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琴殤上邪 >> 第十六章 一曲《九遊》渺蓬萊

第十六章 一曲《九遊》渺蓬萊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本站公告

當兩丫鬟終於平心靜氣時,明月已小心翼翼地取過那張七絃“落霞”,放在桌案上,似乎準備彈奏。而在此之前,她既沒有焚香,也沒有沐浴,更沒有默禱。

在兩丫鬟看來,這樣撫琴毫無儀式感,一點也不尊重琴這一樂器,因此忍不住出言嘲諷:“嫣嫣姐你看看,虧某些人還被稱作是‘大宗師’呢,卻連最基本的彈琴禮儀都不懂!”

紅衣丫鬟嫣嫣極爲配合地掩口輕笑,同時丟來一個鄙夷的眼神。

明月不以爲意,頭也不抬地答道:“隨心所欲是我的琴道,所以在我看來,這些繁文縟節根本不重要,能將琴彈好、不糟蹋了它,那纔是對它最好、最大的尊重!”

這一番話綿裏藏針,看似是在解釋,實則語帶雙關,暗諷兩丫鬟不會彈琴纔是在真正地糟蹋琴,聽得兩女臉上青一陣白一陣,一時又不知該如何反駁。

少頃,嫣嫣若有所思,婉婉則只能連連冷笑。

兩丫鬟以爲明月接下來就要彈了,誰知她只是將那張“落霞”拿在了手裏,左看看右看看,時而撥撥琴絃,時而又揉揉琴軫,然後又上看看下看看,好似怎麼看也看不夠一般。

見此情形,嫣嫣再次陷入沉思,婉婉則再次掩口低笑,並和嫣嫣竊竊私語:“嫣嫣姐你看,那‘土包子’看琴的樣子真好玩,她怕是從沒見過這麼好的琴吧?所以看得呆了、傻了吧?”

藏在暗處的兩道人影見明月此狀,同時微笑點頭。

那女子道:“看來,明月師妹已經聽出這張‘落霞’並未調好音。而她之所以選這張琴,我看就是爲了幫忙調音的,而非因爲品相差,這些話不過是爲了氣我那兩個不知天高地厚、不成器的丫鬟的。”

說這話時,女子雙目灼灼地盯着明月手中之琴,心中忽對那曲即將彈奏的《九遊》多了幾分期待。一旁那道身影,卻神情自若,面色平靜。

當最後一根弦調畢,明月緩緩吐出口濁氣,雙手微屈,終於開始撫琴。

“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沒有”,當第一、第二個音符憑空亮起時,兩丫鬟幾乎同時一怔,身體僵在原地,目瞪口呆。

嫋嫋琴音裏,依稀可見一座蓬萊仙山拔海而起,高聳入雲接霄漢。隨着琴音拔高,意境也愈發高亢與曠遠,蓬萊忽然變得越來越小,最後成爲茫茫滄海里的一顆粟。

接着,連她們自己彷彿也成了一粒粟,隨波逐流,任意東西。可即便渺小,那又如何?依舊可以踏着波浪,遊盡蓬萊附近的四海八荒,看遍九天各個角落,逍遙無拘!

縱情遨遊中,她們彷彿見到了蓬萊附近形形色色的海中靈獸、各種各樣的奇花異草。這些花草靈獸,綻放着五彩霞光,交相輝映,卻又各自相安,一同懸浮在水中水上,享受着溫暖的日光浴。

眼前這幕靜謐安詳的景象,真讓人流連忘返,,一日欲九遊!

一曲一世界,可就在兩丫鬟徹底沉浸在這片琴音世界時,這曲《九遊》忽於高亢處鏘然落下,戛然而止。

兩丫鬟對此意猶未盡,卻又無可奈何,畢竟這是一首久已失傳的殘曲,並不完整。

她們本就站久了腳軟,此時整個身體不由自主地隨這聲走低的顫音下墜,險些軟倒在地上。所幸及時扶住了巖壁,這纔沒有出醜。

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有幾回聞?婉婉仍舊在回味,忍不住想讚一聲“好曲子”,然而那個“好”字剛說出口,就被嫣嫣掩住了嘴,剩下那兩字就這樣被噎在了喉嚨裏。

嫣嫣乾咳幾聲,裝出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神色平淡地說了句:“彈得也不過如此,能湊合着聽吧!”

嫣嫣此時只想早早了結此事,這樣兩邊都不至於太丟臉,誰料小小早猜到她會這麼說,竟然早有了準備。

只見她忽從懷中取出一面鏡子模樣的東西,然後將靈力注入其中。下一刻,令人驚訝的一幕發生了,那面鏡子上隨後竟然出現了一段清晰的影像,正是兩丫鬟剛纔聽曲時魂不守舍的癡迷模樣。

“不過如此?湊合着聽?那剛纔又是誰聽得這般如癡如醉?”小小笑着反問。

明月認得這面鏡子,知道它並不是面普通的銅鏡,而是一件靈器,名“留光鏡”。其用途正如其名,可用以存儲影像,留住一段事件的光影。

小小嫌兩丫鬟臉色還不夠難看,不等她們回答,又加了一句:“明月你看,那‘土包子’聽琴的樣子真好玩,她怕是從沒聽過這麼好聽的琴聲吧?所以聽得呆了、傻了吧?”

這段話以牙還牙,正套用了剛纔明月仔細看琴時婉婉對她說的那句嘲諷的句式。兩丫鬟頓時掛不住臉了,均是咬牙切齒。

婉婉冷笑道:“明月,想來你不過是僥倖看過那首《九遊》,又僥倖彈過它幾次,這才能熟練地把它彈奏出來。可若論琴樂方面的才能,你終究要遜色我們不少,畢竟我們可是得到了上官師姐的真傳!”

她故意咬重“上官師姐”這四個字,企圖以此來壓小小與明月一頭,逼迫她倆就範認輸。

明月神情猶豫,小小卻忽然變得大膽囂張起來:“某些人明明彈得沒我家明月好,偏偏就是死皮賴臉地不肯承認。更讓人鄙視的是,她明明只是一隻狐狸,卻偏偏要狐假虎威,沒的丟了你家小姐的臉!”

婉婉大怒,剛要開口反駁,卻被嫣嫣一個眼神止住。後者看向明月,忽然微笑開口:“圖逞口舌之利毫無意義,明月,你可敢和我比試一番?”

嫣嫣這話說得極爲自信,明月正猶豫要不要應戰,小小卻忽然開口,無視明月連使的眼色,毫不猶豫地替她應下。

嫣嫣面上喜色一閃而過,立刻就要開始,卻被小小阻止:“若單單這麼比,只定個輸贏,那太沒意思了!”

“你待怎樣?”嫣嫣疑惑地問。

“不如咱定個賭約,贏者可以讓輸者做任何事,如何?”小小如此回答,見兩丫鬟面有難色,於是又補充了一句:“當然這些事,絕不會涉及生死。你們不會不敢賭吧?”

明月聽到這裏,明顯一愣,隱約覺得這一幕有些熟悉。忽然心念一動:“莫非上官師姐已經回來了?這又是上官師姐暗中指使小小這麼幹的?”

明月越想越覺得就是這樣:想來上官師姐這麼做,是爲了借自己的手,好好教訓一下那兩個放肆的丫鬟。

爲驗證這個猜測,明月開始用眼角餘光密切關注小小的動靜,果然發現她的眼睛時不時會瞥向某座屏風。爲此,她越發確定上官師姐其實早就回來了,而且現在就藏在那座屏風的後面!

想到這裏,明月的膽氣頓時更足了,覺得自己這次穩操勝券。她深知以上官師姐的琴樂造詣,關鍵時刻肯定會暗助自己的,更何況,自己本就擅長這琴道。

兩丫鬟用眼神迅速交流了一番後,當即答應立此賭約。

明月立刻進入正題:“不知我二人接下來比試些什麼?”

“這次比試,共分三項內容......”嫣嫣口角噙笑,答道。8

琴殤上邪最新章节 - 琴殤上邪全文阅读 - 琴殤上邪txt下载 - 莫沉沙的全部小说 - 琴殤上邪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兇獸入侵:一鍵屬性提取   龍魂戰尊   道界天下   拔劍就是真理   丹武雙絕   麻衣道祖   人在異界已成掌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