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琴殤上邪 >> 第十九章 吹面不寒楊柳風

第十九章 吹面不寒楊柳風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本站公告

面對嫣嫣與婉婉投來的將信將疑的目光,明月解釋道:“剛纔彈奏的那首《驚夢令》,其聲快而剛烈,毫無疑問會對琴絃造成嚴重的損害。西川先生自己也說過,此曲每張琴每日僅能彈奏一次,此後這琴便絕不能再彈其他的曲子了,否則琴絃必斷。所以,爲了這張名貴的蕉葉不被損毀,還請兩位幫我換張琴。”

嫣嫣聞言,眉頭一皺,因爲她並未聽說過西川先生說過這話,也有些不信這《驚夢令》竟有這等威力。可饒是如此,她依舊示意婉婉去給她換琴。

然而婉婉並不信她,已搶先冷笑拒絕:“明月,我看你就是在胡說八道!這可是張新琴,怎麼可能因爲一首曲子就斷了弦,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明月心中無名火起,卻又無可奈何。爲了贏賭約,此時她也就只能選擇硬着頭皮去彈,心想:“接下來那就速戰速決吧,我用靈力護住此琴琴絃就是了,想來短期內並不會斷絃。”

想到這裏,明月的心境逐漸平靜,冥思苦想一番後,便定下了一曲甚爲生僻的曲子。

曲目名爲《風雨飲》,乃上古時一位不知名的劍客所奏,曲聲豪放,振奮人心,抒發的是浪子在外,“一蓑煙雨任平生”的瀟灑情懷。

這本是首很不錯的曲子,可惜卻被明月演奏得磕磕絆絆,雖然曲調不錯一個,但缺乏應有的那種豪情與瀟灑,用小小的一句搖頭低嘆來形容就是“失了靈魂。”

明月明知如此,卻也無可奈何。原來當她使用靈力保護琴絃時,琴絃本身震動發出的幅度與頻率也跟着受到了影響,故聲音明顯要比原來滯澀許多,影響了最終奏出的琴音。

此曲好容易彈完,明月剛鬆了一口氣,便聽到婉婉尖銳的嘲諷響起:“我就說嘛,那張新琴怎可能在剛彈一首曲子後就斷絃,很顯然着明月是在胡說八道!”

嫣嫣微皺了下眉,沒有理會婉婉,而是點了點眉心,似在思考。不久後,她茅塞頓開,竟輕而易舉便道出了此曲的曲目。明月先是一愣,隨後暗暗佩服,對這嫣嫣刮目相看。

之後又輪到嫣嫣彈,嫣嫣彈完後,明月也很快便說出了曲名。如此又經歷了兩輪,雙方都能說出對方的曲目,形成勢均力敵的局面。

看着兩丫鬟從容自若的樣子,明月心中那種不妙的預感更強烈了。

轉眼又過了四輪,明月額上終於沁出了汗珠,靈力也因維繫脆弱的琴絃,變得不堪重負,她面上神色開始變得蒼白,嘴脣也在微微顫抖。

不過更糟糕的是,她奏出的曲調愈發不成樣子,不僅意境全無,就連旋律也錯了好幾個。

一旁婉婉幸災樂禍,忍不住又出言嘲笑:“明月,要不你先別彈了吧!你這哪是在彈曲,我怎麼聽着就像鐵匠在砸鐵,村夫在鋤石?沒的玷污了我的耳朵”

明月聞言,心中雖有滿腔怒火,終究還是強行壓下。明月懶得和她解釋,也無暇解釋,繼續抱頭沉思。

終於,明月絞盡腦汁想到了一曲,以爲這首曲子便能難倒她們,當即彈奏起來,然而剛彈了個開頭,靈力已乾涸見底。

幸而在此關鍵時刻,那股熟悉的“及時風”又吹來了,宛如“吹面不寒”的“楊柳風”,春意盎然地拂過明月的四肢百骸與五臟六腑,尤其是周身經脈。

這一刻,明月彷彿又回到了昨天,在這柔風的指引下,明月在溫故中更爲熟練地掌握了“毓靈境”的修煉之道,不知不覺間已將之前感悟到的心得消化吸收、融會貫通,實力竟破天荒提升了一階!

這可是數年來的第一次突破,如何不讓明月大喜過望,她險些就要跳起來了。

當然,最讓她狂喜的還是,明月已確認上官師姐果然在這裏。爲此,她不由全身精神一振,曲調也變得婉轉、流暢許多,不復之前小心翼翼演奏時的磕絆與滯澀。

不過,就在一曲彈畢的瞬間,那蕉葉的琴絃鏘然而斷。明月忍不住黯然嘆息,不過也就在這時,那風忽又溫柔地撫過明月的鬢髮,似乎是在柔聲撫慰。

見兩丫鬟依舊神情自若,尤其是嫣嫣,好似早已想出這曲的名字,明月心中那種不妙的感覺更甚了。

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又讓明月心中一陣喫驚與茫然。

就在那兩丫鬟準備說出曲目時,二人面上忽地一陣緊張,之後相視無語。

小小看出端倪,連忙催促二人說出答案。兩丫鬟對視一眼,沉默許久後,終於回答說不知道,有些不甘心地認了輸。

小小忍不住歡呼雀躍,明月卻在心裏感到奇怪:一奇今天二女神情似乎有些不對勁,二奇她倆這次認輸怎麼認得這麼痛快。

明月正自納悶想時,第三場比試已開始。

嫣嫣與婉婉經片刻討論後,決定將這一場比試定爲鬥琴。

在介紹比試規則的時候,兩丫鬟特意將明月與小小領到洞府內一處名叫“洗琴池”的池水旁。明月與小小沒想過,洞府裏竟然還能有池塘,剛一進去,便被裏面的佈置深深吸引。

洗琴池呈圓形,位於偏洞府內,面積極大,可容納數千人。池水清澈見底,“游魚細石,直視無礙”,宛若“空遊無所依”。池底鋪着紅白相間的鵝軟石,更增游魚的美感。

明月第一眼看到這池,便被水中那些成羣結隊的游魚深深吸引,主要因爲它們的形狀很特別,竟各不相同,唯一的相同點爲它們都是樂器。比如有的魚長成長簫狀,有的長得則像瑤琴,此外,還有琵琶、嗩吶、長笛等形狀的魚。

正當明月與小小疑惑此魚究竟是何種魚時,嫣嫣已指着那魚說出此次的比試規則:“這些魚名叫‘喜音魚’,平素以聲樂爲食,尤其喜歡進食悅耳的音樂。所以這次,我兩人只須各佔‘洗琴池’的一邊彈曲,看誰吸引到的魚多,誰是最終的贏家!”

小小又要開口,嫣嫣卻已知她想問什麼了,忙加了一句:“魚數是單數,所以並不存在魚數相同,無法判定勝負的情況!”

小小被說中心事,有些尷尬地笑了笑,接着又像一個孩子般吐了吐舌頭。

琴絃已斷,自然是要換琴的,嫣嫣當即便領明月至“絲竹藏”內挑選琴。

“絲竹藏”是此洞府中儲存琴的地方。明月一踏入此間,但被其中琳琅滿目的古琴,看得眼花繚亂。就在她準備隨意挑選張琴胡亂演奏一番時,某處隱祕角落的一張不起眼的琴,吸引了她的主意。

許多年以後,當明月回想起這件事時,多希望當時的自己能立刻毀去這張琴!8

琴殤上邪最新章节 - 琴殤上邪全文阅读 - 琴殤上邪txt下载 - 莫沉沙的全部小说 - 琴殤上邪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我真不是修仙高手   海洋求生:無限升級進化   兇獸入侵:一鍵屬性提取   龍魂戰尊   道界天下   拔劍就是真理   丹武雙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