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70後的青蔥歲月 >> 第399章 (801-802)那段難分難捨的情

第399章 (801-802)那段難分難捨的情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您可以在百度裏搜索“70後的青蔥歲月小說網”查找最新章節!

“林先生,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承蒙您的幫助,我有機會去新加坡留學讀書了,所以也很想了解一下新加坡的華人文化,我們有着共同的媽祖文化,閩南文化,這讓我對新加坡這個國家感到格外得親切。”

“我跟你表哥初先生是合作伙伴,我們在中國還有一家合資公司,我很高興跟初先生合作,而且我們一直合作得非常愉快,而且,我們之間相處得也非常好,我很看好你的未來。所以,你這個忙我一定要幫的。”

林先生很真誠地跟我吐露了他的心聲,他的真實想法和感受。這讓我也備受鼓舞,對能去新加坡留學更加有了信心。

林先生說回去後就先給我發邀請函,讓我抓緊時間去辦理護照,彼時,我們國內對辦理護照還是控制得挺嚴的,不可以隨意辦理。必須要有國外的邀請函。

林先生說以前給他在福建的親友辦理過,聽說是辦理護照比較複雜,所以叮囑我幾句。

辦理好護照後,就可以拿着林先生髮給我的邀請函去在北京的新加坡駐中國大使館,申請簽證了。先申請商務簽證,過去後,他再帶我去學校,讓學校出文件,帶我去新加坡移民局辦理學生簽證。

聽起來程序好複雜,不過我已經急不可耐地期待開始了。

阿剛明天要走了,晚上叫着晨哥一起在海員俱樂部餐廳喫飯,給阿剛送行。阿剛猶猶豫豫地問我能不能再叫一個人一起,我看他那吞吞吐吐的樣子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可以啊,不過她休班嗎?”我微笑着看着阿剛問。

“我問一下,看她能不能出來,”阿剛開心地跑去吧檯打傳呼了。

“阿剛找誰啊?”我們都沒說名字,把晨哥搞得有些莫名其妙。

“唉~,一會兒還是讓阿剛自己跟你說吧,神神祕祕地,我都沒搞明白情況,”我猶豫再三,感覺這事還是讓他們自己說,自己挑明吧。

我跟晨哥換了個話題,跟他聊起這兩天跟六哥在一起的收穫,當然也提到了林先生,提到了林先生回國後就要幫助我辦理赴新加坡留學的事宜。

晨哥聽了很高興,很支持我的決定,我也趕緊感謝晨哥,不是那天晨哥給指出一條明路,我也許還在沒白沒黑地忙活我們的小酒吧。

這就是朋友的作用,思想的力量。人生的轉變就是一瞬間,那個叫緣分的東西起了很大的作用。

阿剛回來了,一臉失望的樣子。我看着他無語,心裏邊估計到了答案。

“她說請不下假來,不過來了……”阿剛看着我,有些失魂落魄地說。

“哦,那又怎麼樣?跟我和晨哥就不能好好喝杯酒,好好告個別了?還沒怎麼樣呢?就開始重色輕友?”我笑着跟阿剛打趣到。

“我,我也沒怎麼樣吧?”聽我這樣一說,阿剛可能也覺察到了自己失態,極力微笑着掩飾自己內心的失落。

“來!坐下吧阿剛,你最應該期待的其實應該是海超,我這個旁觀者都能看出海超對你這個兄弟有多麼地關心和在意。”晨哥揮手招呼阿剛坐下,準備給阿剛倒酒。

“嗯嗯,是的晨哥,這個我懂,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阿剛看了我一眼,再晨哥旁邊坐了下來。

“晨哥,阿剛是心裏有事了,不那麼單純了,哈哈,不過兄弟還是好兄弟!”我替阿剛下了定語,做了總結。

“呵呵~,唉~”阿剛不好意思地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人就是這樣,肚子裏有事的時候是沉不住氣的,沒喝幾杯酒,阿剛就上了頭,趁着晨哥上洗手間的功夫,自己主動地摟着我的脖子開始坦白了。

“海超,有件事我得跟你說,”阿剛看我沒啥反應,又問了我一句,“你不是我的好哥們兒嗎?怎麼也不問問我怎麼了?”

“我這不是在洗耳恭聽嘛,”我抬起頭,看了阿剛一眼,“你拿我當哥們兒,自然會跟我說,否則,我問你,你也不一定跟我說真話,對吧?”

“嗯嗯~你太瞭解我了,”阿剛被我說得有些愣神,一個勁兒地點着頭。

“說吧,到底什麼情況?你想怎麼樣?”我掏出煙來,彈出一支,遞給阿剛,替他點燃,然後自己叼在嘴邊,也點燃了。

“我,我喜歡唐曉紅,不!不是喜歡,是愛得不得了,一天看不見她,就渾身難受,六神無主,我感覺,我不能沒有她,我從來沒有這種感覺,就,就是這樣……”

阿剛可能這些話憋在肚子裏很久了,一旦開了口,就像爆豆一樣,噼裏啪啦說個不停。

“嗯嗯,我明白你的心意了,可是,唐曉紅呢?她什麼意思啊?”我吸了口煙,向前吐出了一個大煙圈,然後轉頭盯着阿剛的眼睛問到。

“她?我能感覺到她也喜歡我,但不像我這麼熱烈,”阿剛看出來是在跟我實話實說,這與我心裏邊預料到的情況差不多。

“怎麼看出她喜歡你了?他跟你說了喜歡你?”我不屑地追問着阿剛。

“她挺喜歡跟我說話的,那天出去逛街,是我約她去的,她也跟我去了,還有昨晚唱歌,她不是也跟我跳舞了?”

阿剛像是在跟我描述情況,但更像是自己在說服自己。

“哦,那阿剛你怎麼想的?你想怎麼樣?”我笑着看向阿剛,其實我也很理解阿剛,只是很多年找不到阿剛這種感受了,內心像觸電一樣,我已經好久沒有過這種感覺了。

“我想過完春節再回來,我要去海上酒店應聘,我要天天跟她在一起,”阿剛沒看我,而是看向牆上的一幅畫,對着那幅畫在喃喃自語。

“那麼遠,從廣州再跑回來?阿剛,我好容易幫你搞到的飛機票,你自己也出了那麼多的力,”我從側面提醒着阿剛慎重考慮這件事。

“嗯嗯,我知道,海超你爲我費了很多的心,可是,海超,你知道我此刻的心情嗎?你瞭解我心裏這種火燒火燎的感受嗎?”

因爲剛纔也喝了不少酒,阿剛抓住我的胳膊,有些激動地大聲說。

“嗯嗯,我懂,咱慢慢商量。”我拍了拍阿剛,小聲說。

(802)

“海超,那你說我該怎麼辦?你是我的哥們兒,總不能眼睜睜看着我這麼難受吧?”阿剛自己端起酒杯,又猛地一口乾了,然後兩隻眼睛瞪得溜圓看着我。

“冷靜點,我也不是沒經歷過,懂得你此時此刻的心情,”我安撫着阿剛。

“這樣,阿剛,你是我的兄弟,其實唐曉紅也是我多年的兄弟,我希望你們都能開開心心的,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嗯嗯,我跟她在一起最幸福,”阿剛開始一根筋地考慮問題了。

“所以啊,這事得問問唐曉紅的意思,她感覺跟你在一起幸不幸福,你要問問她,讓她替你做決定。”

我看着阿剛委屈的樣子,平靜地說。

“嗯嗯,”阿剛點了點頭。

“你不能一廂情願,大老遠就這麼跑回煙海,你跟唐曉紅好好聊聊,走之前不能聊也不要緊,回廣州後,你們不都留的傳呼機號碼嗎?唐曉紅的電話你也知道,可以先溝通好。把彼此的心意看明白,再做決定吧。”

“嗯,我懂了,我現在就去給她打電話,我可等不了回廣州那麼久,”阿剛說完就站起來又走了。

“哎,阿剛,又幹嘛去了?”這時,恰巧晨哥回來了,看到阿剛的背影,納悶地問我。

“哦,他又去打傳呼了,回來了晨哥,那麼久,喝這麼點,不至於吐去了吧?”我笑着問晨哥。

“哪兒啊,去洗手間碰到了幾個老同事,在另一桌喝酒,非得把我拽過去,這不喝了一瓶纔給放回來,”我看到晨哥臉上也帶着紅暈了。

“今天怎麼沒看到王琳琳啊?”我本來還想叫王琳琳一起,去辦公室也沒看見,外面大廳也沒有,問總檯的服務員,說是王經理休班了。

“哦,琳琳有幾天沒看到了,休班了吧,好像休了好幾天了,”晨哥回答到,“我聽說,好像跟我們酒吧那個小夥有點感情方面的糾葛,最近好像彆扭了,具體不知什麼事,那個小孩也不來上班了,聽說要自己做生意。”

“哦,哎,都是感情惹的禍啊,來晨哥,不管了,咱哥倆兒喝一杯!”我舉起酒瓶給晨哥倒滿。

“海超!”我和晨哥剛喝完,就聽到阿剛從外面一邊喊着我,一邊跑了進來,滿臉的開心,興奮的勁頭跟剛纔出去時是天壤之別。

“怎麼樣?”我回身問了句。

“她答應了,答應我一會兒下了班就過來,”阿剛抓住我肩頭晃着說。

“再開心也別晃悠我的肩膀啊,快坐下說,別這麼激動,不至於吧,”我笑着提醒阿剛。

“嗯嗯,我說了,要跟她好好談談,明天就要回廣州了,不談就沒機會了,她終於答應了。”阿剛大口喘着氣,難掩心中的喜悅之情。

“那就好,唐曉紅知道我在這裏嗎?”我追問了一句。

“知道,我跟她說了,在海員俱樂部餐廳,就晨哥、你還有我,咱們三個人,她知道。”阿剛使勁點了點頭。

“嗯,好吧,那喝一杯吧,看樣子是有門了,來吧!”我給阿剛把酒倒滿了。

“哈哈,多謝海超的鼓勵!”阿剛開心的樣子跟剛纔截然不同了。

“嗯嗯,加油啊,阿剛!祖國人民盼着你打勝仗啊!”晨哥很少這麼激情地開玩笑,可能跟剛纔出去喝的那瓶酒有關,也許也是找到了當年跟趙姐吐露心聲時的感覺。

我告訴阿剛等唐曉紅來了後,就少喝點,喫完飯,單獨找個地方,或者去晨哥的酒吧也可以,很安靜,還暖和,現在也沒什麼客人了。很適合表達自己的心情。

晚上也別喝酒了,第二天一早,我找朋友的車去機場送他,別喝多了,第二天誤了飛機。

阿剛連連點頭稱好,感謝我替他考慮得周到細緻。並說在煙海最大的收穫就是認識了我這個好哥們兒。

我笑了笑,別有深意地說,“現在不一定了,也許有更大的收穫了,加油吧!”

“哈哈~,”阿剛會心地朝我笑了起來,“不管到什麼時候,你都是我在煙海最好的哥們兒!”

阿剛坐不住了,又穿上羽絨服跑出去等唐曉紅了,我跟晨哥聊起了過去的事情,聊起了美東,聊起了原來晨哥酒吧的同事于晴。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得知美東去美國後,一直也沒有聯繫,晨哥很感慨地說,“在國外生活不易啊,不跟在國內是的,沒事還有個心情跟哥們兒朋友聚一聚,喝杯酒,出去了就是拼生活,拼命地活着,也許美東過得很辛苦,不那麼如意,其實也沒有那麼多時間和心情寫信吧。”

“是啊,我起初也是納悶,感覺我們兄弟關係那麼好,怎麼出去後就一點信也沒有了呢,你這麼說,我有些理解了。”

我聽了晨哥的分析點了點頭說。

“我們酒吧原來那個同事于晴,你認識的吧?”晨哥提起了于晴。

“嗯嗯,我知道,個頭不高,好像好久不見了,結婚以後就沒再見過。”我回想着說。

“唉~對啊,結婚不久就成天吵,離婚了,于晴那個人那麼高傲,一離婚也不願意來上班了,聽說後來去了日本,我以前也聽說過她在日本有親戚。”

晨哥提起于晴不禁嘆了口氣,跟我談起了內情。

“哦,這樣啊,我說好長時間都沒有看見她了,我記得當初她對你挺有好感的,對吧晨哥?”我笑着問晨哥。

“現在可別這麼說了,”晨哥把食指豎在嘴脣上,小聲提醒我說,“咱倆說說算了,別跟別人再說了,傳到你嫂子耳朵裏,我又有的受了。”

“哈哈~,看樣趙姐在家裏是領導啊?”我笑了起來。

“嗯嗯~,你嫂子帶孩子不容易,是不是,早就別給人家添麻煩了,再說也都是沒有的事,我確實跟于晴也沒什麼。”晨哥偷偷笑了笑,小聲說。

p爲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399章(801-802)那段難分難捨的情)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p

p喜歡《70後的青蔥歲月》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p

70後的青蔥歲月最新章节 - 70後的青蔥歲月全文阅读 - 70後的青蔥歲月txt下载 - 無懼前行的全部小说 - 70後的青蔥歲月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蒼翠時空   我要做文娛之王   諜海王牌   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   我家師姐要上天   大叛賊   腐爛國度之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