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琴殤上邪 >> 第十五章 堪嘆蕉霞受焚煮

第十五章 堪嘆蕉霞受焚煮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本站公告

明月的倔脾氣立刻就上來了。

若是被上官師姐這般趕出來,明月絕無怨言,可眼下卻是兩個瞞着她們主子、作威作福的丫鬟,是可忍孰不可忍!

於是,明月倔強地肅立在洞府門口,說什麼也不肯走。就連習慣退讓的小小這次也咬咬牙,沒有離開。

沒多久,洞府門無聲地開了。原來是那兩丫鬟悄悄查看門外的動靜,在對上門外兩女冰冷的目光後,立刻又把洞門給闔上了,自始至終都沒給她倆說話的機會。

又沒多久,那綠衣丫鬟忽自洞府內出來,衝她們冷哼一聲後,接着又裝模作樣地斂衽了一番,然後徑自離開,不知去幹什麼了。

明月與小小原本張了張嘴想說話,但見到這丫鬟倨傲的表情後,到口的詢問又強行嚥了回去。

明月暗想:這兩丫鬟剛纔肯定撒謊了,上官師姐肯定不久後就回來,我們不如就在這裏恭敬等候。自作主張下逐客令,等師姐來了,就有她們好受的了!

那綠衣丫鬟很快又回來了,她朝洞門敲了敲,裏面那紅衣丫鬟立刻開門。明月注意到這兩丫鬟對視一眼後,忽然同時笑了。

明月暗叫不好,隱約意識到剛纔出去的那丫鬟很可能是去想辦法拖延上官師姐了,不知想了什麼法子,師姐說不定今天就不回來了。

明知如此,明月卻無可奈何,只能聽任洞門轟然關上。

但要她即刻離去,心中所存的一絲僥倖心理又讓她留下了。畢竟剛纔想到的那些都只是猜測,萬一她倆前腳剛走,師姐後腳就來了呢?師姐到時候未免會錯看她們,誤認爲她們沒有耐心。

不知不覺已到了正午,明月與小小依舊恭敬肅立在洞府門口,頂着炎炎烈日,等待上官師姐歸來。

在此期間,那兩丫鬟已多次開門查探她們的情況。

她們故意在門內嬉笑打鬧,不知從哪裏聽來明月與小小每次年比成績都墊底等醜事,指桑罵槐,似是想氣走她們。

過了正午,洞府內又傳來濃郁的食物香味,有各種山珍海味,都是她們聞所未聞的,饞得兩人直流口水,肚子不爭氣地咕咕叫了起來。自然,這聲音又引得洞府內兩丫鬟毫不遮掩地哈哈大笑。

可無論那兩丫鬟使盡全身解數,怎麼氣她們,兩人就是不走。

兩丫鬟用畢午飯後,許是無聊難耐,忽又彈起了琴。

對於明月而言,她好琴如命,“寧可一日無肉,不可一日無琴”。故當琴聲響起的剎那,她頓時精神大振,一掃腹中飢餓之感,隨後整個人都沉浸在了樂曲中。

一曲奏畢,明月微微點頭,聽聲辨琴,讚道:“一張是‘蕉葉’,另一張是‘落霞’,材質都絕佳,都是好琴!”

言及此,她心念一動,看了眼小小,忽然來了個轉折:“只是可惜啊可惜啊!”明月故意不住地嘆息搖頭,而恰巧洞府內此時隱約傳來兩丫鬟相互吹捧琴技的馬屁聲。

小小早已成了明月肚裏的蛔蟲,一看眼色就立刻明白了好姐妹的意思。她素知明月是懂琴的行家,正巧剛纔被這兩丫鬟氣得不輕,此時見反擊的機會來了,如何肯錯過!

只聽小小當即故意問道:“明月,你在嘆息什麼?又在可惜什麼?”

明月故意又嘆了幾聲,方徐徐答道:“我在嘆息這兩人所彈之曲只得形似,卻不得其神。這首曲子就這樣被糟蹋了,真是可惜啊可惜!“

“原來如此,難怪我也覺得這曲子彈得就像街邊乞丐在唱《蓮花落》,”小小忙又補了一刀,“的確很可惜,可見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彈琴的,否則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暴殄天物!“

兩女一唱一和,說得很大聲,故意打臉洞府內那兩個正彼此吹捧的丫鬟。

果不其然,裏面很快傳來一聲冷哼,隨後門“碰”的一聲開了。

兩丫鬟氣勢洶洶從洞府內衝出,叉着腰,態度蠻橫,尤其是那名綠衣丫鬟:

“是誰在大放厥詞,說這曲子被我們糟蹋了,說我們彈得像《蓮花落》?”

“你們懂什麼叫琴嗎?不懂就不要在這裏大言不慚,說的好像自己是個彈琴方面的大宗師似的!”

明月並不着惱,不急不慢地回答:“兩位姐姐,剛纔我們並沒在大言不慚,只是實話實說而已,兩位彈的曲子,真的是......”

明月已決定好好氣她們一氣,假裝在糾結措辭。一旁,小小極爲默契地接口:“不堪入耳!“說完,明月與小小同時掩口而笑,而這一言行徹底激怒了兩丫鬟。

綠衣丫鬟是個暴脾氣,衝上前就要動手,卻被紅衣丫鬟給攔住。

那紅衣丫鬟眼珠一轉,忽然很謙恭地問:“如此說來,你二人果然是宗師人物了,不知二位大師可否告訴我等,剛纔我倆彈奏的是何曲子?”

明月暗自點頭,暗贊這紅衣丫鬟頗有心機,絕不是剛纔那個無腦的綠衣丫鬟可比的。

原來她兩人所彈的曲子是一首極爲生僻的曲子,而且還是殘曲,極少有人知道它的名字。這紅衣丫鬟料定明月與小小絕不知這首曲子的名稱,因此才故意這樣相問,只爲能在她們答不上來時,藉機羞辱她們,而這也將順勢推翻她們之前做出的所有負面評價,從而給己方重新找回場子。

然而可惜的是,她遇到的是明月。平素修煉累了的她,最喜歡做的就是翻那些老舊的曲譜。又恰巧這曲子很特別,那日她看的時候特意留意了一下,故而就記下了。

小小看了眼明月,見明月微微向她點頭,心中頓時大定:“宗師不敢當,但至少能聽出剛入門的琴手的技藝水平,略作點評一二。”

紅衣丫鬟呼吸爲之一窒,顯然被氣得不輕,許久後才緩過氣來,說道:“如此,還請二位賜教,剛纔我等所奏的那首曲子叫什麼名字!“

明月深深看了一眼紅衣丫鬟,平淡的眼神與言語都直擊她眼中的冷笑與勝券在握:“此曲乃一首殘曲,繫上古琴仙天成子所做,名《九遊》,取九次遊蓬萊之意。曲風清新脫俗,但在你二人奏來,明顯多了幾分沉滯,頗不合此曲原有意境,所以我說糟蹋了這首曲子!”

紅衣丫鬟眼中的得意瞬間土崩瓦解,神色明顯一怔,隨後是掩飾不住的驚訝,似是在問“你是怎麼知道的?”、“你又怎麼可能知道?”

綠衣丫鬟終於忍不住了,瞪着兩女,上前一步,咄咄逼人道:“你行你來彈,我看你如何不糟蹋這首《九遊》!”

紅衣丫鬟此刻已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也附和道:“婉婉說的對,你彈好了我倆心服口服,若彈得不好,哼哼,不瞞你說,我倆這琴技可是我家小姐親傳的!你看不清起我們的琴藝,那就是看不起我家小姐!“

明月一聽這番高明的話,不覺對這紅衣丫鬟又高看了幾分,心中暗叫厲害。尤其是最後那句,直接將她四人的小事瞬間升級爲對上官師姐是否尊重的問題。

若是不彈這首曲子,會被說她心虛,同時也就說明她倆之前的評價都是一派胡言,自己不尊重上官師姐的言行板上釘釘;所以,她就只剩一條路,彈奏此曲,而且還要彈得比她倆合奏要好,讓她倆徹底無言,儘管彈好了,她倆未必就會心服口服。

幸而明月一開始就做好了彈此曲的準備,主要因爲以她對這兩丫鬟琴藝高低的判定,明月極自信能穩操勝券,有信心比兩人彈得好數倍。

明月眼睛眨了眨,當即毫不猶豫地應下:“若是彈得不好,我倆聽憑你家小姐發落!”

但就在這時,小小卻攔住了她們:“你倆就打算這樣讓大宗師去比?這就是你家小姐的待客之道?”這話以牙還牙,再次將上官傲雪牽扯進來,且語帶機鋒,“大宗師”三字暗諷紅衣丫鬟剛纔那句言不由衷的誇讚,聽得那紅衣丫鬟面上一紅。

綠衣丫鬟婉婉則有些疑惑:“那要如何比?這又和我家小姐有什麼關係?”

小小解釋道:“我倆現在還餓着肚子呢,而你倆卻已經喫飽了,這樣比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紅衣丫鬟立刻使了個眼色,婉婉很不情願地取來兩盒糕點,扔給了她們。

明月與小小並不在意婉婉的粗魯行徑,因爲早已習慣。她倆接過就開始大快朵頤,邊喫邊贊:“這‘天穹頂’的伙食可真好,就連糕點都能做出這麼多花樣與味道。”婉婉聽後,低罵了聲“土包子”。

喫飽喝足後,紅衣丫鬟便要明月隨她去琴庫選琴,不料被明月平淡的一句話噎了個夠嗆:“我隨便哪張琴都可以,就用你那張品相相對較差的‘落霞’吧!”

兩丫鬟同時連連點頭,咬牙切齒地連道了數個“好”字。

冷不防小小在旁又補刀:“大宗師的琴藝,你們這些入門琴手可要拭‘耳’以待哦!”

兩丫鬟搖搖晃晃,這次險些被氣得吐血。8

琴殤上邪最新章节 - 琴殤上邪全文阅读 - 琴殤上邪txt下载 - 莫沉沙的全部小说 - 琴殤上邪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拔劍就是真理   丹武雙絕   麻衣道祖   人在異界已成掌門   海賊:從扮演法海開始   神道帝尊   滿級大佬靠玄學成爲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