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總裁偷偷潛上癮 >> 第五百二十一章:大結局:此生不散

第五百二十一章:大結局:此生不散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h1

第五百二十一章:大結局:此生不散

/h1

“很快你就會知道了。”秦越親了親許安然的臉,有些上了癮,蹭着她不肯離開。

“注意點,大家都在這裏呢!”許安然嬌羞的瞪了秦越一眼。

“我們什麼都沒看見。”顧美人很沒有誠意的用兩隻小胖爪子捂住自己的眼睛,只是指縫大開。

“都老夫老妻了,還怕別人看!”秦越將許安然抱緊,在許安然耳邊用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控訴道,“這些天,那玩意可很不安分,我可沒少被折騰,你說,你要怎麼補償我?”

林夢那個女人在身邊呆了這兩天,對他身心都造成了極大的折磨,情蠱那玩意,可真要人命,哪怕是肢體接觸,那蟲子都恨不得在他心上鑿個洞出來。

“說什麼呢!懶得理你,我去看看邵東。”許安然說完站起來,走向關押邵東的一個小房間。

“去吧,我也去會會邵恆。”秦越大方的說。

“我跟你一起。”顧燕回看向秦越。

“那我陪媽咪一起。”顧美人自告奮勇,拍着小胸脯豪氣的說:“爸爸跟爹地放心,我一定會看好媽咪的。”

這人見人愛的小模樣,立刻引來大家忍俊不禁的笑聲。

“想去就去,廢話那麼多!”許安然沒好氣的捏了一下女兒的小圓臉。

邵東對許安然的到來並不意外,他其實是一直在等着許安然。

只不過,對許安然身邊的顧美人,他倒是好奇的打量了幾眼。

“這就是那個孩子?”

“是的。”

“沒想到,竟然活下來了。”邵東嘆息。

“你當然不希望我活下來了!不然也不會策劃當年那場車禍了。哼!”顧美人不客氣的瞪着邵東。

“微微,別亂說。”許安然捏了捏女兒的小手,說道。

“媽咪,人家纔沒有亂說!”顧美人嘟着小嘴,不滿的抗議,“爹地查到,當年那場車禍,是他跟徐嫣兒合謀的,那個蔣麗萍親自招供的。他們想要借車禍除掉我,嫁禍給爸爸,讓你徹底對爸爸死心,只不過,後來徐嫣兒違約,想要殺了你免留後患,才造成了當年的慘狀,所以,你根本不需要因爲當年的事對這個男人心存愧疚,他都是自己找的,自作作受!”

“你……”許安然不敢置信的看着邵東,看着邵東一臉默認的模樣,心知女兒說的都是真的。

“沒錯!我就是想要殺了這個孽種,想要你對秦越徹底死心!許安然,我難道對你不好嗎?這麼多年,我爲你付出這麼多,你爲什麼就是不肯留在我身邊,不肯跟我在一起?爲什麼你眼中只有秦越!”

“你想要殺了我的孩子,這就是你所謂的對我好?”許安然冷笑,看着偏執的沒救的邵東,突然覺的,什麼都不需要多說了,而她對邵東原本的一點點殘留的愧疚感激,也都因爲剛纔女兒的話煙消雲散,一點不剩。

許安然拉着女兒的手離開,身後傳來邵東瘋狂的大叫:“許安然!你給我回來!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神經病!”顧美人撅着小嘴罵了一句,然後又對着恰巧從邵恆房間裏出來的秦越比了個剪刀手:“爸爸,搞定了!”

秦越走過來,抱起女兒,捏了捏她的小圓臉,然後看向許安然:“都結束了?”

“嗯,徹底結束了!”許安然如釋重負的笑笑,上前緊緊的抱住秦越的腰,一家三口相偎在一起。

“你們快看,那是什麼地方?好美!”上了飛機始終充當背景的陸驍此刻尖叫道。

許安然順着陸驍的目光看下去,發現下面有個小島,這個小島的造型很是奇特,從高空俯瞰,竟然是兩顆連在一起的心形。

“好漂亮!我要下去看看!上面肯定也很漂亮!”顧美人興奮的大叫。

“下去看看。”秦越對開飛機的羅一說了一句。

“是。”羅一連忙開始準備降落。

等離地面越來越近的時候,羅一說道:“大少,龍少在下面。”

“嗯,大概是來接人的。”秦越不動聲色的回了一句。

那邊,顧燕回不知道對邵恆說了什麼,飛機降落的時候,龍澤不但接到了邵恆,邵東這一對父子,還得到一份意想不到的證據,他匆匆掃了一眼之後,震驚的睜大眼睛,然後顧不上其他,又匆匆的帶着人離開了。

臨走的時候,將一個價值不菲的盒子交給許安然。

“這是什麼意思?這次抓捕行動的獎賞?”許安然看着手中精緻的盒子,開玩笑的問。

“收下吧,結婚禮物。”秦越笑着說。

“結婚禮物?是不是有點晚?我們都結婚好久了?”

“不晚,婚禮明天才開始。”

“明天?”許安然驚訝,然後四周看了看,發現四周張燈結綵,景緻非凡,忍不住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知道我知道!”顧美人大聲說道:“這是爸爸跟爹地給媽媽的驚喜!surprise!”

“你不是喜歡小島婚禮嗎?”秦越笑着問。

“可是,這也太……”許安然沒想到,自己只不過是一句話,秦越竟然當真了,她對這個男人的醋意又有了新的認識!

“你不會是讓人特地將這個島弄成這個造型的吧?”

“不喜歡?”秦越皺眉,“不喜歡心形,還可以有別的選擇。你畫個樣子出來,明天婚禮之前,我讓人弄好。”

“喜歡,喜歡!”許安然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這傢伙要不要這麼敗家,這麼勞民傷財啊!

“你喜歡就好。”秦越親了親許安然的臉。

明天就是婚禮,許安然只要等着美美的做個新娘就可以,什麼事都不需要她操心,因爲這島上可是有兩個王牌大總管。

一個是萬能特助羅一羅大總管,一個是趙霖趙大總管,兩人聯手,將所有的事情都打理的井井有條。

“那個,羅一也就算了,趙霖,到底是怎麼回事?”許安然聽到趙霖在外面幫忙打理的時候,不解的問。

“你以爲,陸驍真有那麼大本事,找到藏飛機跟救生船的地方?”秦越好笑的問。

“所以,你是說……趙霖?”許安然不敢置信。

“趙霖一直是顧燕回的人。”秦越揭開謎底。

“僞裝的可真像啊!連我都被他騙了!”許安然想起永恆島上趙霖屢次說錯話惹秦越不快的事,禁不住感嘆。

“大舅子手底下的人,個個演技都不賴。”秦越不知道是褒還是貶的說了一句。

許安然想起同樣演技爆棚將邵東父子騙的團團轉的顧鐵,默默的點頭。

不得不說,這些傢伙個個深藏不露。

許安然休息了幾個小時,被方曉曉他們在門口給吵得頭疼,只得起來放他們進來。

方曉曉挺着個大肚子熱情奔放的朝許安然撲過來,嚇得一邊的傅晉心肝亂顫。

“祖宗哎!你可千萬小心着點,不帶你這麼玩的!”

“放心吧!我好着呢!”方曉曉說完又想豪氣的拍拍肚子,被傅晉眼明手快的給抓住手整個人抱住。

方曉曉是做船來的,一路上游山玩水,心情簡直像是放飛的小鳥,好的不能再好,一來就帶着小妖林葉,郭子珍寧倩她們一大羣人來騷擾許安然了。

許安然就沒見過這麼精力旺盛的孕婦,精力旺盛的讓一羣人頭疼。

這些人進了許安然的房間就不想走,東拉西扯了半天,話題主要圍繞許安然跟顧美人,尤其是方曉曉,痛斥許安然沒良心,竟然這麼天大的事也瞞着她,揚言非要好好跟許安然算賬,結果不等實施,就被殺進來的秦越將所有的計劃胎死腹中,而後又在秦大少的高壓電眼下灰溜溜的找藉口開溜了。

“女兒呢?”許安然好笑的看着好友們離開,沒發現女兒的影子,問道。

“文老跟黃阿姨他們都來了,那小傢伙現在估計收禮收到手軟了。”秦越想起剛纔看到女兒在一羣長輩中八面玲瓏遊刃有餘的樣子,禁不住感慨。

這小人精,才這麼點就這麼厲害,長大還了得?

聽到文老跟黃阿姨也來了,許安然立刻坐不住了,想要去看看,結果卻被秦越攔住了,“我大舅,想要見你一面。”

他這次來,是專門爲傅鋒傳話的,“你要是不想見,就不見。”

秦越當然還是捨不得爲難許安然的。儘管對方是他大舅。

許安然猶豫了一下,說:“那就見一面吧。”

進了會客廳,許安然就見傅鋒坐在那裏守着一杯茶,臉上的表情複雜,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傅先生。”許安然叫了一聲,然後在他對面坐下。

傅鋒聽許安然這一聲稱呼,臉上露出幾分羞愧與失落。

他仔細的打量了一番許安然,說道:“我是來道歉的。”

“你不欠我什麼。”許安然搖搖頭。

“我……”傅鋒被堵了一下,滿肚子的話,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

沉默了一會之後,他說道:“剛纔帝都那邊傳來消息,徐家老太爺已經去了,據說是拘捕,自盡了,徐家也有很多人被抓了,還有蔣家,徐嫣兒的兩個舅舅都被抓了,哦,對了,還有還有傅雪梅,傅雪梅也被抓了,秦浩不是秦國瑞的親生兒子,秦老太爺氣的中風住院了,秦國瑞也在接受調查,具體怎麼樣,還不知道……”

“所以呢?”許安然打斷傅鋒的話,問道。

“你媽媽的仇,報了。”傅鋒感慨一聲。

“嗯。”許安然沒有什麼誠意的點點頭,應了一聲。

這些,都是在意料之中的事,龍澤這個人雷厲風行,這件事牽連太廣,必須快刀斬亂麻,而且還有顧燕回的人暗中幫忙,這收網的速度自然不會慢了。

“那天在私人會所,我跟你父親爭吵,現在想起來,常常後悔,當年是我誤會他了。”傅鋒說完,站起來鄭重的朝許安然鞠一躬,“對不起!”

鞠完躬之後,發現許安然臉色有些不好看,他動了動嘴脣,卻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嘆口氣,轉身離開了。

因爲傅鋒提及了徐鴻達,許安然整個晚上心情都有點鬱郁的,秦越知道她心裏想什麼,晚上睡覺的時候,抱着她安慰好一會也不見她心情好轉,之見她強顏歡笑。

“然然,如果,徐叔叔還活着,你會不會給他個彌補的機會?”

“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人都不在了!睡吧,我累了,明天還要早起。”許安然說完,閉上眼睛不想再開口。

秦越揉了揉許安然頭頂的髮絲,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然後關上燈。

黑暗中,許安然沒看到,他嘴角露出的狡猾笑意。

第二天,許安然一大早就起來了,化妝穿衣造型,折騰了近兩個小時。

陸驍揹着許安然出門,整個陣容龐大的伴娘團簇擁着她來到宴會現場,然後站在紅毯上。

“下面有請我們的新娘挽着她父親胳膊,在父親的陪伴下,隆重登場。”司儀站在臺上大聲宣佈。

父親?許安然被吵的鬧哼哼的腦袋成了瞬間安靜下來,耳朵裏像是聽不到任何聲音了,只除了徐鴻達走近的腳步聲,一下又一下,沉穩有力!

“這是……”傅鋒喫驚的一下站起來了。

“大伯,你淡定點!”傅晉拉着傅鋒的胳膊讓人坐下,然後說道:“我大表哥怎麼可能讓人在私人會所裏殺人嫁禍大表嫂,不過是將計就計而已。”

“那……那天,我明明看到……明明看到棺材裏的人是……”傅鋒找不到自己的舌頭了,結結巴巴的說。

“那點雕蟲小技,我都可以辦到,有什麼難的?”只不過是找了個跟徐鴻達體型相似的屍體而已。

“這……”傅鋒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但是臉上激動的表情泄露了他此刻的心情,“秦越這個臭小子,瞞的也太緊了!”

“這有什麼,我大表哥這次可是連我大表嫂都沒說呢。”傅晉給了傅鋒一個你可別自討沒趣的去找秦越那傢伙的麻煩,跟我大表嫂相比,你排位都不知道靠後到哪裏去了。

“臭小子!”傅鋒看出傅晉的意思,沒好氣的拍了他一巴掌。

那邊,許安然眼睛已經紅紅的了,視線模糊,就連徐鴻達也是忍不住老淚縱橫。

父女兩個淚眼想看,誰都沒有說話。

小花童顧美人拉着常常的裙襬手有點酸,歪頭從許安然身後冒出來搖頭晃腦的背了一句酸詩:“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唉~”

噗!

傅晉最先忍不住看着古靈精怪的小外甥女不厚道的笑了起來。

顧美人不客氣的瞪了傅晉一眼,然後催促站在臺上的司儀:“還要不要繼續啦?人家的胳膊都舉酸了!”

被小傢伙這麼一鬧場,氣氛頓時炒了起來,許安然輕輕的擦了擦眼淚,朝徐鴻達伸出手去。

徐鴻達激動地上前跨了一步,將許安然的手纏在胳膊上,然後在音樂跟衆人的掌聲中朝秦越走了過去。

眼淚再次落下來,許安然透過淚光看向不遠處那個一身燕尾服的男人,他英俊的面容在她眼中時而清晰時而模糊,但是,此刻他臉上那抹帶着寵溺與幸福的笑意深深的刻在她的心裏,此生不散。

總裁偷偷潛上癮最新章节 - 總裁偷偷潛上癮全文阅读 - 總裁偷偷潛上癮txt下载 - 冬小白的全部小说 - 總裁偷偷潛上癮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我在東京沉睡了千年後   開局十倍收益   我媽帶我去修仙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仙界第一臥底   重生之修羅歸來   從海賊開始遊蕩諸天的幽靈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