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琴殤上邪 >> 第五章 誰解狂妄立賭約

第五章 誰解狂妄立賭約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本站公告

果不其然,沉默只持續了片刻,柳媚和桃夭兩姐妹同時勃然大怒,氣勢如山,朝明月肆無忌憚地壓去。

不過,礙於大師兄慕容鈺在旁,她們倒也不敢立刻發作、動手,只能怒目而視,用眼神將這個剛剛胡說八道、公然侮辱她們、揭露她倆與大師兄曖昧關係的“賤人”,千刀萬剮!

她們含怒的等待並沒有持續太久,只因那個剛剛與她倆眉來眼去的心上人頗爲善解人意,很快便用淡然的口吻,給她們提供了一個絕佳的動手機會:“很好很好,那比鬥即刻開始吧!”

小小緊握着的手心不覺間已捏出汗來,她頗爲擔憂地瞥了眼面上沒有絲毫表情變化的慕容鈺,心想:這慕容鈺貴爲本宗大師兄,這些年來,從來都只有別人討好、讚美他的份,何曾被人如此指責、羞辱過?換成是自己,也會怒不可遏的。

想到這裏,小小暗暗叫苦不迭:“完了完了,明月這回得罪了大師兄,日後還不得吃不了兜着走。”於是,她開始在心裏盤算此戰之後,該如何與大師兄修復關係,如何讓那兩姐妹不再爲難她和明月。

然而此時想這些,似乎有點不合時宜——

兩姐妹已做好開戰準備,一前一後配合,極爲默契地將她和明月的前路與後路均封死。

雙方大戰在即!

既知今日必敗,明月心裏反而沒了任何的負擔,目中忽射出兩道決絕的戰意。此刻的她,已下定拼死一戰的勇氣與決心,發誓絕不會讓這兩姐妹贏得太過容易!

就在此戰一觸即發之時,幾名旁觀的女弟子忽然一咬牙,從人羣裏擠出,齊齊向大師兄行禮求情。

一名身材微胖的女弟子恭敬說道:“大師兄大人有大量,還望這次不要同明月師妹計較。她就是這麼個爆脾氣,但人品不壞,平時與人爲善。日後,我們這些做師姐的一定對她好生管教!”

另一名膚色極爲白皙的女弟子則道:“明月與小小師妹區區‘毓靈境’修爲,如何打得過兩個‘煉器境’的聯手?不如讓她們向柳媚和桃夭兩位師妹以及大師兄您道個歉,認個錯。我們今後一定監督明月和小小師妹勤學苦練,不再讓掌門師尊擔憂。大師兄,您看這樣如何?”

剩下的幾名女弟子也都齊聲拜倒求情:“懇請大師兄饒過兩位小師妹!”

明月萬沒想到事到如今,竟然還有同門甘願冒着得罪柳媚、桃夭兩姐妹,甚至是大師兄的風險,替她倆這兩個“吊車尾”求情,心中不由大爲感動,卻不知該說什麼話來感謝。此刻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牢牢記住每一張求情的臉,日後好湧泉相報。

慕容鈺似乎也沒想到,竟會有人站出來替明月與小小求情,平淡的神色裏終於有了一絲的波瀾。那幾名下跪的女弟子見狀,以爲事有轉機,忙拉着明月也讓她下跪認錯,又向一旁傻站着的小小不停地使眼色。

明月本下定決心,寧死也不向那“酒色之徒”服軟,可當對上師姐們懇求的目光時,心終究還是一軟,不忍辜負她們的一片好意,只得一咬牙,朝那三人一言不發地跪了下去,目蘊屈辱的眼淚。

柳媚與桃夭見到這一幕,心中大爲痛快,慕容鈺則是沉吟不語。兩姐妹尤不知足,見慕容鈺有息事寧人的意思,不由衝他撅起了嘴,柳媚則向他拋去一個撒嬌的媚眼。

這兩姐妹本就生得國色天香、雪膚花貌,再如此一搔首弄姿、刻意勾引,簡直......那幾名跪着的女弟子心中不由都是一緊,忽有種不祥的預感——她們這次似乎白求情了,明月也白跪了!

然而,令她們萬沒想到的是,真正讓慕容鈺沒有改變主意的並不是這對姐妹,而是另一個她們萬萬沒想到的人——

小小!

就在慕容鈺即將開口、一錘定音之時,小小忽然站了出來,身影單薄卻言辭囂張:“明月,我倆沒有做錯任何事,爲何要向那柳媚與桃夭下跪道歉?”

明月一愣,疑惑地望向小小,忽覺得這小小像是突然變了個人,變得比之前更從容自信,甚至可以說是霸道跋扈。不僅明月,其他女弟子也有同樣的感受,目光中閃過疑惑,但更多的卻是擔憂。

已有女弟子低聲勸小小少說兩句,和她們一起跪下,也許此事就這樣揭過去了,不料卻被小小斷然拒絕。更讓她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隨後竟然朝着柳媚和桃夭二女比了箇中指,冷笑道:“這場比試,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你倆不要太得意!”

小小這話一出口,全場再次陷入一片寂靜中,之後人羣再次沸騰了起來。

兩姐妹身邊,有女弟子率先毫不客氣地嘲諷道:“某些人不要太自負了,沒有實力卻在那裏大放厥詞,小心最後自個掌了自個兒的臉!”此言一出,頓時得到不少女弟子的贊成與附和。

但更多的女弟子,卻是在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小小,其中有人甚至在暗暗爲小小默哀嘆息,懷疑這小妮子莫不是被嚇傻了。

明月也嘆了口氣,下意識摸了摸小小的額頭,想看看她有沒有發燒,如果燒壞腦子的話,可要立刻送到本峯的“醫療閣”裏去及時治療,避免留下後遺症。然而,明月的好心卻換來了小小一個大大的白眼。

小小的狂妄徹底激怒了柳媚與桃夭,二女不氣反笑:“傻丫頭,你剛纔說什麼?輸贏還不一定?所以你的意思是,這一戰,你們兩個‘毓靈境’,有把握贏我們兩個‘煉器境’的?小小,究竟是誰給了你這麼大的膽量說這話,就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慕容鈺則是摔杯大怒,冷笑道:“放肆,你也太不知天高地厚、太囂張、太狂妄了吧?區區一個‘毓靈境’三階的修者,竟然敢向‘煉器境’的修者大放厥詞!你以爲你是誰?”

小小絲毫不懼,一字一句地認真回答道:“回師兄,我是‘竹小小’,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就叫‘竹小小’!”

明月聞言,以手扶額。這下連慕容鈺也被氣笑了,連說了兩個“好”字,便揮手示意柳媚、桃夭二姐妹立刻動手。

兩姐妹早就躍躍欲試、想揍明月和小小這兩“賤人”了,此刻聞言,二話不說,撩袖子便上。然而,她倆剛上前一步,卻被小小抬手大聲阻止:“且慢!”

“又怎麼了?有話快說,有.....咳咳,那個啥快放!”兩姐妹異口同聲地咆哮道。

原來今日她倆想教訓明月和小小二女,卻接連數次被各種事打斷動手,心裏早就憋屈得想要跳崖了。她倆此刻,就只想趕緊收拾完這兩賤人,然後好去和大師兄談情說愛,可偏偏就是有人不想讓她二人如願。

小小彷彿沒看到兩女殺人的眼神,不慌不忙地道:“就這樣比試,單純打鬥,未免太無趣了,即使我們贏了,也就只是贏了,可惜沒有什麼好處......”

柳媚、桃夭不耐煩地打斷道:“那你想怎樣?”

見兩女上套,小小目中閃過一絲喜悅,但很快又被她很好地掩飾過去,以致正處於浮躁狀態中的二女,對此並沒有絲毫察覺。

小小兩指捏了捏下巴,思索片刻後答道:“不如我們加點彩頭,立個賭約吧?”

“什麼賭約?”桃夭疑惑地問。

“這次比試,如果我和明月輸了,那我倆便爲你二人各做一件事;反之,若我們贏了,你二人同樣也要滿足我們兩個要求。”小小有意無意向某處看了一眼,之後解釋如此道,邊說邊觀察二女的神色。

桃夭聞言,面上立刻露出不屑之色,就要答應,卻被柳媚悄悄制止。

小小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以爲柳媚要拒絕,好在柳媚只是提了個問題:“做任何事都可以?”

小小松了口氣,點頭道:“當然,任何事都可以,在場諸位師姐們,都是見證人。“

見柳媚還在思索權衡,小小笑道:“怎麼?莫非你一個‘煉器境’的,害怕我們這兩個區區‘毓靈境’修爲的?”

這招激將法果然有效,柳媚聞言冷笑三聲,一口應了下來:“好,一言爲定!”

明月大急,想阻止這個賭約卻已來不及了,只得重重地跺了跺腳。她剛想責備小小几句,卻看到小小一副穩操勝券的表情,還衝她自信地眨了眨眼。8

琴殤上邪最新章节 - 琴殤上邪全文阅读 - 琴殤上邪txt下载 - 莫沉沙的全部小说 - 琴殤上邪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丹武雙絕   麻衣道祖   人在異界已成掌門   海賊:從扮演法海開始   神道帝尊   滿級大佬靠玄學成爲傳說   毀世修羅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