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柯學養貓人 >> 第42章 組織的籌碼

第42章 組織的籌碼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聽完琴酒的話,增山遠表面上神色沒有任何變化,實際上內心已經泛起了驚濤駭浪。

他在羣馬縣臥底的時候就已經查到了他姐姐的確是池田松抓的沒錯,但是將她姐姐送檢,裁判所的審判,以及監獄裏無數次拒絕她姐姐重新檢驗DNA的請求,這一切的一切更明顯背後都有比池田松能量更大的人操縱。

後來隨着增山遠取得了池田松的信任,他一點一點的接觸到了這個案子的真相,知道了池田松是連接笛口家和三原家的紐帶。

三原家幫池田松是因爲池田松“破獲”了連環綁架案,找到了綁架殺害三原家小公主的犯人,三原家投桃報李。

而笛口家呢?

增山遠調查的時候發現雙方一開始沒有任何利益關係,笛口家就好像是憑空出現要幫池田松上位的,這一點非常奇怪,要是池田松早就認識笛口家的人,還會只是一個警部嗎?

再加上增山晴當初明顯不正常的判決程序,所以增山遠纔會懷疑笛口家的人就是連環綁架案殺人案的真兇。

只是增山遠的懷疑並沒有直接證據,更不知道具體是笛口家的誰動的手,現在琴酒直接告訴他,兇手是笛口晟的兒子笛口川彌,增山遠的第一反應居然不是懷疑,而是有些相信了。

增山遠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知道現在自己之所以會相信琴酒的話,是因爲先入爲主的影響,在沒看確切的證據之前,絕對不能輕易的下結論。

琴酒那邊在看到增山遠能這麼快的冷靜下來,眼中閃過了一絲讚賞。

組織那邊拿到的增山遠的檔案是警視廳保存的那份,也就是增山遠爲了去羣馬縣臥底,公安那邊配合搞出來的假檔案。

上面的信息半真半假,有關增山遠自身的能力都是真的,身份信息卻都是假的。

但是組織的能量不是一個笛口家能比擬的,笛口家挖掘不到的東西,在組織這裏卻不是完全搞不到的。

增山遠那份名爲諸伏遠的檔案實在太優秀了,於是琴酒動用了一些手段,挖掘到了增山遠的真實身份。

但也僅限於此了,畢竟公安也不是喫素的。

不過對組織來說,有增山遠的真實身份就已經足夠了。

他們很快就鎖定了在東京開寵物店的增山遠,並讓宮野明美去臥底,看看增山遠是不是真像檔案中記錄的這麼優秀。

隨着滅門案,墜樓案接連被偵破,組織通過宮野明美得以確認了增山遠的優秀。

但是琴酒對宮野明美的能力並不放心,這纔有了第三次測試。

琴酒出手策劃了一起雨夜殺人,讓伏特加將計劃交給平田三郎。

然後增山遠還是完美解決了這起事件。

至此增山遠的能力得到了琴酒的認可,於是琴酒開始動用了組織的關係,調查了一下當年的連環綁架案。

知道了增山遠的真實身份後,增山遠去羣馬縣的目的就是擺在明面上的,組織自然會從這方面下手。

組織這邊很輕鬆的就查到了增山遠和池田松之間的仇恨,同時知道了增山遠去羣馬縣的原因。

然後組織繼續深入挖掘,同樣找出了笛口家和池田松的不正常關係。

順着這條線,組織繼續調查,最後他們查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每次發生女孩綁架案的時候,笛口晟的兒子笛口川彌總在羣馬縣。

雖然沒有其他證據,但這個應該也已經足夠了。

掌握了這一線索後,琴酒就在等增山遠和宮野明美攤牌的這一天。

按琴酒的想法增山遠如果能殺掉宮野明美那是最好的,如果他沒有下殺手,這就表示增山遠還不夠冷血,還在信奉着警察那一套,爲此琴酒也給他準備了一份大禮。

“怎麼?增山遠,你不相信綁架案的真兇是笛口川彌?”琴酒面無表情的問道。

“證據呢?”增山遠反問道。

琴酒隨手將一份文件遞給了增山遠,增山遠打開文件快速瀏覽了一遍,上面是連環綁架案發生的時候對應着笛口川彌所在的位置。

每一次有綁架案發生笛口川彌都在羣馬縣。

只要這份文件上的內容都是真的,增山遠就能百分百肯定綁架案絕對和笛口川彌脫不了干係。

“文件的真實性你可以隨便調查,絕對沒有一點錯誤。”琴酒淡淡的說道。

增山遠沒有回答,只是把文件裝進了口袋。

組織輕而易舉的就查到了增山遠廢了兩年功夫都沒能查到的東西,至此增山遠對安室透提議的驅虎吞狼已經完全認同了,他深吸一口裝出一副糾結的表情問道:“無功不受祿,你們要我做什麼?”

“不急,我們還有一份大禮送給你,這是最近公安內部的一些資料。”說完琴酒又把一份文件交給了增山遠。

增山遠接過文件臉色大變,上面赫然記錄了最近公安內部對笛口一家的暗中布控,這說明公安內部也是有組織的人的。

不過從布控的詳細程度來看,這個人的身份地位應該不高,離他和安室透都差一大截。

但這也是很可怕的事情了,誰知道公安裏面除了這個人以外,還有沒有其他暗線?

琴酒看到增山遠變了臉色,嘴角微微上揚:“看起來你很驚訝?”

增山遠這才意識到自己剛纔有些失控了,不過好在琴酒並不知道自己在公安內部的身份,這一點增山遠可以肯定,這是對他同事的信任。

“我知道,你跟公安達成了某種協議,這纔會配合他們的行動去羣馬縣警署臥底。

但實際上公安不過是在利用你,你應該覺得害死你姐姐的兇手就池田松吧?然而公安一開始的目標就是池田松背後的笛口晟。

他們早就知道你姐姐被害的真相,卻一直在矇騙你,增山遠,你不應該相信他們,你應該相信我們,能幫你報仇的只有我們!”

增山遠不得不承認,琴酒一番話說的極具煽動性,要不是有關笛口家的事情是增山遠自己查出來的,說不定他已經信了琴酒的話。

柯學養貓人最新章节 - 柯學養貓人全文阅读 - 柯學養貓人txt下载 - 飛躍c的全部小说 - 柯學養貓人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我從海賊開始連通異界   開局人間體   我在東京沉睡了千年後   開局十倍收益   我媽帶我去修仙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仙界第一臥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