是沒問題,但兌現承諾......

若是讓她倆去做一些丟臉、又或者說是難比登天的事,那可就......

於是下一刻,婉婉與嫣嫣同時用乞求的目光看向明月與小小,期盼她倆能說兩件她們能夠輕鬆辦到的事。

明月微微一笑,心裏早就原諒了她們,剛想就此罷休,讓三人都有臺階下,不料小小已搶先開口。

只見她笑着看了嫣嫣一眼,吩咐了件簡單的事,說讓她打掃下洞府便可以了。嫣嫣頓時鬆了口氣,隨後又同情地看了婉婉一眼,雙手一攤,做出一副無能爲力的表情。

婉婉悔不當初,乾咳一聲,向小小連連陪笑,又是連連道歉,甚至還自掌耳光,以示自罰。

但小小並不理會,而是重複之前對待柳媚與桃夭時用的手段,頓時急得婉婉冷汗直流,最後索性閉眼,只求小小能立刻給個痛快的。

最後還是明月出言救了她,隨便給了她一件簡單的事,氣得小小直跺腳,並衝她怒瞪眼。明月笑着拉過小小的手,只說了七個字“得饒人處且饒人”。

自始至終,上官傲雪都冷眼旁觀,在旁不發一言。此時見事情處理完畢,又教訓了那兩丫鬟幾句後,正準備離開,卻被明月問及昏迷之前發生的事——

“師姐,我隱約記得不久前在彈奏《高山流水》,怎麼眼一閉一睜就躺在了這裏?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上官傲雪聞聽這話,面上頓時露出古怪的神情,同時想起關於此事,那人臨走前一再叮囑她的“保密”二字。8

琴殤上邪最新章节 - 琴殤上邪全文阅读 - 琴殤上邪txt下载 - 莫沉沙的全部小说 - 琴殤上邪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丹武雙絕   麻衣道祖   人在異界已成掌門   海賊:從扮演法海開始   神道帝尊   滿級大佬靠玄學成爲傳說   毀世修羅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