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琴殤上邪 >> 第十三章 山有木兮木有枝

第十三章 山有木兮木有枝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本站公告

明月告訴咕咕,她第一次看到慕容鈺,是在八年前。

那年的他和她,都只有九歲。

她平平無奇,年年都是個拖油瓶。而他——

年比鬥榜公佈後,那少年以年比第一的優異成績第一次成爲全宗矚目的焦點,然而讓人震撼的還在後面——不久後爆出,他竟是本宗掌門師尊座下唯一的關門弟子!

除此之外,存在於那少年身上的耀眼光環還有很多很多,不可勝數:比如他是整個修真界最年輕突破“毓靈境”的修者,也是最年輕突破“煉器境”的修者,更是第一位創造史無前例的奇蹟、以“煉器境”越境戰勝“融器境”的修者......

當然,那個小小的少年最吸引她的,還是他身上展現出來的某些品質,如待人接物時的彬彬有禮、溫文爾雅、謙虛平和、不驕不躁等等。

總而言之,那年的他留給明月的印象極好——明月覺得他是個天資絕頂、品德優秀的謙謙君子。同時,對她而言,卻也是隻能仰望、不可觸即的遙遠存在。

情不知所起,明月不覺之間,便同其他懷春少女一樣,逐漸被他所深深吸引。此後,她開始想方設法地瞭解關於慕容鈺的一切。比如他最喜歡什麼飲食,最喜歡去哪裏以及他的過去等等。

那個人曾指點過她的修煉。儘管他此前並不認識自己,可他依舊教得那樣的仔細,並且對她提出的所有問題,也均做出耐心細緻地講解,有時甚至還不厭其煩地演練示範。並不像其他同門那樣,簡單幾句就敷衍了事,問題就只解答一次,當問第二次時便以她“笨”爲藉口,搖頭嘆息離去。

即便已過去了多年,可明月依舊對那天的那次指點,記憶猶新,至今仍能回憶起那時的每一個細節,包括他穿着什麼衣服,一舉一動如何等等,這些都被她牢牢刻入了腦海裏。

但可悲的是,也許那個人早就不記得她了,她會和同樣被他指點過的其他普通女弟子一樣,被忘記,更何況,她還是其中最笨的那個!

是啊,的確,在他身邊不乏顏值與資質都勝她千萬倍的“紅顏”,她又有什麼資格被他記住?

曾經,看着那些能與他平等對話的女弟子們,她的眼裏滿是羨慕,卻沒有一點兒奢望與嫉妒。因爲她有自知之明,只求能偶爾遠遠看上他一眼,如此便知足了。

有關他的每次年比她都會去看,哪怕再忙再累。她會偷偷、牢牢地記下比賽的每一幕,以便無人時或撫琴時,一遍遍在腦中回放與回味。

她很喜歡那個人點到爲止、從不傷人的比試風格。而且,那個少年得勝時不驕不躁,那股超然物外、彷彿贏的那個人根本不是他的平靜姿態,更令她心折傾慕。

淡泊恬靜,如詩如畫,縱使極盡這世間所有的讚美之詞,怕也無法描繪出那個翩翩美少年在從前的她心中萬分之一的完美;然而就在今天,她歷時多年精心刻畫在心底的這一完美徹底破碎了!

明月呆呆望着咕咕身後不遠處的江水,暗想:或許它原本就是破碎的,就如眼前這輪水中的月亮,在水波掩飾下一直無瑕無垢,直到風起了.....

“咕咕,你知道麼,”明月忽然語帶鄙夷,冷笑道:“我沒想到那個慕容鈺,竟會如此不堪!以前是我錯看他了,被他的漂亮皮相迷惑住了,又或許是因爲他太狡猾、太會掩飾了。這廝好色虛僞,不辨是非,就是個十足的僞君子。以前我肯定是瞎了眼,癡情錯付,我好恨我自己......”

明月侮辱慕容鈺時,咕咕的神色再次發生了變化,眼中竟閃過一絲慍怒,小爪子則攥緊成拳,下一刻似乎就要給眼前某個在它看來完全是在胡說八道的“八婆”,狠狠來上一擊。

不過,當看到這小姑娘眼中露出的失望與悲傷神色後,它很快又咧嘴、掩口笑了。那笑容很古怪,可惜淚眼婆娑的明月並沒看到。

直到咕咕接連發出好幾聲“咕咕”的怪叫,明月的複雜思緒才被打斷。當她疑惑地投來目光時,忽看到小浣熊正向竹林深處奔去。

明月不解何故,只得尾隨其後;咕咕故意放慢腳步,方便明月跟隨。

走了不知多久,明月隱約看到竹林深處,似盤膝坐着一人。看身形,竟然是個男子!

玉女峯一貫都是女子修行的地方,男子不得入內,自本宗創宗伊始,便有宗規如此明確的規定,違反者將送與宗門內刑法司嚴懲。

如今這裏竟然出現了男子,這叫明月心中如何不驚?

明月準備悄悄過去,一探究竟,但就在這時,眼前忽然一花,再仔細看時,哪還有什麼人影?再低頭去看咕咕時,竟然也不見了那小傢伙的蹤影。

明月心中不安,四處尋找咕咕。好在那小傢伙不久後,又不知從哪裏冒了出來。

只見它夾着尾巴,舉止蹣跚,有種被天敵追趕、狼狽而逃的灰溜溜感覺;可仔細一看,眼中卻帶着只有人才會有的詭異的笑,邊走還邊看向林中某處。

明月大爲不解,下意識問它是怎麼回事。

小浣熊似乎聽懂了她的話,又似乎沒有,但嘴角的笑意卻更濃了,投來的目光裏則明顯多了幾分親近,彷彿此刻已把她當成了自己的主人。

隨後,咕咕忽然吹奏了一段曲子,似乎出自一首上古情歌,對應的歌詞是,“遙遙一水間,脈脈不得語”。不過,這簫技和之前所奏相比,相差何止霄壤,就像不是它吹的一樣!

明月正自疑惑,好在咕咕停頓了片刻,發出一聲奇怪的哀鳴後,再次續曲。這次它似乎恢復了狀態,高超的簫技又回來了。

聽着聽着,明月恍然發現,剛纔聽到的那段曲子竟是這首《逍遙遊》的開頭,因爲錯了幾個音,所以纔會被她聽成是另一首曲子,只當是馬有失蹄,咕咕剛纔失誤了。

《逍遙遊》曲風,取“逍遙”之意境,是一首極爲歡快的曲子。明月當即自以爲明白了咕咕的用意,吹這首曲子無疑是想安慰她,卻沒細想,這小傢伙剛纔爲何要帶她來這裏。

明月下意識撫摸了摸咕咕的頭,令她驚訝的是,這次小傢伙竟頗爲順從地任由她愛撫,不僅不再甩毛避開,甚至還用頭親暱地蹭了蹭她的手。對此,明月十分開心,雖然不解這是爲什麼。

這一曲奏畢,天色已不早了,明月只得向咕咕道別。

臨走前,明月忽想起自己決定要去玉女峯頂峯的事,而一旦去了那裏,就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看不到這小傢伙了,心中頓時一陣黯然。

她用悲傷的口吻把這事告訴了咕咕,咕咕先是一愣,隨後將簫輕輕舉起,又吹了起來。

“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它這次吹的是首送別曲,名叫《陽關三疊》。音調時而婉轉低沉,時而激昂豪放,曲盡離別之苦,但又不乏“向前看”的樂觀態度。

明月沉浸在曲聲中,不知不覺又開始撫琴相和,渾沒注意到咕咕此刻吹奏得很心不在焉,雙目正望向身後的竹林,嘴角勾起一個意味深長的笑。8

琴殤上邪最新章节 - 琴殤上邪全文阅读 - 琴殤上邪txt下载 - 莫沉沙的全部小说 - 琴殤上邪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海洋求生:無限升級進化   兇獸入侵:一鍵屬性提取   龍魂戰尊   道界天下   拔劍就是真理   丹武雙絕   麻衣道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