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歡迎回檔世界遊戲 >> 一百九十章·“人類的未來”

一百九十章·“人類的未來”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呂樹朝他揮手,並作了個手勢。

蘇明安知道,那個手勢的意思是“關閉直播”。

之前幾天一直沒時間和這人聊聊,現在倒是有了點時間了。

蘇明安關閉了直播間,想看看呂樹要主動和自己說些什麼。

“十分鐘,邊走邊說。”他看了眼系統時間:“時間拖得越久,我越怕那羣被抓起來的人出現暴動。”

“我在一本書上曾經看過一段話。”呂樹說。

蘇明安看着他。

“——只有當人類相互間產生依賴,並且有相互的需求將他們聯繫起來後,奴役關係才能形成。”呂樹說。

蘇明安愣了片刻,而後用着一種全新的眼光注視着呂樹。

“這就是你想了十多天想要和我說的?”

“現下的一切規則,似乎都是爲此邁步的。”呂樹說:“人們的依賴在越來越明顯,對於榜前玩家亦是,對於第一玩家更是。在他們不知道權重佔了多大的情況下,他們會下意識相信積極的一面,相信能爲全體人類爭取進度條的你能夠站到最後——他們在依賴着你,哪怕因此有着很多細碎的言語出現,那也是你被絕大多數人看見且信任的證明。”

“……所以,你是在安慰我?”

“不,我是在說實話。”呂樹說:“蘇明安,你是個好人,爲了引領絕大多數人,讓他們依賴於你,信仰於你,相信你絕對不會失敗——這對你的完美通關絕對有幫助。你無需在意其他人怎麼想,因爲你是絕對的未來。”

“任何人都需要評議,無論是否接受。”蘇明安看着他:“聽着這些言論與信息,哪怕絕大多數都是噪音,也有值得借鑑的地方在。站在這麼高的位置上,並不意味着我需要與所有人脫節——那隻會讓我離着這些人越來越遠。”

“其次。”他搖了搖頭:“並非帶領他們,便需要奴役他們——呂樹,雖然看得出來,你的這些話經過了精心準備,但我還是要說……謝謝你,但你還是什麼也沒懂。”

他說着,跟上一旁的輝書航。

呂樹在原地站了片刻,而後很快跟上了他。

“我的意思是……”呂樹說:“有些事情,如果你不方便出面,我可以代替你去做。”

“什麼?”

“對那些人下手。”呂樹說:“你沒有必要去面對那些人憤恨的目光——他們根本什麼也明白。這種無聊的事,我代替你去做。”

蘇明安轉頭,問輝書航:“那四百人現在在哪?”

“申戈里亞大山谷。”輝書航輕輕地說:“因爲平地圍着不方便,吾將他們趕到了一處山谷之間,三面都是高聳的山壁,僅留下一個豁口派人堵住,這樣也會很方便。”

“——讓我去面對這四百人。”呂樹說:“你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到我將他們的積分和道具都榨出來後,我再把這些交給你。”

“那麼,你打算怎麼做?”蘇明安又轉頭問呂樹。

碧色的螳螂,從呂樹肩頭跳動出來,他半垂眼瞼,螳螂的刀鋒於天光下閃着寒光。

“我很擅長用刑。”呂樹說:“主動交出來還好,如果他們不肯的話……”

而就在這時,隨着一路的行進,蘇明安也看見了高聳的山壁,漸漸出現在視野裏。

在合攏的山壁間,露着一處可供人們通行的小口,外面站着一圈士兵和幾位穿着法袍的人,內裏依稀可見行走着的玩家,有人躍躍欲試,有人相互交談,似乎很想衝出去。

在頻道聊天,蘇明安也看見了,有許多人正在議論要怎麼衝出去,從哪面突圍,該怎麼賄賂看守的NPC之類……同時,也有很多對他的懇求,求他放過他們,不要讓他們被清空實力。

而在進度條機制出現後,許多人更是央求,說可以貢獻出他們的一部分積分,但不要就此把他們直接殺死,他們有的人還想保留一點實力參加下一次的副本,一身白板下場太危險了。

輝書航帶着蘇明安走到豁口前,幾位穿着法袍的人注意到這邊,立刻上來,一齊朝着他行禮。

“聖師。”

“聖師大人。”

“老師。”

有幾個身上還穿着研究服,似乎是臨時從實驗室那邊調過來的。

蘇明安看到了一個身上還殘餘着能量波動的紫發法師,這據說是正軍這邊實力僅次於輝書航的統領級人物,一直負責安排聖啓留下的後手。只是因爲這幫玩家太過危險,又是聖師命令,他才被緊急調動過來。

在其他的世界線中,這位紫發法師幾乎被穿成了篩子,幾乎每個世界線的他都是玩家所扮演。

蘇明安看着這幫恭恭敬敬的人,而後緩緩上前,伸出手。

他的動作緩慢,帶着股從容不迫的味道,在所有人的視線中,他的手漸漸貼近了紫發法師的頭,而後輕輕貼近他的太陽穴。

紫發法師的笑容微微一僵,而後,在這手指越貼越近的情況下,他不得不後退了半步。

蘇明安笑了笑,收回了手。

“這個也抓起來。”他說。

……果然還是玩家。

除了那些暴露出來的,被趕進山谷的玩家,隱藏在統領中的沒有暴露出來的玩家也很多。他只是伸手一個試探,就揪出來一個,怕這行恭恭敬敬對他行禮的人,也有着一些漏網之魚。

輝書航立刻伸手,重壓便要洶湧而出。

而下一刻,紫發法師口中瞬間爆發出一聲“動手!”

似是經過了什麼傳音加持,那聲音巨大,一瞬傳遍整片山谷,而下一刻,原本顯得有些懶散的玩家也瞬間從內裏撲了出來,各色光芒星點般閃爍。

就連蘇明安站立着的地方,都亮起了一個巨大的法陣,法陣色澤鮮紅,光束將所有守在外面的人都籠罩在內。

蘇明安就知道,四百人的力量沒有那麼簡單,就算是一羣烏合之衆。當被逼到絕境時,又聚攏在一起,所形成的力量也是巨大。

他聽到了系統判定聲:

【受到(紅級)束縛法陣籠罩,正在進行判定……】

【判定失敗,精神<30點,受到完全束縛效果。】

鮮紅的光芒一瞬如蛇一般攀附上來,血紅的紋路迅速佈滿了他的全身,在看見一個【完全束縛:持續5秒,期間不可移動。】的debuff出現在血條下方時,他也看見了內裏玩家極爲興奮的神情。

輝書航立刻要動手,但忽地,從山谷裏面拋出一顆彩色的泡泡,還沒等她周身的能量波動開來,那泡泡便像有了指向一般將她完全籠罩。

下一刻,她的神情間閃過錯愕,空間的波動瀰漫開來,隨着泡泡的碎裂,她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強制傳送?

蘇明安發現,這幫玩家真是手段百出。

怪不得在其他的世界線中,就算是輝書航也護不住欽望。

而就在同時,那些原本恭敬的法袍人也同時開始背刺,各種攻擊一瞬間襲來,還夾雜着各種看上去就是控制效果的光束。

……這些人,是真的像在打boss一樣想幹掉他。哪怕知道他身上肩負着那麼多的進度也一樣。

呂樹皺了皺眉,他的精神點也沒過30,面對着鋪天蓋地的能量光波,他同樣不能閃躲,這對一個近戰刺客型的玩家來說限制巨大。這羣人也是明顯考慮到他的存在。

“束縛成功了!”

“幹掉他!”

“別,別殺!第一玩家身上東西很多的,他怎麼對我們之前隊友的,我們也怎麼對他,把他身上的東西都搜刮出來!”

“——你們在幹什麼!怎麼敢對聖師下手!”

“——住手!”

一羣NPC也明顯嚇壞了,他們根本想不到爲什麼會有人對無害的聖師動手,在被背刺時他們還沒反應過來,而後便被各種限制技能限制住。

蘇明安早就知道,限制這幫玩家合力起來對付他的只是信息量,當這羣玩家真正聚合在一起,不需要公屏聊天便可交流戰術時,對付他便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他也有看見一些玩家即使被困住也要在頻道聊天上發消息,讓他不要來的提示,但他沒有在意。

……他只想讓這羣人明白,誰是最有把握站到最後的人。

他伸手,握劍,身上現出一層層乳白色的光罩。

……先前的打劫,使他收穫頗豐,就是中型防禦罩都有十幾個。在一層層光罩破碎之下,他隔着乳白色的光芒,看着這羣表情各異,朝他撲過來的玩家,泯滅一瞬於劍刃上覆蓋。

伸手,揮劍——

【HP-1980!(戰力壓制!泯滅!)】

【HP-1089!(戰力壓制!暴擊!)】

【HP-2389!(戰力壓制!致命傷!)】

【……】

一瞬間,數十條鮮紅的數字一瞬蹦跳出來,鮮明的一道道四位數,撲上來玩家一瞬間清空的血條,讓所有還在興奮喊叫,在頻道聊天上喊着“抓住第一玩家了!”的玩家們瞬間噤聲。

空氣像是驟然凝固下來。

身上攀附着血紅紋路的青年,手中的劍淵獄一般黑沉。

在無視這羣人吸涼氣的聲音後,在身上的一層一層防禦罩盡皆破碎之時,他又揮出了一劍,又是一連串恐怖數字蹦出,像放煙花般在血條被驟然清空的玩家面前炸開。

現今玩家的有效防禦手段,只有防禦罩,而這些防禦罩普遍都是中級,即使有高級,也只能擋下戰力1000以下敵人的攻擊。

現今玩家由於有很多人死了又被清空實力,來參加第五世界的許多都是一身白板上場的,平均的戰力只在200-450之間。

玩家的分佈如同紡錘狀,高位玩家和底層玩家都極少。

在得知該平行副本的陣營排行榜上並沒有頂尖玩家時,蘇明安就沒有了退讓的心思。

他的戰鬥力,僅算本體,便有1485之多。

如果再帶上相同戰鬥力的分身的話……

他偏過頭,看見那些附身於實力強勁npc之上的玩家,對他發出了能量波動極其強烈的攻擊。

尤其是那位紫發法師,身周聚攏着星子般的光芒,在一瞬合攏襲來時,便如同一道流星向他墜去。威勢並不比輝書航低上多少。

蘇明安的身周,波動起了空間光芒。

束縛法陣讓人無法在地面上移動,空間位移卻是在這之上的判定,除非有專門的空間束縛法陣,才能完全禁錮住他的腳步。

他發動空間位移,便要躲開這道攻擊,卻看見斜地裏突然拋過來一顆彩色泡泡,正好擊中在他的身上。

……強制位移?

他還未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便看見自己出現在了山壁之上,所處的位置極其安全,正好躲過了那一道威勢甚大的光束攻擊。

他低頭,看向此時正一片混亂的山崖,看見一個玩家,帶着一支小隊,正抬頭對他笑。

——他這才發現,並非所有人都要襲擊他。

在山谷中,並不是所有人都在衝擊防線,有些人倒戈一擊,領着隊伍就朝着其他玩家背刺過去——他們或許是明白殺第一玩家太過困難,殺了也沒什麼好成果,又不是弒神證道,還不如對處境相同的玩家下手,以強大自己。

但同時,他也看見了支持他的玩家。

……他甚至看見了一支小隊,不知從哪裏拽出了一面旗幟,旗幟上一個明晃晃的燈塔圖案,小隊的隊長一邊衝殺自己人一邊大喊“第一玩家天下第一!”偏偏實力又不錯,逼得其他玩家連連退避,從山谷的這一頭,揮舞旗幟衝到山谷的另一頭。

他還看到一個熟人,是林音,這位暴力奶媽似乎早就在山谷中隱匿許久,一出現便拉起一支長隊,將還沒反應過來的一些玩家打了個措手不及,手中的劍揮得比許多近戰玩家都好,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此時的山谷,宛如一個大型的pvp戰場,你砍一刀我砍一刀,一些只想活命的玩家抱頭鼠竄,將局勢攪得一團糟。

在這樣的萬人大型副本世界裏,蘇明安真的看到了很多。

對他態度不一的人們聚成的畫面,五光徘徊,十色陸離。

在看着那位紫發法師轉移方向,再度朝着他轟擊而來時,他轉頭,看着山壁之上。

——那裏,影正舉起了手。

“不如見識一下,世界遊戲開始至今的最高傷害?”

影笑着,藍條一瞬清空,空間震動完全發動!

【HP-3490!(戰力壓制!破招!致命傷!)】

一個極其恐怖的數字,一瞬蹦現出來。鮮紅的顏色,像一片炸開的鮮血。

光束破裂。

紫發法師抬着頭,眼中猶帶不可置信,身形倒落下去。

……

【你殺死了(蘇星火),Exp+5000!】

……

【叮咚!您即將晉升爲(三階一)玩家!請在世界結束後,於主神空間中完成進階任務,方可進階】

【三階玩家將解鎖更多權限,解鎖職業進階及裝備精煉系統。敬請期待。】

……

在聽到一系列系統提示後,蘇明安站在高高的山壁上,看着影邊灌着法力藍瓶邊瘋狂空間震動,像坐在高臺上釣魚一般,將下方亂竄的玩家一個個震倒在地。

在輝書航迅速趕回時,這一切也將近結束。

宛如一具具死屍般趴在地上的玩家,在山谷裏癱成一片。

而在角落處,擺放着被堆得高高的道具和裝備。

……這些是結束戰鬥後,主動獻出一切的玩家,給予他的證明。

呂樹主動攬下了累活,上去一個個逼迫負隅抵抗的玩家交出積分。

“你們的做派……真特麼的噁心透頂。”一個趴在地上的玩家勉強抬起頭。

面對着面無表情的呂樹,他染滿血跡的臉上露出一個滿懷惡意的笑容:“呂樹——你真是卑微到家了,也不看看別人是怎麼看你的。去幫一個極有可能心思不純的第一,剝奪別人的前途爲他堆積一切,我敢打賭,到頭來你一定會後悔。”

呂樹耷拉着眼皮,看着他,神情沒有絲毫波動。

螳螂落下刀鋒。

底下人發出慘叫,人們的眼神滿懷恐懼與厭惡。

“有的人生來就適合站在聚光燈下,而我這樣的人,能被照到就很滿足。”呂樹說着,言語平淡:

“……這些事情,失敗者還是不要摻和了。”

“學會【分級】,而後,不要擋在【好人】的路上。我是在爲好人做好事——而你們這些壞人不會懂。”

“交出積分,就是你們唯一的價值——除此之外,就閉嘴吧。”

“榜前玩家……果然都是瘋子!”旁邊有人尖叫起來:“怎麼能把人類的未來繫於這幫人的身上,他們的三觀根本就不正常了!誰知道他們最後會不會變得和主辦方一樣……”

他被呂樹刀子般決絕的視線止住了聲。

歡迎回檔世界遊戲最新章节 - 歡迎回檔世界遊戲全文阅读 - 歡迎回檔世界遊戲txt下载 - 封遙睡不夠的全部小说 - 歡迎回檔世界遊戲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注視深淵   末世宅在家最穩健   我一個人的遊戲世界   這個外援強到離譜   領主之殺伐天下   玩家請上車   古神的詭異遊戲